汀吉文学
繁体版

第四十三章:灵锻复兴

    姜恒二人在得到了天阳帝国皇帝的答复之后他们飞速赶往预定的地点和其他先行人员汇合,这次他们准备出其不意的突袭丹阳帝国的一只庞大补给车队,一旦成功势必拖延他们的进攻形势。
    而易周阳派来的那些协助丹阳帝国的高手也被悉数派往各国协助保护物资的运输安全。
    天华宗纳新已经有了一段时间,新来的弟子基本适应了这里的,他们在这里开启了全新的修行生活。
    随着姜恒前往天阳帝国执行任务,天华峰的新人弟子教导任务基本落到了林子虚的身上,这些年他一直站在姜恒的身后协助他,这次终于有机会走向了前台。
    林子虚非常的珍惜这次机会,这段时间以来,他每日教导着诸多新人的修行,获得了不少的支持,他的声望在新人里面大涨,就是诸多长老也满意他的表现。
    苏成作为今年的黑马,在天华峰也是备受林子虚的关照,经常指点他修行,近来进步神速,他在新人里面也拥有者巨大的人气。
    灵锻堂作为收获最好的一年,杜春华笑的合不拢嘴了,他也放下了不少事情,全力教导这些新人弟子,毕竟今年来了不少没有丝毫锻造基础的新人,他为此耗费不少心力,但是好在这些人的天赋不错,即便是从头开始学习,也有不错的前途。
    石轩最近可以说得上最忙的一人了,他除了日常的修行和锻造,由于锻造技术精湛,不少新人都和他走得很近,经常向他请教,赵灼不愧是一个天赋极好的新人,虽然他没有锻造基础,但是天赋极佳,最近进步极快,正在缠着石轩叫他那一套神奇的锤法。
    巨大的熔炉之前,两个身影在忙碌着,火光芒将两个人照的通红,全身流淌着汗水,但是他们没有丝毫的退却,“这套锤法是我的第一个锻造师傅传授给我的,你可要看仔细了”,石轩取出一块刚刚煅烧好的一阶金属,开始施展他的锤法。
    赵灼在一旁看得惊奇,作为天赋极佳的天才,他是所有新人中最先感觉到金属的独特灵性的,这也说明了他的天赋极佳,今后可以只要努力有足够的的机会成为一名优秀的灵锻师。
    赵灼仔细的感受着石轩的锤法,独特的节奏和技巧让他大开眼界,“发明这套锤法的人真是一个天才啊,有了这套锤法,今后对锻造的帮助太大了”,赵灼跃跃欲试。
    很快石轩就将一块灵性金属锻打出来了,“你试试看吧,锤法只是辅助手段,关键还要看你的精神力量,一定要仔细感悟他的独特特性”,石轩说道。
    赵灼像模像样的学习他的锤法,这些日子有了几分样子,自从这些新人的加入,整个灵锻堂有了新鲜的空气,就是那些好几年的师兄们都感觉到了压力,这些人的天赋太好。
    除了锻造术,灵锻堂自然也要和其他峰一样正常的修行,往年收不到天赋好的弟子,就是掌教也放宽了对灵锻堂的要求,虽然每年的考核都达不到要求,但是因为他们职业的特殊性,也没有惩罚他们。但是今年,戴天德亲自下了命令要重点考核灵锻堂、灵阵堂、灵丹堂,三堂都是天华宗的重要堂口,以往对他们只要求任务达标,很少因为实力落后责怪他们,但是今年以后就要打破惯例。
    石轩和赵灼成了生活中的好朋友,两人的功法相近,也经常在一起切磋,相得益彰,在灵锻堂同级别的师兄弟中还没有谁能够和石轩火焰操控能力打成平手的,赵灼的实力已经达到了五阶,火焰的控制能力极佳,石轩也从他的身上学到了不少东西。
    在演武场上,石轩正在修行他的殒火流星术,此刻他的操控熟练度达到了一个相当高的水准,赵灼全力运转自己的火系功法和他对拼,即便是赵灼身穿三阶灵甲,手中握有强大的火龙锏,他也没有占到石轩的便宜。
    石轩变态的控制技巧多次打断了他的施法,时机把握得十分的巧妙,而他的火体流星就像是涨了眼睛一样追着赵灼杀了过去,很快场地就被火海淹没,赵灼速度快到了极致也难以摆脱。
    “你这控制技巧实在是太变态了,我的攻击威力虽然比你的强,但是经常被你躲开,而你的精准攻击我却摆脱不了,这是为何?”赵灼有一种有力使不出的感觉。
    “你的精神控制力不够,都火焰的操控就会落后,我每次都成功的抓住了了你的施法机会,这才成功的打断了你的进攻节奏,节奏乱了自然就会落入下风”,石轩解释道。
    “看来之前我一直注重修习威力强大的灵技,并不正确,我忽视了对火焰的精准操控,今后必须弥补,否则行走大陆必然吃亏”,赵灼感受到了这个少年的不凡,要知道同为火系,他高出五阶实力却被他追着打,这让他好郁闷。
