汀吉文学
繁体版

第七章:心猿意马

    石轩一路跑着回到住处,心里有些慌乱,今日修行之时,体内突然发生一股嗜血冲动,自己虽然强行镇压但是差点让袁采薇受到重伤,这让他很是担忧,虽说在修炼灵技之时会出现一些意外之事并不奇怪,尤其是初学者,但是当时石轩清楚感觉到那股嗜血的冲动源自自己的血脉。
    “难道是我修炼神龙之御,吸收的三阶灵兽精血所致,还是什么其他原因?”石轩疑惑不解。
    次日,他找到苏黎告诉了她自己修炼灵技时候发生的事,希望苏黎能够替他找出原因。
    苏黎也觉得奇怪,她仔细查看石轩运转玄火灵诀时的血脉波动,确实和灵技上描述的有所差异,但是今天却没有发生做完那样的强烈的嗜血冲动。
    “我也不敢确定,但是极有可能这是你自己血脉传承的一种天赋,虽然说我们人族在天下万族中血脉之力相对脆弱,但是也偶尔会诞生一些奇特的天赋,有强有弱、有好有坏,你今后修炼之时,一定要时刻保持警惕,注意观察自身的状况,避免被心魔控制”,苏黎警告石轩。
    “谢谢师傅,我会记住的”。
    石轩拜别苏黎,准备回到住处,在他走到半路之时,一个灵动的身影出现在他的视野之中。袁采薇此刻换了一身衣装,显得格外娇俏,玲珑班的身段,让无数少年们感到心动,即便是石轩也看的入迷。
    看到袁采薇走来,石轩有些不自然,特别昨晚的事让他惭愧不已。“师姐早啊!”石轩尴尬的打招呼,其实早已快接近中午了。
    看着慌乱的石轩,袁采薇微微浅笑,“在晚一点午饭都吃不到了还早”。
    石轩只能轻轻一笑。
    “昨天看你修炼之时,眼里模糊,是不是修习功法出现什么差错了,修习之中切记心有杂念,否则一不小心就会走火入魔的”,袁采薇关心到。
    “今天我已经找苏黎师傅帮我检查过了,并无大碍,只要今后小心提防就好,多谢师姐关心。昨晚误伤师姐真是惭愧啊不已,我一定帮你锻造好你所需的灵器,作为弥补我的鲁莽”,石轩再次致歉。
    “好了,昨晚故意逗你的,并没有说一定要你多赔偿我一件灵器。现阶段,一件灵器的贡献值压力太大,今后你要是有心,贡献值富裕的话在帮我锻造一件就行。”
    “多谢师姐宽容”。
    袁采薇和石轩两人,沿着波涛汹涌的嘉河岸一路走着,两人谈天说地边走边聊。
    “你说这嘉河水为什么看着如此的暗红,他有是起源自哪里?”石轩问道。
    “嘉河有太多的故事,有传闻说数千年前这条河并非这样,那时候的嘉河水色清幽品质极高,水里富含浓郁的灵气,甚至有人说那时候的红岩岭还没有形成今天这样的赤地千里,那时候青山环绕,绿水长流,这里曾经极度辉煌过,可是不知道数千年来发生了什么巨大变故,导致这里赤地千里荒凉破败,火山更是经常爆发,时刻威胁嘉河城。”显然袁采薇了解甚多。
    “那个时代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怕的劫难,才能导致这样的巨变啊?”石轩感到可怕。
    “有人说是天灾,也有人说是人祸,那个时代太过遥远,早就埋没在历史中了,估计很少有人知晓了吧。”
    “这片天地到底埋藏了多少秘密,数千年前的历史仿佛发生了重大的断层,什么也查不到,之前我曾在藏书阁着了许久也没找到原因”,石轩说到。
    “何必管那么多呢,我们只要不辜负今生今世就好了,过去就让他埋在尘埃中吧”,袁采薇说道。
    “但是我心里总是有些不踏实,现在的天地又在发生巨变,有人传闻天地正在复苏,也不知道是福是祸”,石轩最近心里担忧。
    “灵气变得充裕,更加适合修行者的修炼,这不是很好吗?”袁采薇问道。
    “虽说如此,但是这也导致整个世界都将发生巨大的变化,无数新人崛起,未来的路将是何等艰险,又有多少人能够走到最后呢?”
    “这或许就是我们修行者的宿命吧,管它呢,未来谁又说得清呢?”
    “或许吧,只要我们努力拼搏过,又有什么遗憾呢?”
