汀吉文学
繁体版

第三十四章:初入天华

    此刻狼藉的战场四周,几人席地而坐,开始恢复灵力,之前每一个人都是玉树临风飘然若仙,此刻个个灰头土脸,被凶兽烧得外焦里嫩,完全没有了一丝仙气。
    外面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要犯的乞丐,良久之后,大家都恢复得差不多了,他们相互询问,看着对方狼狈的样子,所有人都是苦笑连连,他们作为五大宗派的得意弟子,从来都是光辉满满,何时这么狼狈过。
    “这个死老头,我出去一定要让他扒层皮”,尹千夕愤愤的说道,他们几个近身战斗的人最惨烈,个个灰头土脸,就连原先犹如铿锵玫瑰的洛天依都是灰头土脸,此刻她早就不知所踪。
    “咦,我的师妹呢,她怎么不见了?”尹千夕突然发现洛天依不见了。
    “看尹兄担心的样子,这暗恋人家也不知多久了?”陆天赐挖苦道。
    “哪有啊,作为师兄本就该关心一下”,尹千夕赶紧解释道。
    “女孩子爱美,她和戴师姐找地方洗脸去了”,郁青莲说道。她作为强大的风系灵师,片叶不沾身,此刻场地中唯一一个保留灵师的那份仙气,就是其他几人也是看得如痴如醉。
    不久洛天依和戴梦璃回来,尹千夕红着脸一声不发,“哎,刚才还急得跳脚,现在回来了变成闷葫芦了”,陆天赐看着静悄悄的尹千夕。
    尹千夕尴尬的咳嗽了两声,其他人一阵欢笑,洛天依感觉莫名其妙,也不理会他们了。
    接着几人将山上获得的灵器全部拿了出来进行分配,他们都是见过世面的一方英杰,分配都是按各自的需求进行,也算是和睦,他们显然对于拜月宗的两人行为及其的不齿。
    几人走到石轩这里,他们看着变化巨大的石轩,这才相信他的确被王卓控制了,石轩也如实的讲述了王卓残害其他人的事情,后来的很多事情他犹如在梦中度过一样,很不真是,但是也还留下些许片段。
    众人听到了王卓拙劣的手段让人发指,他们纷纷表示回去以后,会发动宗门的力量全世界通缉此人,并承诺会去营救被他关押的那些可怜人。
    石轩听到他们的承诺也就放下心来,他再次对所有人道歉,他在梦境中干了许多坏事。
    “石师弟不必自责,我相信这不是你的本意,但是今后你必须时刻注意体内的状况,之前山上的银背山魈你也看到了,这就是被邪恶支配的后果”,尹千夕说道。
    “谢谢尹师兄的信任,石轩铭记于心”,石轩拱手感谢。
    “石轩师弟还是打算继续参加天华宗的新人选拔吗?是否再次考虑我们神剑谷”洛天依问道。
    “多谢洛师姐,我还是坚持我的选择”,石轩再次感谢。
    姜恒等三人也是感觉他的执着,能够多次拒绝其他强大宗门的邀请,坚持靠自己的实力参加入门选拔,这股气魄让他们感到钦佩。
    “还请石师弟带路,我们先去营救被王卓囚禁的那些人吧?”戴梦璃开口道。
    其他人都点了点头,石轩依靠模糊的记忆带着他们前往望月坡一个隐蔽的洞窟,而拜月宗的两人没有脸面跟随他们,自己走了。
    在望月坡隐蔽的大山之下,一个天然洞窟出现在众人面前,好多铁笼囚禁着许多的受害者。
    他们几人快速的飞了下来,没有了遗迹的束缚,他们又能驾驭法宝飞行了。
    王卓的两个徒弟被这些人吓到了,“你们的师傅王卓回来过没有?”姜恒问道。
    两人战战兢兢的说道:“自从好几天前,师傅他带着这个兄弟离开之后就没有回来过”,他们指着石轩。
    “这个老贼狡猾得很,他想到我们回来这里,估计躲起来了”,戴梦璃说道。
    “几位高人,求求你们救救我们吧?”王卓两个徒弟跪在地上哀求。
    “难道你们也是被他控制了?”尹千夕问道。
