汀吉文学
繁体版

第八章:夜陷梦魇

    这天夜里,石轩早早入睡,白天修炼差点出了大问题,让他耗费不少心神。
    渐渐地石轩深入梦境:安静的夜空显得格外宁静,皎洁的月光铺洒大地,巨大的古城在皓月之下显得格外**。夜已深,千家万户早已进入梦乡,外面只有些许虫鸣,就在这安静祥和的夜晚,突然而来的厄难降临。
    在那遥远的天际,皓月之下一片空间犹如碎裂的镜片,无数黑云袭卷而来,古城恢弘的护城法阵破碎,强大的能量冲向四方,大片的古城楼化成齑粉,无数的生命遭到屠戮,庞大的古城转瞬之间陷入无边的黑暗,接着一道道强横的身影划破天际,霎时间大战爆发。
    一道道神光交织,空间破碎之声不绝于耳,无数英雄枉送性命,弥漫天际的黑云犹如神魔降世,化身千万,纵然城里无数英雄奋起抵抗,但在神魔面前不堪一击。
    在一座分崩离析的庭院中,地上早已血流成河,这里爆发了惊天大战,无数人族和邪魔的尸体堆满各个角落,一个襁褓中的孩子哭声不绝,但是没有人能够安慰他,即便他身体早已被鲜血侵染,因为抱着他的妇女已经死亡。
    在这时,两个男子杀开一条血路来到这里,可是等到他们的只有无数尸体和一个襁褓中哭声不绝的婴孩。
    其中一个伟岸的男子抱起倒地的妻子和孩子,他将哭泣的孩子递给身旁的薛龙海,他亲吻着逝去的妻子强忍泪水,此刻的他,抱着必死决心,发誓要和族人同生共死。
    他将襁褓中的孩子,毅然决然的交给了薛龙海,但是薛龙海不愿意独自逃亡,两人争执一番过后薛龙海最终同意带走孩子。
    他的义兄大手一挥,庭院中一座巨大的法阵亮起,无数古老的符文闪耀光辉,法阵之中一个巨大的空间旋涡形成,薛龙海被空间旋涡卷走消失不见,就在此刻,一只毁天灭地的巨手从天而降,企图一掌击毙男子,他大手一招一把 大剑划破天际,向着这里赶来,途中无数邪魔斩成灰烬,待到大剑到来,这里爆发惊世大战,结果却是再也没人知晓。
    石轩颤抖着身体全身冒着冷汗,一下子坐了起来,他从睡梦中惊醒,脑海里毁天灭地的场景这些年来不但困扰着他,但是他从来不敢告诉他人。
    多年来他非常疑惑自己为什么会看到这些莫名其妙的景象,他的脑海中似乎被人为的封印着什么秘密,特别随着年龄的增长,他越发的疑惑,自己到底发生过什么。
    但是他一直没有问过老爹,他怕这些会惊吓到家人,老爹也从未和他说起过他幼年的事情。
    此刻,石轩惊魂未定,脑袋疼的要死,他多次尝试打开脑海中被人设下的封印可是毫无结果,头疼的满地打滚,但是他暗自发誓一定要追寻真相。
    他的巨大动静自然惊动了身边熟睡的伙伴们,几人看到狼狈不堪的石轩,纷纷走过来关心他。
    “石轩你没事吧,到底发生了什么?”
