汀吉文学
繁体版

第三十七章:天华弟子

    “我就说过,这孩子还值得我们花费心力”,戴天德也松了一口气。
    这时候石轩仿佛看到了一个温润如玉的男子站在第十阶的台阶上正在朝他招手。
    石轩再次爆发出全身的力量,他的每一条经脉,每一个大穴都在散发炽热的光辉,他原来逆流的血液再次流转,他的所有血肉得到了全面的升华,他的内在潜能彻底的被激发了出来。
    姜恒看着此刻的石轩,他回忆起了自己当年的情景也是这般,“好小子,你值得我关注了,今后天华宗有你一席之地”,姜恒看着潜能被激发的石轩。
    石轩此刻全身的潜能被彻底的激发,他感受着巨大的力量,轻易的抬起了自己的腿跨上十阶天阶。
    台阶上,一个温润如玉的男子看着他微笑,“恭喜你战胜了内心的恐惧,你的潜能也彻底的激发,这里有着老夫的一缕灵魂印记,你能体悟几分就看你的造化了”,男子说完就消失了。
    在石轩的面前出现了一团奇妙的光华,他认真的感悟着,他此刻将自己的精神全部散发出来,他感受到了一种精妙绝伦的大道之痕,这是先贤对于自己一生的修行感悟,石轩如获至宝。
    台子下的所有人惊掉了下巴,多少年了第十阶天阶再次被人踏了上去,天华宗又要诞生一个妖孽般的存在了吗?
    姜恒走到台前看着这个少年,他也感到一丝的压力。
    林子虚呆呆的看着这个少年,这给他带来了沉痛的打击,他一生只被姜恒打败过,此刻有一个天赋卓绝的人在他身边,此刻的他心里不是滋味,他感觉到了一股巨大的压力。
    一旁欢欣鼓舞的戴梦璃感受到了林子虚的情绪变化,“二师兄你怎么了,没事吧?”
    “哦,我没事,没想到天华宗诞生了第二个妖孽般的存在,我这一生都要被他们踩在脚下吗?”林子虚有些失落。
    “师兄,我们一块长大,就像亲人一样,谁会将你踩在脚下,只要我活着一天就不许你们乱来”,戴梦璃生气的说道。
    “我只是发发牢骚,没什么的,只要能够陪在师妹身边,我又有何不满的呢?”林子虚看着犹如璞玉般的戴梦璃。
    “你没事就好,我只希望我们师兄弟几个能够和谐相处”,戴梦璃说道。
    “这孩子,老夫的心再次动了,要不然今后他就在我这里修行吧?”戴天德说道。
    “师兄,你可是有着三个出色的弟子了,这么一个好苗子你再抢去,我可要找师傅评理去了”,旁边一个长老说道。
    “说说而已,我也十年没有在收徒了,如今正是多事之秋,我也没空在管他们这些小辈了”,戴天德说道。
    “也不知道谢师兄抓捕王卓的事情怎么样了?”天阶峰的峰主开口问道。
    “我刑狱堂已经想整片大陆下大了最高的黑色通缉令,只要有人发现他的行踪,我们几大宗派都将对他合力围杀”,谢天行说道。
    “这个混蛋,一定要派出精锐的人去办,决不能让他成长起来,否则后患无穷”,戴天德说道。
    “纪师妹,今年是我天华宗三年一次的纳新之年,你可做好了诸多准备?”