    “我们那里是他的徒弟啊,我们都是被他抓来侍候他的,他给我们吃了毒药,不听话就不给我们解药,我们不得不听他的话啊”,两人哭诉着。
    “真是禽兽不如的东西,此等败类不除,我等修行有何意义”,姜恒愤怒道。
    “先把这些人放出来吧,我用我的水系法术试试,看能不能替他们接触梦魇的控制”,戴梦璃看着这些受苦的平民。
    跪地的两个人将牢笼全部打开,把这些人全部聚集在一起,其他人开始辅助戴梦璃施法,毕竟她一个人也支撑不了这么多人。
    这些人梦魇没有石轩的那么顽固,不久后就有了效果,他们绯红的眼睛终于清澈,所有人都是惊魂未定,感觉在梦魇之中生活了很久,浑浑噩噩,玩去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
    戴梦璃替王卓的两个徒弟解了毒,放他们离去,他们也只是受害者。
    “等回去之后,一定要禀告掌教,严肃看待这件事情,这股邪恶力量太过于可怕,要是放任不管后果严重,这个王卓要不了几年,再也没人能够治得了他”,姜恒想到了严重的后果。
    “我们回去之后也会讲这件事禀告掌教,让他们出面调查此事,如今这里的事情也算是完结,我们也该启程回去复命了”,尹千夕开口说道。
    其他几人也是相互道别,“石轩师弟,你是这件事情的亲历者你和我们一起去天华宗面见掌教吧”,戴梦璃对着石轩说道。
    “我的命是你们救的,全听你们的”,石轩没有拒绝,他早晚都要去的。
    天华宗的几人护送这些无辜的受害者回到家中,他们再次来到遗迹旁边,此时遗迹已经封闭再次消失。
    他们找到接引他们的长老说明事情的经过,长老也同意他们的决定,最终带着石轩一起赶往天华宗。
    天华宗坐落于大陆西南域中心地带,是西南地域的核心,作为五大宗门之一,天华宗在这里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方圆两千里之内的诸多宗门都为天华宗的附属,其实力之强可见一斑。
    天华宗同样是历史传承久远的宗派,据大陆上诸多历史资料显示,天华宗传世至少八千年以上,他们的开派祖师爷传闻是一个纵横大陆的远古大圣,实力通天,即便数千年以后他的盛名依然响彻天地,叶天华,一个曾经威震四海的圣人,最终选择在这片大山开宗立派,后世弟子为了纪念这位旷古烁今的祖师,以他的名字作为宗门命名。
    数千年来,大陆多次发生动荡,无数势力分崩离析,可是天华宗历年来人才辈出,始终屹立不倒,他们的存在见证了整个动荡的大陆历史,是历史的见证者,他们掌握着许多历史的秘密。
    天华宗极其的庞大,山门坐落于天华山脉,宗内诸峰林立,主峰就叫天华峰,乃是掌教所在之地,现任天华宗掌教戴天德,此人雄才大略在他的管理下天华宗这些年蓬勃发展,门下弟子无数,强者如云。现在的天华宗真可谓是如日中天,想要拜入门下的弟子多如牛毛,为了保证弟子的质量,这些年他们不得不多次提高选拔的门槛。
    三十年前,几乎只要能够踏入开元境就能进入天华宗,二十年前至少要玄脉境,现在凝元境就是最低标准,这片天地变了,再次适合人们修行,他们的标准也开始提高。
    姜恒几人速度极快,他们几人都是天脉境初期高手已经可以驾驭灵器飞行,他们带着石轩一路飞向天华宗。
    石轩屹立天空,看着脚下飞退的陆地,看着身边划过的朵朵云彩,他从未有过这般的惬意,他也幻想自己有朝一日能够驾驭神虹游历大陆。
    也不知道飞了多久,石轩感慨这片天地的广袤,人类身在其中太过于渺小,作为凡人更是犹如井底之蛙,要不是自己成为灵师,估计一辈子都会待在小小的红岩岭做一个猎户吧。
    石轩好奇的看着飞过身边的鸿雁,旁边的戴梦璃问道:“感觉怎么样,第一次飞这么高吧,害不害怕?”