    “哦,没事我做了一个特别吓人的噩梦,现在没事了,大家赶紧休息去吧,打扰大家了”,石轩并不想具体告诉他们。
    “好吧,你要有事一定跟我们说。”
    几人看到石轩好转,才回去继续睡觉。
    经过一夜的折腾,石轩彻夜难眠,第二天很晚才起来,伙伴们也不忍叫醒他。
    “我的身体到底隐藏着什么,为什么有时候会突然的陷入嗜血状态,又会经常做着同一个噩梦,自己又能同时感悟两种极致的元素……”,石轩疑惑自己身体藏着巨大的秘密,“改天再向老爹问问吧。”
    经过一番调息,石轩才去吃了午饭。
    “石轩你真的没事?”看着脸色苍白的石轩,刘明关心到。
    “昨晚睡得不好,没事的”石轩怕他们继续担心自己。
    “今天,你就好好地休息吧,其他的事情暂时放下”,刘明劝导。
    石轩点了点头,他也该好好调息一下,近来频繁的耗损心神,身体确实负荷过重了。他也意识到,自己每次出现莫名其妙的事情都是在精神耗损巨大的时候。
    趁此机会,石轩准备回石头村看望父母,来到天海苑许久,一直埋头苦修,也没来得及抽空回家看望父母,时间长了石轩非常想念他们。
    石轩换上一套干净整洁的衣物,来到嘉河城中想要为自己的双亲们购置一些礼物,但是现在囊中羞涩,他只好用一些贡献值兑换一些灵材来到城中兑换了一些钱,才去购置一些东西,然后赶着回家。
    一路上石轩轻快的步伐,犹如一只自由自在的小鸟,放下压迫神经的诸多烦恼,轻轻松松的走在路上,看着颇为壮观的红岩岭,心里十分的感慨,希望自己今后好好探索一番,红岩岭巨大无比,如今自己走过的地方太少了。
    奔涌的嘉河一如往日那般,给整片红岩岭带来生存的希望,大山远处一座座气势恢宏的火山经常会突然冒着滚滚浓烟,时而喷发时而停歇,这里埋葬者太多的故事,但是大多历史都被尘埃埋葬。
    石轩,对这些极其的感兴趣,他希望有朝一日能够亲自揭开历史的迷雾,就像自身隐藏的秘密一样,他不想糊里糊涂的苟活一世,纵然前路艰险也必将披荆斩棘一往无前。
    沿河,商贾往来,来自大陆远方的人们络绎不绝,他们进入嘉河城只有水路一条,巨大的商船穿梭于嘉河之上,上面有许多衣着华贵的人们在谈笑风生,俊男俏女熙熙攘攘好不热闹。
    石轩的思绪早已飞出了红岩岭,飘到了大陆之上,他幻想着有一天能够游离大陆,结交有志之士,成就一方传说,最后能够领略这个世界的无上风采饮马天下。大丈夫应当纵横于世惩奸除恶,维护世间正义,这是何等的惬意。
    石头村一如既往的破败,村民住宅都是一些石头堆砌,外加毛草遮顶,石轩快步跑着回家,一些村民看到回家的石轩纷纷问好,石轩高兴地和他们打着招呼。
    进了院落,石轩高兴地喊道:“老爹、娘我回来了”。
    这时一只乖巧的小家伙扭着屁股走了出来对着石轩奶凶奶凶的,魔纹花豹的幼崽,此刻长大不少已经断奶,如今被老爹好好豢养,将来是一只不错的看家护院的猛兽。
    石轩将小家伙抱起,进了家门,“轩儿回来了”,石轩娘正在忙着打理家务,看到石轩回来喜笑颜开。
    “娘我回来看你们了,喏,这是给你们买的礼物,我自己赚的钱”,石轩高兴地将礼物递给娘亲。
    “轩儿长大了,都开始挣钱了”,娘亲看着长高不少的石轩,虽然现在石轩十一岁多一些,但是看起来足有十五岁小孩那般魁梧,身强力壮。
    “老爹有进山了吗?”看到到老爹不在,石轩问道。
    “昨天就去了,估计要晚点才能回来,轩儿晚上我给你做好吃的,走路累了就去休息一会。”
    石轩最近确实劳累,就在家小憩一会……
    一直到了很晚,一个苍老的身形就入家门,石轩听到声音知道老爹回来了。
    “老爹,你回来了,我回家看你们来了”
    “轩儿回来了”,老爹将打到的猎物放好,看着石轩高兴地说道。
    “快来吃饭吧,菜都快凉了”,石轩娘催促道。
    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吃着晚餐,说着家长里短。石轩确是看到老爹的手上又添新伤,虽然老爹极力遮挡,看的石轩双眼有些湿润。
    “老爹,你的手怎么样啊?”