    “石轩,你对未来有什么期望?”袁采薇问道。
    “我只想好好地保护我的家人不收伤害,他们能够幸福的生活下去就行,我自己就再无遗憾”,石轩认真思索。
    “是啊,在这个不公平的世界中,平静的生活下去确实是太多人的想法,只是这个梦可望而不可即”,袁采薇感慨道。
    “你呢,你未来有什么打算?”石轩看着袁采薇。
    “天海苑的学习结束后,我想离开嘉河城,离开红岩岭,前往大陆游历一番,我想看看外边的世界,不想一辈子困在这小小的嘉河城”,袁采薇畅想道。
    两人相视一笑再无其他言语,他们就慢慢地领略着波涛壮阔的嘉河,看着它流向遥远的大陆,他们的心估计也流向了远方……
    中午,石轩请袁采薇吃了顿饭表示感谢,石轩也答应以后有了足够的贡献值,一定送她一件灵器。
    在这个青春萌动的年级,诞生的友谊往往令人难忘,也是最为纯真的感情,即便多年以后,他回想起现在也是无比怀念。
    时间如白驹过隙,转眼之间大半年已经过去,石轩渐渐融入了这里的生活,这么长时间以来,他的进步神速,基础扎实,每天往返于修习、锻造和体悟的过程,在这里他结识不少师兄弟,他们大多找过石轩帮助锻造灵器,现在石轩的锻造之术隐约间已经达到这一个阶别中比较高的层次。
    他所出手的一阶灵器在这里都成为抢手货,他不像林松那样奇货可居,只要价格差不多从不挑食,这也导致不少人更愿意找他锻造灵器。
    看着石轩这些日子以来的巨大进步,钟韦也感到年轻人的可怕,这让他想起自己年轻之时,也是这般努力,可是那时天地间的灵气枯竭得厉害,他在这个境界持续了很长的时间才得以突破,他有些恨自己错生时代,不然以他的天赋也绝对不肯能屈身于小小的嘉河城,大陆之上必有他的一席之地,可惜埋没在那个可悲的世界里,如今他在这个少年身上似乎再次看到了希望。
    这些日子,钟韦对待石轩可以说得上倾囊相授,石轩在这个阶别可以说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灵锻的各大步骤他都牢熟于心,设计的灵器精美绝伦,打造更是得心应手,成功率之高,令他这个老头子都汗颜,他在这个阶段之时可达不到这个水平。
    有石轩做他助手,这些日子他锻造灵器都倍感顺手,一些繁杂的工作到了石轩之手,很快变得条理清晰,这让他省了不少心。
    依次同时他的灵气修为成长飞速,几个月来,他前后打通双臂五个大穴,成功晋升到了开元境第五阶,这对于今年进入天海苑的诸多弟子来说已经是佼佼者了。
    随着实力的精进,他常年出没于演武场,接受诸多师兄弟的挑战,由最开始的胜少败多,到现在的长胜高手,一时间在开元境榜单之中搅起无数风云,成为天海苑无人不知的存在,他的每次战斗都获得巨大的关注,甚至有人开了倍率,来压他的输赢,为此坚定支持他的刘明和宋仁杰两人赚得钵满盆满。
    “这家伙也太变态了,要知道那可是排名十的陈光,比他足足高了三个境界,居然被他揍成这样”,一个观战的人说道。
    “那是他晦气,谁让他受林松的挑拨来刁难石轩,这次有他受的了”,另一人说道。
    此刻,演武场上一个被烧得外焦里嫩的家伙被他的同伴抬走了,此刻处于深度昏迷也不知道能不能醒。这时,也有不少人欢呼,他们成功地压了石轩胜利,为此大赚一笔。
    石轩跳下演武台,和朋友们打着招呼。此刻的石轩身形健硕,气宇非凡,行走之间一股无敌的气势展开,这让排行榜上面剩下的几个人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
    “你别嚣张,林松师兄会为陈光报仇的,你的一部聊几天了”,林松的一个跟班恶狠狠的警告石轩,石轩不以为意:“早晚我会亲自跟他做个了断的”。
    虽说石轩进步神速,但是毕竟比林松少修行一年,此刻的林松早已达到九阶,更是从排名第五到了第三,因为他弟弟的事,让他耿耿于怀,势必让石轩付出惨重代价,近些日子,更是让他的诸多朋友接二连三的挑衅石轩,意图教训石轩,可是石轩的实力接连精进让他吃惊不已。石轩成功多次越阶战胜对手,让他不安。
    “要不是袁师姐出去历练,看到你进步神速一定非常高兴”,刘明说道。