    “我们火系灵师从来不缺少强大的攻击手段,缺乏的是精准的控制能力和持久作战能力,火系功法刚烈霸道,对自身的伤害也是巨大的,没有强大的精神力量支撑,很肯能未伤敌,先伤几”,石轩发现了关键所在。
    “每一种属性的灵力各有特点,火系威力霸道,灵力消耗巨大;土系灵力力量惊人,有着天然的防护能力;木系的控制能力极强,还有不错的疗伤能力,但是攻击不足;金系的物理攻击能力绝佳,灵气威力极弱;水系灵力绵延不绝,控制非凡同样杀伤力有所欠缺;雷系灵师杀伤力恐怖,但是同样容易伤到自身,缺乏控制手段”,赵灼想到了许多。
    “天下诸多元素相生相克,既然我们的元素亲和难以改变,只要我们能够发挥出他该有的能力就行了,我们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一个团队能够很好的弥补元素造成的缺陷”,石轩有了全新的认识。
    两个少年一番较量之后坐在演武台边看着天华宗无与伦比的景色,探讨着修行心得,灵锻堂的后山烟雾缭绕,这是无数新人在练习灵锻造成的,俨然欣欣向荣的景象,这也意味着灵锻堂的崛起。
    到了晚上,杜春华召集所有弟子到大殿有事宣布,他高兴的看着这些新面孔说道:“这些日子以来,你们这些新人的加入,给我们灵锻堂带来了全新的风气,作为宗门重要的堂口,我们的身上压力巨大,近来大陆上的局势不稳,宗门经常要派出弟子执行任务,这对灵锻装备的需求也就增多了。这些日子我们也收到了宗门的一大笔订单,这批灵锻装备你们需要在秋收之前完成,灵材过几天就会有人送来,你们要提前做好准备”,杜春华手里拿着一本厚厚的订单,他将订单递给杜琪峰由他布置任务。
    大陆的局势就连他们这些不出山门的弟子都感觉到了,弟子们都在议论纷纷。
    杜春华接着说道:“这次的任务都会有不少的贡献值,因为任务紧急,老夫也就向宗门额外给你们增加了许多的贡献值,这对你们今后的修**有好处。不久之后我们宗门的试炼之地就会开启,到时候你们就能进入,想必会有不少实力的提升”。
    许多新人都兴奋的理论着试炼之地,“试炼之地是什么啊?”有人问那些师兄。
    “这是我们天华宗的一个特殊大秘境,听说从远古时期就传了下来,里面非常适合我们这些低阶的灵师冒险修行,机遇好可以快速提升实力,不过每年才能开启一次,错过了就得再等一年”,有师兄说道。
    “还有这等宝地,以前也没听人说过啊?”
    “这种事情谁会乱传?”
    杜春华继续说道:“虽说我们灵锻堂负责装备锻造,但是你们的修行切记不可怠慢,你们获得的贡献值能够在天华宗内部通用,可以兑换非常多的修习资源,藏功阁能够兑换功法和灵技、灵宝阁能兑换诸多灵器、三大堂口可以兑换灵甲武器、丹药、符篆等资源,要想获得越多,你们就要有足够的贡献,而我们灵锻师获得贡献的最快来源就是灵锻任务”。
    这些人当中,有基础的人当然不愁了,一些刚入门的没有基础的无法接任务,只能给其他师兄暂时当助手,获得一些奖励,等自己的水平提升之后才能开始接任务。
    杜春华走后,杜琪峰和几个师兄开始下发任务,从高阶到低阶,可以说任务繁重,一人要完成好多任务,才能在秋收之前完成这次订单。
    石轩也收到了不少的三阶灵甲和武器任务,他主动邀请赵灼担任他的助手,许诺他不少的贡献值,两人愉快的进行合作。
    除了灵锻堂,灵丹堂和灵阵堂也是接到了繁重的订单,他们也是忙得不可开交,大陆的局势恶化,导致各大堂口忙碌不堪。
    其他峰的弟子也不清闲,那些入门较早的弟子很多都被派往周边几个国家执行任务,正所谓养兵千日用在一时,他们为宗门效力的时刻到了。
    戴梦璃此刻作为大师姐也是到处忙碌,林子虚负责天华峰的弟子训练,她负责十大峰的任务协调,整天来往于宗门各处,给所有的新人弟子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一日,她带领一群弟子押送了一大批的锻造灵材前往灵锻堂,她专门抽出时间来看石轩锻造。她对这个小师弟也算是记挂在心里面了。