    “小伤,没事的我已经上过药了。”
    “老爹以后少去沾惹那些厉害的猎物了,我如今自己能够挣钱养活自己,到时候我寄一些钱给你们,一定要小心啊”,石轩对老爹说道。
    “嗯”
    老爹心里倍感安慰,知道当年的决定没有错,这是个不错的孩子,如今他不但懂事孝顺,就连修行天赋都比较出众,这让他看到了未来。
    “爹,你在想什么呢,这么入迷”,石轩看到老爹发呆。
    “没什么,想到一些往事”,老爹欲言又止,石轩也不再追问。
    这晚石轩睡得香甜……
    翌日,太阳温暖照耀在大地之上,新的一天又开始了,无数人再次开始忙碌,石轩早早的来到村后找往日的伙伴们,看着他们正在认真练习基本的箭术,
    看到石轩的到来,小伙伴们可高兴了,他们一直都想和石轩一样踏入修行,可是自身天赋不好没有机会,看到石轩他们纷纷好奇的来到跟前,希望了解一二。
    “好久不见石轩哥,想死你了”,石云高兴说道。
    “你怎么回来了,是不是被学苑开除了,还是自己偷着跑了”,一个小伙伴说道。
    “想大家了就回来看看你们 ”,石轩说道。
    石轩和伙伴们开心的聊着,给他们仔细地说着天海苑的情况,小伙伴们听得入迷,纷纷表示也想加入,但是听到里面的残酷竞争,不少小伙伴打了退堂鼓,石轩还是鼓励他们去参加报名。
    大伙缠着他演示他所学到的灵技,看到浑身着火的石轩确实震惊了小伙伴们,纷纷感觉修行的奇妙。
    石轩亲自教他们练习箭法,如今的他足以使用大人们的大弓,即便跑得飞快的目标也难逃他的箭羽,大家伙连连称赞。
    一只玩到很晚,石轩才不舍的回家,明天他就得启程回天海苑了,一个月期限将至,如果他不能进入排行榜前五名,他将错失今年的红岩岭学苑大比武,时间紧迫他还得做诸多准备。
    第二天,伴随晨光的曦微,石轩早早起床拜别父母,开始会学苑,他看着憔悴的家人,心里难受,但是目前却也毫无办法,只有自己强大了才能庇护父母,不再犹豫,他飒沓流星朝着学苑赶去。
    当他走到一片森林覆盖的地方,远远的就听到前面嘈杂之声,石轩不敢大意,小心的前进他远远看到两队人马正在砍杀,一队人好像在守护着一宗货物,另一伙人蒙着脸面好像在打劫。
    石轩躲在树林背后小心观察,这伙贼人着实凶悍,守护货物的几人不乏玄脉境的好手,但是却被贼人头领打得难以招架,死伤者好几人。
    “你们究竟要怎样,两我们王家的货物都敢打劫,我们已经发出信号,不出半刻我家高手赶来,你们都得死”,一个趴在地上的人喊道,此刻他被贼人踩在地上,任人宰割。
    “王家很了不起吗?我杀的就是王家的走狗,等他们到来,老子早就跑了。先结果了你们”,说完贼人残酷的将守护货物的几个高手全部杀掉,鲜血流了一地,煞是血腥。
    石轩躲着不敢出声怕引来大祸,当听到是王家遭到打劫,石轩心里却是感到欣慰,之前王家在这片横行霸道,抢收保护费,这次遭到了强悍的贼人惦记,损失巨大。
    这伙贼人将高手杀完之后,没有选择继续杀掉剩下的马夫,他们威胁着这些马夫拉着货物逃向远方,留下一地的血腥恐怖。
    石轩看着眼前的一幕,这就是我未来的路吗,充斥血腥和冷酷,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在这些人眼里没有同情有的只是利益。
    石轩不敢再次长留,另从其他小道赶紧跑着离开朝学苑赶去,就在石轩离去不就,几个强悍的身影来到此地,只看到满地的血腥和尸体,其他什么也没留下,几个人当场暴怒,他们什么时候成了软柿子任何人都来揉捏,他们为此发布全城通缉要犯,重金悬赏。
    城里很快就闹得沸沸扬扬,许多人感到意外,有人居然敢向王家出手。
    在城里一座庭院中,一个衣容华贵的男子,正在得意的微笑,品着香茗对着旁边一人说道:“他王家还能蹦跶几天”。
    “早晚瓜而分之,一口肥肉而已,这次行动只是探探虚实,接下来才是真手段”,另一个高深莫测的老者说道。
    “可莫要大意,他家可还有一个老不死的,这些年实力更加深不可测”。
    “王离吗?这倒是一个不好啃的老骨头,不过只要代价足够,我那边会帮你摆平的” ,老者对男子说道。
    “放心,我沈家在这里还有些底气,只要能够达到目的,会满足你的要求”,男子对老者承诺道。
    “这个自然,沈家的底气我还是明白的,就祝我们马到功成”,老者说道……
    在城里另一家府中,蔡家家主和陆家家主此刻也在密谈,蔡家家主说道:“陆兄今天的事情你怎么看?”