    想到那个俏皮可爱的女孩,石轩也一阵失神,她去了好几天了吧。
    “不能大意啊,如今林松快要坐不住了,我得尽快突破,否则,真要面对他我还没有把握”,石轩说道。境界越是靠后每差一阶都有鸿沟,想要跨阶战胜难上加难。
    经过半年多的修行,他的玄火灵诀只差最后一章就能全部领悟,现在他的灵火控制能力进步神速,从最开始只能搓几记大火球到现在能够形成一片火海,他的灵力强大数倍。
    神龙之御如今成了他的招牌防御技能,几次挑战高阶对手,直接无视他人进攻,强行突破到他人身前,依靠强大的近战搏击打得对手措手不及。
    他的快速成长早已引起学苑的注意,他有资格成为学苑的种子选手,成为重点培养对象。
    学苑要想在一个地方长久立足,那就必须培养出像样的学徒,只有这样每年才能源源不断的从这片地区获得足够的学徒,嘉河城虽说偏安一隅,但是确影响着整个红岩岭地域,这里大大小小的学苑也不下十家,竞争不可为小,几家为了争夺每年的新生可谓花足了力气,但是最为重要的就是每年从这里走出的学徒的强弱,这直接影响一个学苑的名声。
    只有走出强大学徒的学苑才能让人信服,除此之外各大学院还曾联合举办了每年的红岩岭地域学徒比武大赛,从而向外界展示各大学院的强大实力。每一年学苑大比武都会吸引周边许多势力的关注,能够被选做学苑代表出战的无疑都是一个学苑的种子选手,石轩经过自己的努力终于得到学苑的认可,被内定位种子选手之一。
    就在石轩等人去苏黎师傅那里听完修炼教授之后,苏黎就当众宣布了,学苑将要全力培养种子选手参加今年的红岩岭学苑大比武的事。
    “今年形势无比严峻,其他学苑今年有传闻说出现不少优秀学徒,对我们天海苑构成极大威胁,我们学苑已经连续十年获得红岩岭第一学苑称号,这是我们每一个人的骄傲,能够再次传授你们本事,也是我苏黎的骄傲,今年我希望被选作种子选手的弟子,你们要把荣耀留在这里,不要让学苑失望”,苏黎警示大家,
    诸多弟子议论纷纷,“到底哪几个是种子选手啊?”
    “要是我能出战就好了,我家人一定为我高兴的。”
    “还是别想了,就你那水平,连我都不如还行代表学苑参加这样的比试。”
    “安静,大家一定在想,究竟那些人才能参赛,我可以告诉你们,每个学苑派出两支队伍,分别为开元境和玄脉境两只,每只五人,而今年我们学苑只有排行榜前五名选手能够参加,当然还有一个月的时间供你们挑战排行榜,一个月之后,名额就会确定”,苏黎说道。
    石轩听完倍感压力,他也想参加这次盛会,可是要想打进前五并不容易啊,之前击败排名第十的陈光,都让石轩颇有压力,想要进入前五必须再次突破,否则绝无机会。
    好在,最近石轩感觉到即将突破的瓶颈,现在只差一点契机,有时候偶尔的感悟比长时间修炼更有效果。
    石轩最近更加繁忙,他除了准备加快修行之外,他还准备再为自己打造一件灵器,如今光靠一双拳套,并不具备优势,他在之前战斗中,遇到几个穿着两件灵器装备的对手,这让他吃了不少苦头,之前他缺少贡献值,现在榜上有名的他,拥有足够的贡献值。
    响了很久,他决定为自己锻造一双战靴,这是他长时间战斗后的决定,他有着他人难以比拟的防御能力,又有趁手的双拳,并不缺乏攻击和防御手段,但是如何突破到对手面前发挥他的优势却一直是个难题,别人依靠强大的灵技足以在他近身之前将他击溃,如果没有足够快的速度,他将陷入被动,毕竟他不能只靠身体硬抗伤害,那绝不现实,而他所学的玄火灵诀,品阶不算高,遇到普通高手还足以应付,如果遇到强劲对手,他毫无机会。
    如今,近战才是他的天下,要想近身就要有足够的速度和爆发才能实现。
    有了结果,石轩就开始设计自己的战靴,很快一份设计图纸就被他完成,这几乎水到渠成。
    战靴的锻造并没有铠甲困难,但是石轩为了保证品质,更是加了不少高阶灵材,这使得锻造难度加了不少。稍有一种灵材使用时机不当就会导致出错。
    石轩兑换了诸多灵材,开始锻造,炽热的高温熔炉之旁,石轩小心翼翼地加入各种灵材,在浪费了几种精贵灵材后他终于完成步骤,还是锻造,这让他心疼不已,虽说锻造之时考虑到失败的情况,有些材料有备份,但是价格昂贵,即使他也难以承受额外的损失,这也是灵锻师越是往后越难的原因之一,有谁会有大把的灵材浪费呢。