    在火热的锻造室之内,石轩和赵灼正在全身心的投入锻造之中,他现在正在锻造一副精美的灵甲,戴梦璃在一旁看得异彩连连,她见识过不少人的锻造,可是还没有谁设计的灵甲有他的精美。
    忙碌了许久,一件精美的三阶灵甲出现在了眼前,“终于完成了,哈哈这件灵甲也有我一份功劳”,赵灼高兴的试穿着这件灵甲。
    “哎,这是个女孩的灵甲,你凑什么热闹,快脱下来”,石轩看着急不可耐的赵灼。
    “有没其他人,我就试一下,这可是我参与锻造的第一件三阶灵甲啊”,赵灼高兴的说道。
    可是突然他的脸上就不自然了,他看到了站在背后默默看着他们的戴梦璃师姐。
    他俩太专心,都没发现一个大活人站在背后半天了,赵灼赶紧脱下灵甲,红着脸说道:“师姐好啊,我、我只是试穿一下”,他有些尴尬地说道。
    戴梦璃差点笑出声:“其实你穿上也蛮好看的”。
    石轩也在一旁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今后传出去,你赵灼也就算了我们灵锻堂的名人了”。
    “看来不久之后,师姐就能找你帮我锻造灵甲了,以往我找其他人锻造的灵甲除了性能勉强之外,一点都不精致,你可要赶紧成为四阶灵锻师,到时候师姐就靠你了”,戴梦璃仔细的感受着这套灵甲。
    “将来只要师姐开口,我免费为你锻造”,石轩说道,戴梦璃点了点头。
    “师姐这次是押送灵材过来的吗?”赵灼问道。
    “这次宗门采购了一大批的灵锻装备,你们这里的灵材储备肯定不够用,这次宗门有采购了不少的灵材”,戴梦璃说道。
    “听说大陆又要爆发战争了,现在局势已经恶化到这种程度了吗?”石轩也好奇的问道。
    “这次宗门派了不少弟子出去,估计会有很多的事情发生,除了你们三大堂口的弟子,其余七峰都派了不少弟子前往各国展开行动了,希望能够稳住局势”,戴梦璃说道。
    “战乱一起,又不知道多少人要遭殃,这些人为什么如此的狠心”,石轩有些神情没落。
    “这个世道向来如此,弱肉强食的规则从未变过,丹阳帝国这些年实力强大,他们的皇帝野心勃勃,早就想挑起事端了,要不是碍于几大宗门的制衡,他们早就开始行动了”,戴梦璃向来心善,她自幼失去娘亲,见不得这些平民失去家园。
    “真希望自己快点强大起来,阻止这些野心勃勃的人”,赵灼说道。
    “以我们现在的能力,抵挡一小批战士还做得到,陷入无尽的军阵之中,我们也翻不起什么浪花,唯一能做的就是快速成长起来才是关键,听说遥远的时代,有人族强者独自一人就能面对百万大军,一夫当关万夫莫开,这是何等的英雄气概”,石轩感慨道。
    “你要对自己有信心,这一天不会太久的,师傅他们都说了,这片天地的灵气正在全面的复苏,将来或许能够达到这个层次”,戴梦璃鼓励道。
    石轩心里也有了一些底气,这几年以来他接触了不少东西,阅历也增加不少,对未来有了信心。
    “好了看到你们没事,我也该走了,这段日子可把我忙坏了,我还得协助林师兄教导天华峰的弟子”,戴梦璃离开了这里再次忙碌起来。
    “师姐人真好,没想到我们背井离乡千里迢迢来到这里还能遇到像戴师姐这么好的人”,赵灼看着走远的戴梦璃说道。
    “是啊,之前我陷入了危险之中要不是师姐他们救我,现在你估计见不到我了”,石轩说道。
    锻造的日子是辛苦而单调的,但是对于这些心怀梦想的年轻人来说,这算不了什么,这段日子以来的紧张锻造,所有人的水平都提升了不少,毕竟熟能生巧。
    这段日子也传来了不少大陆上的消息,丹阳帝国的潜派的高手和天华宗的弟子多有交锋,这些日子死伤不少,双方在大陆之上较量已经开始。
    前不久姜恒率领天华宗的一对人马潜伏在丹阳帝国的必经之地,成功的突袭了他们的一宗庞大的粮食运输车队,缴获了大批的军事不补给,这件事情很快被丹阳帝国知晓,姜丙坤震怒不已,扬言一定要查出真凶要将他碎尸万段,随即派出了丹阳帝国的一只精英部队潜入各大护送补给的车队,对突袭者展开报复。
    姜恒的突袭非常的鼓舞士气,不少人都展开了全面的对抗,这些日子双方死伤颇多,一批批新的弟子又被派往前线执行任务。
    “你听说了吗,这些日子各大势力的较量已经开始了,听说就连咋们天华宗的弟子都有不少的死伤,不过取到了不小的效果,丹阳帝国的损失不小”,有弟子在议论着。