    旁边的一个中年美妇说道:“掌教师兄放心,我们已经做好了准备,一个月之后正式开始”。
    “我还听姜恒三人说,拜月宗的两个弟子此次在远古遗迹之中居然展现出一种强大的占星术,依靠这种灵技他们居然能够成功的避开诸多危险,直接找到了宝藏之地,要不是惊动了远古火烈鸟,那么姜恒他们可能颗粒无收?”戴天德看向专门负责情报的徐长老说道。
    “这件事情我也挺姜恒说了,他们拜月宗这些年越来越不把我们几家放在眼里了”,徐长老说道。
    “拜月宗数千年来都在蛰伏,三十年前突然出世,一出现就给了我们所有人一个下马威,他们的占星术真的就如传闻中那样可怕?”谢天行问道。
    “绝对不可小觑,拜月宗传承比我们还要久远得多,甚至可以追溯到万年前大灾难发生之前,在那个遥远的时代,他们就已经是当时的圣地之一”,一个白发长老说道。
    “只希望他们能够遵守当年的基本约定,不然他们将会是我们发展的最大绊脚石”,戴天德眼前一紧,捏起了拳头说道。
    “我会加大情报的侦测,时刻监视他们的一举一动”,徐长老说道。
    此时石轩终于在台阶上感悟完毕,他开始走了下来,姜恒也对他点了点头。
    石轩径直来到掌教身旁说道:“小子石轩幸不辱命完成第二道考验,还请谢师叔进行第三道考验”。
    “其实我觉得这两道考验足以证明他的天赋和毅力,这第三道考验我看就算了吧?”戴天德开口说道。
    “师兄开口我也无话可说,如果老夫再坚持,倒是显得老夫不近情理了,既然诸位长老和掌教都同意免去你的第三道考验,老夫也同意免除,今天开始你就是我天华宗的入门弟子了”,谢天行当众宣布。
    石轩跪地对着诸位长老和掌教三拜叩首,戴天德将他扶了起来,“今天以后你就是我们天华宗的弟子,介于你是通过了特殊的考验,那么宗门会给你一些奖励,以示表彰,同时免除你下个月的纳新选拔,要不是老夫十年未收徒了,倒是愿意收你为徒,如今只能让你去其他峰修行。哪位峰主愿意收他为徒?”戴天德看向四周。
    “虽说老夫之前对他提出三道苛刻的考验,但是也是为他着想,他身为天赋极强的火系灵师,来我刑狱堂也是不错的选择”,谢天行开口道。
    “谢师兄言之差已,谁说火系灵师就得火系的师傅教导啊,修行一途殊途同归,难道我们其他峰就不能教导他吗?我神风堂愿意要他”,神风堂的纪歆怡说道。
    “我天剑峰愿意收他为徒,我看他近战能力极强,非常适合老夫的道”,天剑峰的姚元圣说道。
    “都别争了,老夫看他一身卓越的灵甲,想来这些灵甲出自你自己的手吧?”,一个长老问道。
    “回禀长老,这些灵甲确实是小子亲自锻造”,石轩拱手说道。
    “那么这个弟子,老夫要了,你们没有意见吧,老夫的一身灵锻术,正在愁没有好的弟子传承,你身上的灵甲入了老夫的法眼”,这个长老开心的说道。
    “你们看,你们几位好歹都有几个不错的弟子,杜师弟的一身灵锻术却是还没有遇到一个合适的传人,要不就让杜师弟收他为徒吧?”戴梦璃看向四周。
    “既然杜师弟难得开口一次,做师兄的也不好夺人所爱,但是石轩你只要想学习随时可以来我刑狱堂找我”,谢天行开口说道。
    “谢过几位长老的心意,我就跟随杜师傅修行灵锻术吧”,石轩接受了灵锻堂,杜春华的邀请。
    石轩走向前来,对着杜春华三拜叩首,也算是完成拜师礼,杜春华将他扶了起来,“今后你就在我这里修行吧,灵锻师在大陆上是一个让人尊敬的职业,不会埋没你的光辉”,杜春华高兴的说道。