    几乎所有制造类的灵师皆是如此,如果成功率低的话,越是高阶灵师他们消耗的高阶灵材足以让一些势力破产,但是一旦成功完成一件高阶灵器制作,足以让他们赚得钵满盆满。
    现在,石轩远远达不到那个阶别,但是即使这样,他也挥霍不起这些初阶灵材,一个字穷啊。
    接下来的步骤石轩小心谨慎,各个环节认真把控,终于再为出差错,最终一双精美的战靴出现在他的面前,有了这双战靴,将是那些脆皮灵师的噩梦,如影随形的速度足以让大部分灵师胆寒。
    石轩迫不及待换上战靴,全力催动灵力,只见一个满身火光的家伙电闪雷鸣般的跑过天海苑诸多角落,双腿散发着火光,为他提供巨大的助力。甚至轻身一纵,跳出十仗之远,无论进攻、撤退、追杀都有巨大优势。
    石轩快似闪电的身形加之火焰附体,许多人连他脸面都没有看到就绝尘而去。他路过的地方卷起一阵热浪,掀起无数尘土,让许多人骂骂咧咧。
    “哪个天杀的,我的美味鸡腿啊?”一个正在品尝美味的鸡腿的少年谩骂道,他看着一道火光迅速从他身旁掠过,他吓得鸡腿都掉在地上。
    石轩一溜烟就不见了,此刻他正喘着气回到住处,刘明等人看着石轩身后的尘埃,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看到此刻石轩抿着嘴大笑。
    “这孩子是傻了吧,没救了”,刘明感觉莫名其妙。
    其他几人也摇着头,突然有人说道:“好一双战靴啊”、
    众人才发觉石轩穿着一双酷炫的战靴,此刻灵光才渐渐消散。
    “兄弟我突然感觉我和这双战靴有缘”,刘明眼睛散发青光,只差点把石轩捆起来,拔下他的战靴。
    “呃,你们看错了,我先休息去了”,看着如狼似虎的同伴们,石轩准备开溜。
    “今天我豁出去了,打土豪”,刘明嚷道。
    “打土豪”
    兄弟们将石轩团团围住:“我错了、我错了,今天请大家吃大餐表示歉意”,石轩终于再次被伙伴们狠狠宰了一顿才罢休……
    如今战靴成功锻造,但是石轩却并不想单纯依赖外物来提升实力,这个阶段再好的灵器都可以被高阶灵器取代,唯一不能替代的是自身的硬实力,灵器终归为锦上添花的外物,过早依赖,对于自己今后的路不利。
    石轩打开玄火灵诀的最后一篇,这是这篇灵技的核心奥义,只有将它彻底领悟才能真正算是学会这门灵技。此篇最大难点在于灵气在体内的精确调动和控制,尤其像火元素这样狂暴的能量,一不小心未伤敌人先伤自己。
    看着繁杂的能量调动规律,石轩全神贯注地投入自己的精神力量,认真感觉能量在体内的流动规律,天下虽有万法,但是最基本的规律确不变,只有完整掌握最基本的能量控制,才能为今后更加强的灵技修行打好基础,真所谓一法通,万法皆可成。
    石轩领悟能力不差,精神力量也足以精准控制能量的递归调动,磅礴的能量在体内循环周天,最终完整归回丹田,强大的气息顿时散发,似乎全身的经脉都在苏醒,一股股浩瀚的能量在手上形成,能量在石轩的控制之下渐渐形成一团精妙的火灵,超高的温度让周遭变得燥热不堪,一条猛虎形状的火灵形成,此刻石轩突然身体一震,猛虎形状的火灵差点震散,一股巨大的嗜血意望差点将他吞噬,意识变得凶戾不堪。
    石轩全力抵抗这来自血脉中突然传来的凶煞之气,“不,我绝不会让这种兽性占据我的灵魂,给我镇压” 、
    一股浩瀚的精神力将血脉中的凶煞戾气成功镇压,趁此机会,石轩成功完成猛虎形状的火灵聚集,一头猛虎从他手中击向远方的靶标,猛虎脱离他的双手,势不可挡,“咣”的巨响传来,一时间火花四射,一个巨大的傀儡靶标化成齑粉。
    石轩迅速平息体内狂暴的能量,这才平静下来。
    我感觉我打出的玄火之灵远超功法所记载的威力,这应该是我的精神力足够强大,成功改善这片功法中原来存在的问题,使得攻击威力暴增。
    但是让石轩震惊的是那股来自体内的狂暴煞气到底是一个巨大的隐患,这一年来不止一次出现,要不是他精神力越来越强大,恐怕他已经被这种煞气控制了。
    石轩心想:今后一定要找方法彻底解决这种嗜血的煞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