    “姜师兄这次也算是立了大功,他率领的队伍成功的在影月谷突袭了一只庞大的运输队,给丹阳帝国造成了巨大的损失”,有弟子了解不少的情况。
    “但是也听说死了不少人,现在宗门已经连续派出了三批弟子赶赴前线支援了,估计要不了多久又要派出第四批了,我们也要做出准备啊”。
    “再有几天,咱们宗门的大秘境就要开放了,到时候我们的实力必然再次成长,即便是派出去执行任务也有底气啊”。
    “听说每年都有不少弟子在其中收获巨大,也不知道今年如何”。
    “拭目以待吧,我们也先回去好好修炼,说不定哪天就要派我们前去了”。
    在辽阔的大陆之上,此时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刻,平民们一年的希望都在深秋,可是今年似乎变得不一样了,丹阳帝国本来是周边数千里之内最为肥沃的地带,百姓安居乐业,农业发达,属于真正的富庶地带,可是这几年姜丙坤的狼子野心膨胀,为了扩张军力,他对内高压统治,对外军事扩张,企图再现万年前大西南大陆大一统,他想成为千古一帝,在他的高压统治之下,平民生活和其他地方一样的艰苦,丝毫没有繁荣的景象。
    今年到了最关键的时刻,全面备战的他,一年连续三次提高国内的赋税,导致民不聊生,商贾世家也是寸步难行,高额的赋税,导致许多的强大家族都被压垮,一些有远见的商人直接远走他乡躲避祸端。
    其他国家更是如此,丹阳帝国的军事压力导致了全大陆的帝国开始穷兵黩武,黎明百姓深受其害,物价飞涨,就连生活都得不到保证,丹阳帝国边境的许多百姓早已流离失所成为他乡的难民。
    即便如此,姜丙坤并不觉得他的做法有错,甚至他还觉得他的大臣们没有尽心尽力的替他搜刮民脂民膏,延误了他的进攻计划,不少胆敢出言劝阻他的大臣都遭到了他的血腥清洗,剩下的要么敢怒不敢言,要么同流合污,丹阳帝国走向了一条违背祖训的道路。
    现在的边境地区,各地的关隘到处戒严盘查,就是商贾来往都减少了许多,经常遇到大批的军队在边境地区烧杀劫掠,冲突地区早已沦为修罗场。
    不少难民为了活命,一些人选择成为流寇,到处的劫掠,选择的大陆彻底的变得动荡不安。
    天华宗和神剑谷的不少弟子都被派往了这些前沿地方,要么对付到处作恶的流寇,要么突袭丹阳帝国一些重要的军事设施,要么护送盟国的军事物资,要么暗杀丹阳帝国的重要人物。
    两宗的盟国也都在积极备战,无数的青年走向军营,年纪轻轻就穿上了军装,在丹阳国,凡是超过十六岁的平民孩子都有可能被国家强行征召为军人,那些有钱的大户人家,可以依靠钱财打通关系,而那些穷苦的平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年幼的孩子被他们强行带走,稍有反抗就会遭到血腥镇压。
    平民们对这个皇帝诅咒连连,而此刻的丹阳城皇城之中,姜丙坤正在歌舞升平,大殿之中无数的漂亮舞姬在扭动着曼妙的舞姿,宫廷乐师敲凑着恢弘的乐声,正所谓朱门酒肉臭,路有饿死骨。
    无数平民在他们眼里犹如粪土,他们的生死又有谁会放在眼里呢。
    在遥远的边境影月谷要塞,这里是大陆其他地方进入丹阳帝国的一处毕竟要塞,姜恒当初曾经成功的再次突袭了丹阳帝国的车队,收获颇丰。
    此时,一个满脸沧桑的年轻人站在险峻的山崖之上俯视着丹阳帝国,他看到了边境地区无数流离失所的平民,远处的军营之中大批的战士正在呐喊操练,影月城楼高耸入云,上面架设了许多强大的重型弩炮,就是强大的灵师也不敢硬闯。
    姜恒自幼离开丹阳帝国,当年的宫廷政变要不是一个忠心耿耿的老仆人将他冒死带出宫闱,他可能早就死在了姜丙坤的血腥清洗之中,戴天德曾经和他的父亲姜丙乾是挚友,他收留了这个一两岁的孩子,将他秘密带入了天华宗收养,给他改名叫姜恒,并收他作为自己的大徒弟,一转眼就是将近二十年光景。
    姜恒看着曾经的国家变成了如今的样子,他的心愤怒到了极点,这已经不是他心目中的丹阳,现在他要竭尽全力摧垮姜丙坤的野心,重建丹阳帝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