    “波涛之后必有暗潮,接下来估计他们会有大的动作”,陆家家主回道,
    “嘉河城平静太久,是时候进行一番洗牌了,你我两家源远流长岂能让两家外人占了上风,你我两家若能在关键的时刻给予痛击,必定收获满满”,蔡家家主说道。
    “蔡兄说的极是,这次是时候进行一次洗牌了”。
    ……
    嘉河城此刻虽然依旧兴荣,但是暗中确是暗潮汹涌,一场袭卷嘉河城的巨大风波将要来临。
    此刻石轩已经匆忙赶回天海苑,石轩越发的感觉时间紧迫,如今嘉河城已经开始逐渐出现动乱,将来不久或将全部摊牌,到时这里必定大乱,也不知道到时候会发生什么。
    世事难料,石轩不早多想,他只想努力提升实力,即便未来发生变故,自己也有一定的自保能力。
    回到天海苑的第二天,石轩不再等待,他开始向演武场进发,向排行榜前十的高手发出挑战,这次他势在必行,前五的位置,必须占据其一。
    现在排行榜前五名分别是:排行第五的朱子明,第四的袁采薇,第三的林松,第二的杜若飞,第一的**。
    石轩看过榜单经过一番分析,袁采薇和杜若飞是自己的好朋友他不想挑战,第一的**实力深不可测没有把握,只有第五的朱子明和第三的林松两人适合挑战。
    虽说挑战朱子明更加容易一些,但是他和此人毫无仇怨,不想因此产生不愉快,其中林松和自己有着仇怨,挑战他确实跟艰难,但是确是他不得不做的事,因为之前的事,他和林松之间毫无化解可能,两人之间必有一战。
    要挑战林松可不容易,这家伙其他天赋比不过其余四人,但是装备了多件灵锻装备,依靠强大的装备优势就连原先实力强大的袁采薇师姐都被他打败,这才导致袁采薇找石轩帮她锻造装备。
    石轩虽然也是灵锻师,但是入门时间短,到现在也才为自己锻造出两件装备,他也不想过早依赖外物提升实力,除非不得不用来自保。
    听到石轩要挑战林松,袁采薇跑来找到石轩。此刻他已经历练归来,比赛临近,她也不得不做好准备。
    “你现在就准备挑战那个家伙?”袁采薇问石轩。
    “不得不如此,我没有选择,之前他数次挑拨他人为难与我,因为他弟弟的事情,我没法与他化解恩怨,此次如果能够代表学苑出战,我也不想和他做队友”,石轩说道。
    “确实如此,这家伙其他本事不足畏惧,但是一手灵锻装备确实非凡,上次他挑战我就是依靠多件灵器巨大的增强了作战实力,我那时对他也束手无策,后来才找你帮我锻造灵器”。袁采薇说道,显然她比石轩更加了解这个讨厌的家伙。
    “依靠装备多吗?他现在什么实力,要是达到九阶,那么我确实不用打了”,石轩想了解更多。
    “凭他还没那个本事,现在处于八阶水平,开元境目前也就第一的**和第二的杜若飞达到九阶,我和林松都是八阶,朱子明七阶”,袁采薇告诉石轩。
    “真是个废物,依靠多件灵锻装备也无法进入前二,简直辱没我们灵锻师的名声,这些装备穿在他的身上简直暴殄天物,就让我替他一件件扒下来吧”,石轩霸气的说道。
    看着石轩自信的样子,袁采薇心里感觉温暖,她没有看错是选,“你一定替我狠狠出口恶气,这家伙平常目中无人,高高在上,这次你要让他明白自己的斤两”。
    “等学苑大比完了之后我一定为你在打造一件品质绝佳的灵锻”,石轩对袁采薇说道。
    “骗我是小狗”,袁采薇尽显俏皮。
    “我用生命发誓,如果完不成天诛地灭”,石轩郑重承诺。
    “好了,我相信你,不要乱说啊,天道无情”袁采薇欣慰的说道。
    两人说完,石轩带着刘明几人就前去找徐老报名挑战林松。
    “你想好了要挑战林松?选择第五的朱子明似乎更加有把握吧”,徐老对石轩说道。
    “我和林松之间必有一战,早晚都得面对他,择日不如撞日,我确定挑战他”,石轩斩钉截铁的说道。
    “好吧,年轻人血气方刚,有胆魄,今天下午就在演武场老夫为你们裁决”,徐老说道。
    石轩道别徐老,然后离开。
    “什么,石轩居然选择挑战林松?”学苑长老苑中一人说道。
    “是的,老夫我也曾劝他选择挑战排名第五之人,但是他依然选择林松,他二人恩怨已深难以化解,即便他二人都进入前五,对我们也不一定是好事,两人心有间隙,必定难以相互配合,在大比中这个是个不利因素”,徐老对天海苑的苑长说道。
    “你觉得他有多少胜算?”苑长对石轩的师傅苏黎问道。
    “这孩子无论天赋和努力都是绝佳,一年不到实力突飞猛进,如今已经能和先入学一年的师兄争锋前途巨大,他的潜在能力非常的大,我相信他能打败林松”,苏黎认真说道。她是真的喜欢这个孩子。
    “钟老,你觉得怎么样?”苑长看向钟韦。
    “林松入学虽早,灵锻之术尚佳,但是此人心术不正,今后难当大任,心胸过于狭隘我不看好他,石轩这段日子在我身边学习灵锻,是个不错的苗子,虽然两人境界有所差距,但是并非不能弥补”,钟老说道。
    “这小子,居然能让你们三人这样关注,看来确实有他过人之处,好吧我们拭目以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