    “刚开始的时候还是有些害怕,现在好多了,希望哪一天我也能像你们一样能够自主飞行”,石轩说道。
    “那你可比我勇敢多了,我还记得我第一次飞行的时候,死缠着两位师兄拉着我练习飞行,好几次把他们都给吓得差点都掉了下来,你今后要是能够顺利进入宗门修行可一定要好好努力啊”,戴梦璃鼓励着石轩,她清晰的感受到这个少年的坚毅,即便是强大无比的梦魇附体也没有将他摧毁,这在同龄人中绝对是罕见的。
    石轩看着这个漂亮温和的大姐姐,心里也是感觉幸运,能够在遥远的他乡遇到一个关心自己的人。石轩说道:“在我倒下之前我绝不会放弃的”。
    姜恒和林子虚两人听到戴梦璃说道以前的事情,他们也是莞尔一笑,那时候他们师兄妹三人可以说是一起长大,一起修行的好兄妹,他们三人的天赋极高,被宗门重点培养,如今他们三人已经能够各自撑起一片天了。
    很多时候宗门弟子的教学任务都是由他们三人代替掌教师傅完成,他们作为掌教的三个得意门人,在宗门内部有着极高的地位,甚至有的时候高过一些长老,毕竟他们才是宗门的未来。
    随着他们进入成年,姜恒和林子虚两人之间的关系这些年来出现了微弱的变化,林子虚开始变得有些孤傲,他的天赋丝毫不比姜恒差,但是始终被姜恒压了一头,这让他很在意,这些年他疯狂的努力就是想要打败姜恒,他想证明他才是天华宗这代弟子的最强者。除此之外,他们师兄弟更是因为戴梦璃的存在,进一步加剧了他们之间的隔阂,林子虚和姜恒都非常的喜欢这个师妹,林子虚早就将姜恒当做了最大的竞争对手,这些年很多时候作为大师兄的姜恒都快管不住他了。
    遥远的天际,一群山峰矗立云巅,满山都是青翠欲滴,一看就是绝佳的开宗立派之地,不得不说祖师爷的眼光毒辣,这里汇集了这片区域的灵气,在这里修行抵得上其他地方的数十倍,这估计也是天华宗长久不衰的原因吧。
    “石轩师弟,前方就是我们天华宗了,到了以后我们会禀告掌教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到时候掌教可能会见你,到时候你可要好好的回答,这件事情关乎大陆的安危”,姜恒对石轩说道。
    “多谢姜师兄提醒,我一定会好好地将这件事说清楚的”,石轩答道。
    “当然我们也会跟师傅讲述你想要拜入师门的事情,要是他高兴说不定可以提前招你入门”,戴梦璃接着说道。
    “那就多谢师姐了”,石轩感谢。
    一行人飞到了云雾缭绕的宗门之前,站在那里,才真正的体验到一个强大宗派的气魄,无数豪华气派的建筑环绕群山,诸多山峰有着天桥衔接,景色秀丽,灵气逼人,石轩见过静月宗的山门,两者比较发现天华宗更胜一筹。
    在宗门前,有着一队弟子在看守,他们一行人从天空落下,来到门前,这是天华宗的规矩,普通弟子不得驾驭灵器飞过宗门上空,这是对宗门的不敬,必须徒步前进。
    姜恒等人带着石轩进入天华宗,看守的弟子整齐的拱手敬礼说道:“恭迎各位师兄归来”。
    几人只是点了点头径直走了进去,石轩也能感受到这些弟子对三人的敬重,显然他们在宗门内部的地位极高。
    石轩看着周边眼花缭乱的场景,他们遇到不少弟子,都是有礼貌的跟姜恒等人打招呼,这些人的服装分为好几种,但是整体的款式都差不多,有一种仙风道骨的味道。
    石轩咂舌不已,这就是名满天下的天华宗,他们途经一座宽阔的广场,上面有着假山,水塘诸多雕刻精美的雕像,广场的正对面是一座极其壮阔的大殿,上面天华殿三个大字有一种古朴但是摄人心魄的感觉。
    姜恒找来一个青衣飘飘的弟子,让他带着石轩前往客房休息,他们几人要去面见掌教,并告知石轩安静等候,不要再宗门内乱跑。
    石轩拜别几人,跟随这个弟子前往客房休息。夜晚,时需按一人独自在客房打坐,想起了这些年的心酸,这就是他梦寐以求的地方,他对这里有着太多的期待,如今这个梦离他已经不算是很远了。