    “好了,进了的事情也算是告一段落,石轩就好好的在杜师弟这里修行,你们其他弟子今天也感受到了压力,他只是一个刚刚踏入灵元境的新人弟子,就闯过了十级天阶,今后你们每个人都要鞭策自己,努力修行”,戴天德对所有的弟子教训道。
    “弟子谨记教诲”,所有人恭敬的回答道。
    “恭喜石轩师弟成为天华宗弟子,今后我就是你的师姐了,有困难可以来找我”,戴梦璃说道。
    “多谢师姐近来的照顾,大恩无以为报”,石轩感谢道。
    “天华宗不是一个安乐窝,这里的竞争残酷,今后你不得懈怠,一定要勤佳修行”,姜恒也提醒道。
    “我很期待你成长起来,将来希望你不要让我手中的剑失望”,林子虚开口道。
    石轩一一回礼,然后跟随杜春华来到了他们灵锻堂专属的山峰。
    灵锻堂虽然比不上天华山的主峰,却也是一座巨大的独立山峰,堂下弟子也有几百人。灵锻师作为大陆上受人尊敬的职业,不会是没有原因的,几乎每个灵师闯荡大陆都会为自己锻造一套装备,可是成为灵锻师的条件苛刻,只有火属性或者金属性的人才能成为高阶的灵锻师,除了属性之外,还需要极高的天赋。
    大陆之上一二三阶的灵锻师满地跑,四阶以上的灵锻师却是屈指可数,越是到了后面对于天赋的要求越高。
    灵锻堂作为一个宗门的战略级场所,十分的关键,宗门的许多人的灵锻装备大多来自于这里,很少有人愿意得罪灵锻堂的人。
    即便是刑狱堂的谢天行也得给杜春华几分面子,毕竟一个五阶的高端灵锻师有着巨大的威信,即便是掌教也有求他帮忙的时候,这也是谢天行不和他争夺石轩的主要原因。
    灵锻堂虽然地位高,但是奈何这些年杜春华一直没有遇到一个让他满意的弟子,这些年,他们灵锻堂的实力确实是所有峰里面最弱的,除了灵锻术之外,他们的战斗实力年年处在垫底的位置。
    这几乎成了杜春华的心病,虽然每年来他这里修行灵锻术的弟子也不算少,但是拿得出手的太少了。
    就是掌教想要帮忙都没有办法,毕竟不是实力强的人就能进行灵锻,这需要天赋。
    当第一天,杜春华看到石轩和张莱战斗的时候,他就看出了石轩的灵锻天赋,他暗中找过掌教,希望将石轩留给他,多年来他还从未因为私事找过任何人,这次开口,戴天德也无法拒绝,这也是戴天德执意免去石轩第三道考验的原因。
    这里给石轩的第一感觉就是热火朝天,这座山峰有很多的灵锻熔炉大大小小,他们的灵火全天候催动,每天都有人前来定制灵甲、武器和灵器,每天都有许多的弟子在忙碌。
    杜春华,找到一个弟子专门领着石轩满山的转悠带他熟悉这里的环境。
    石轩走过很多的锻造场所,看到堆积如山的个中灵材,看着无数忙碌的身影,他知道这才是他应该来的地方,时不时的传出一阵阵有韵味的锻打声音,石轩知道这肯定是杜师傅的独家锤法,石轩修习过钟韦的一套锤法就再也没有接触过这么特别的锻打锤法,他也充满了期待。
    石轩转遍了整座山峰,这里环境优雅,山峰脚下深不见底,云雾缭绕宛若仙境,据说天华宗内部有着一座巨大的聚灵阵法,可以从广袤的天地中聚集灵气,供修行者修炼,石轩明显的感觉到了这股浓郁的灵气。
    山峰的正前方是一座恢弘的大殿,这里是杜春华教导弟子的只要场所,平常宗内的大事情也会在这里宣布,两侧有着大片的房屋,这些地方是弟子们的住宿区域。
    山峰的两侧和后山的房子全是锻造的场所,里面有着许许多多的熔炉,品阶大小都不一样,几个弟子共用一座熔炉,每天他们除了正常的修行,都会来这里练习灵锻术。
    大殿的前方是一片开阔的场地,上面有演武场和修习的亭阁,一条优美的石桥通向了天华峰,下面就是雾气缭绕的幽深山谷。整座山峰灵气逼人,青翠欲滴,石轩感受着这空灵飘逸的山风,这里无比的亲近自然大道,在这里更加容易感悟天地的道义,对于修行来说极其的珍贵。
    经过几天的熟悉环境,石轩基本适应了这里的生活,他也了解到了灵锻堂的基本情况。灵锻堂的弟子不在少数,但是能够得到杜春华真传的却没有几人,二阶三阶的灵锻师有不少,但是能够踏足四阶的屈指可数,即便是有几人成功的达到了四阶,他们的锻造工艺和成功率都得不到杜春华的认可。
    石轩虽然目前还只是二阶的灵锻师,但是杜春华却看出了石轩的不凡,他清晰的感觉到了石轩给自己亲自设计和锻造的灵甲非常的具有特点,他抓住了作为一个灵锻师最为重要的地方,他能充分的发挥出每一块有灵材料的作用,让它的灵性得到最大的发挥。
    石轩进入灵锻堂的事情早就传开了,许多人对于这个特殊的新人也感觉到好奇,有些人更是亲眼见证了石轩打破了五六年来没有人踏足十级天阶的奇迹,更令他们想不到的是他还是一个天赋优秀的灵锻师。
    在灵锻堂的大殿之上,杜春华集合了灵锻堂所有弟子,并隆重的给所有弟子介绍了这个特殊考验进入天华宗的弟子。
    “所有师兄们大家好,我是石轩二阶灵锻师,今后还望多多指教”,石轩向所有的师兄们问好。
    “你看他的灵甲,确实有些门道”,这时候站在前排的一个四阶灵锻师他仔细的看着石轩身上的这一套灵甲。
    “这真的是他自己设计并锻造的?”另一人也感觉不可思议。
    “真是汗颜,他似乎对没一种灵材的灵性都把我的非常的到位,也只有对材料的特性掌握得非常好才可能大量的运用合金锻造,他的这套灵甲虽然只是运用二阶材料锻造,但是品质却是极高的,就算是我们几个去锻造二阶的灵甲估计也不敢说超越他的品质”,另一人说道。
    下面许多人也是议论纷纷,“真是恐怖啊,不但修炼的天赋极强,就连锻造的天赋也这么厉害”。
    “请问石轩师弟,你的这套灵甲真的是你自己亲自锻造的吗?”下面一个叫做杜琪峰的师兄开口问道,他乃是杜春华的儿子,子承父业如今也是灵锻堂除了杜春华之外,锻造术最强的一人已经达到四阶的巅峰。
    “确实是我自己锻造的”,石轩如实回答。
    “那你能亲自为我们演示一下吗?”杜琪峰
    “不知师兄想让我锻造什么?”
    “我们只需要见识一下你对于二阶有灵金属合金的运用”,杜琪峰说道。
    “好吧,我这里恰好有一块瑟银和精铜,我就献丑了”,石轩也不做作,他们来到一个熔炉之旁,石轩拿出了自己的锻造锤和材料,同时对两块灵性不同的二阶有灵金属进行煅烧,火红的熔炉之旁,所有人都在目不转睛的看着他。
    石轩没有丝毫的分心,只要锻造锤一拿到手里,他马上就进入了状态,他释放出自己强大的精神力认真的感受着熔炉之中两种金属的煅烧情况,即便是两种灵性相互干扰,石轩还是准确的把握好了温度,将他们去出来,他快速的轮动大锤进行锻打,他的锤法乃是钟韦传他的锤法,在他的抡动之下,显得格外的有韵味。
    很快石轩就展现出了每一种金属的特性,在他们发挥得最佳的时刻对他们进行融合、捶打,两种灵性各异的金属居然渐渐的融合出了另外一种独特的合金并且有着它独特的灵性,它结合了瑟银的坚硬和精铜延展性,这种合金更容易进行灵甲的设计和锻造,它改良了精铜和瑟银的缺点集合了它们没有的优点,这对于材料的比例和融合时机必须把握得十分的精准,不然都会失败。
    看着一块奇异的合金散发着光辉,下面许多人看得异彩连连,虽然杜春华也教过他们许多合金的运用,但是看到石轩一个二阶的灵锻师,居然也能够通过他独特的方式找到融合的办法,还是感觉不可思议。
    “你的这套锤法非常有特点,这和师傅叫我们的有所不同”,杜琪峰看出了些门道。
    “这是我之前的师傅传授给我的”,石轩将这块合金拿在手里。
    杜春华一直在一旁观察,并没有发话,他也在暗中观察这个孩子的闪光点在哪里,现在他有了答案。
    “你们知道他为什么如此轻易的就找到了这两种金属的特性吗?”杜春华接过他手中的这块合金问道。
    “是他奇特的锤法吗?”有弟子问道。
    “锤法我也曾教过你们,我的锤法不会比他的这套弱,可是你们还是很多人无法做到?”杜春华问道。
    “这?”很多人并不清楚缘由。
    “还请师傅赐教”,所有人开口问道。
    “这就是天赋的差距,他的精神力量比你们都要高出许多,他能更快的发现每一块金属的灵性,并精准的把握好每一种材料的使用量和时机,这都是要强大的精神力量支撑的,我之前要求你们不要只会埋头锻造,要注重精神力量的培养,为的就是能够更好的掌握每一种金属的灵性,从而做出最精准的判断”,杜春华讲出了这些学徒的最大缺陷。
    杜春华看着沉默不语的诸多弟子,他也是无奈,想要遇到一个悟性极高的弟子何其困难,他能遇到一个已经是万幸了,即便是他的儿子杜琪峰,他也没能从他身上感受到这种感觉。
    “大陆之上,灵锻师传承万年之久,每一家都各有特点,但是殊途同归,锤法只是一种辅助的手段,最为根本的还是每一个人的悟性,对于这些有灵的材料,你们一定要熟练的感受他们的灵性才能锻造出品质高的灵器”,杜春华教训道。
    “弟子谨遵教诲”,所有人恭敬的说道。
    “石轩今后你就在这里安心的学习锻造吧,这几年我们天华宗面临不少的威胁,我们灵锻堂的任务繁重,今后还要看你们来支撑整个宗门的锻造任务,平时有任何问题随时来找我。杜琪峰你身为大弟子,你安排好所有的任务”,杜春华说道。
    “是父亲”,杜琪峰恭敬的回礼。
    灵锻师不同于灵阵师的学习,整天都要面临高温熔炉和千锤万打,因此这里没有什么女学徒,许多女学徒更倾向于学习灵阵师或者灵丹师这些职业,毕竟一个女孩子整天砸锤也不好看。
    这些天石轩也开始投入了紧张的学习灵锻术,他如今已经踏入了凝元境,他可以开始学习三阶的灵锻术了,之后的每一阶学习都更加的困难,无论是灵材的硬度还是灵性都更加的复杂,没有强大的实力根本就做不到。
    杜春华束缚他的不是他的锻造术,而是他本身的实力,如果他能踏入传说中的天灵境,他绝对有把握将他的锻造术更上一层楼,他  在大陆之上也算是声名显赫的灵锻师,可惜这片天地束缚了太多的人,如今的天下灵气回升,这又给他们带来了希望。
    灵魄境束缚了太多的人,这是一道巨大的坎,虽然只是一阶之差,但是却宛如鸿沟难以逾越,这片天地的灵气浓度和质量不允许出现这样的强者,这可能就是一个时代的悲哀。
    任凭你天赋在高,你也难以跨越天堑,能够诞生灵智的灵器已经在大陆上失传数千年之久,无论是灵阵师还是灵丹师都是如此,甚至就连许多传承的配方都消失在历史之中。
    越是高阶的灵材,它们的生长的环境越是苛刻,枯竭的灵气环境,很多高阶灵材无法生长和孕育,缺乏高阶的灵材,也是制约高阶灵师的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