    他现在还不是这里的弟子,他并不敢乱跑,安静的再次等待消息,如今他已经感觉到了一种体态轻盈的感觉,经脉内部灵气逼人,丹田内部,一种鼓胀的感觉,他知道自己离凝元境不远了。
    在玄脉境他打通了双腿上的九个重要大穴,在这第九阶他还要突破双腿上极其重要的涌泉穴,一旦成功突破他就能迈入凝元境的门槛,那时他也就能有极大的机会进入天华宗。
    唯一让他不放心的是他体内的梦魇力量虽然暂时压制住了,但是依然有复发的可能,姜恒等人禀告掌教之后,他们会知晓这个情况,石轩还是有些担忧,这可是一个巨大的障碍,他也寄希望,天华宗的掌教实力极高,他能否有把握将他的梦魇祛除。
    第二天,晨光一亮,诸多弟子已经开始了一天的修行,在每个山峰之上都有着一座巨大的广场,这里都有人教授,一大早,弟子们早已坐满认真的听传授的师傅教诲。
    石轩向往这种生活,他只希望自己能够顺利的留在这里。这天早上并没有人来通知石轩,有弟子给他送来早饭,他吃完之后继续再次修行等待,终于在下午的时候一个弟子前来找到石轩。
    “石轩师弟,掌教师傅让我前来接你前往天华殿,各位师傅有事要当面和你交谈”,这个弟子有礼的说道。
    “还请这位师兄带路”,石轩回礼。
    石轩跟随他走向恢弘的大殿,他二人到达之时,大殿之内已经坐满了许多人,有些人已经白发苍苍,有些四十多岁,大多为上了年纪的前辈,再大殿的正中央一个五十多岁的男子端坐,他就是如今的天华宗掌教戴天德。
    此刻姜恒等几个主要的弟子都在殿内,他们向石轩点头示意。
    此人双眉如剑,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一身修为更是深不可测,如今他执掌天华宗十年之久,二十年前前任掌教宣告退位,进入闭关,戴天德作为首座弟子接任掌教,这些年天华宗在他的执掌下繁荣昌盛,为西南势力的翘楚。
    “禀告掌教和各位师伯,弟子将石轩带到”,那个弟子回禀掌教。
    “小子石轩拜见掌教和各位师伯”,石轩见礼。
    戴天德仔细的观察了石轩一番,石轩感觉自己的灵魂都被他看穿了,在这群人的眼中,他并无太多秘密可言。
    “不错,老夫观你体内的灵气充盈,想必过不了多久,你就能进入凝元境,也算是达到了我天华宗的门槛。昨日我已经听到我几个弟子的回禀之词,你作为当事人需要如实的禀告不得丝毫掩饰,这事关天下安危”,戴天德对石轩说道。
    “小子石轩,必定知无不言”,石轩回答道。
    “你就把事情的详细经过给我们讲清楚吧”,在戴天德旁边一个声音如雷的男子开口说道,此人乃是戴天德的得力助手,天华宗的二号人物,此人执掌天华宗的许多事物,实力也是深不可测。
    “小子石轩,红岩岭人士……”石轩将自己的来龙去脉全部说出,包括来此的目的,以及在望月坡遇到的事情。石轩把知道的全部说出。
    “直到戴梦璃师姐将我唤醒,其他我知道的就这么多了”,石轩说完。
    戴天德点了点头。
    “王卓,各位师叔和师弟们,你们可有人听说过此人?”戴天德环顾大殿。
    “还不曾听说过此人,按说我天华宗的实力应该不至于连这么一个人物都没有记载,老夫执掌情报这些年来,确实没有听说过这么一个人”,旁边一个专门负责情报的长老开口说道。
    “梦璃啊,你和神剑谷的洛天依曾经和他交过手,你给我们说说”,戴天德对戴梦璃说道。
    “当时我和洛天依师妹,两人追逐王卓,此人实力估计在天脉境高阶,但是正面作战能力一般,我和洛师妹也能够应付,但是此人十分的阴险毒辣,他是用的功法灵技十分的诡异,乃是一些迷惑人的精神幻术,依靠他身体内的梦魇力量对我们造成了巨大的阻碍,寻常精神力量脆弱的小辈遇上必定遭到毒手被他控制”,戴梦璃讲述当天追杀王卓的经过。
    “那天石轩带领我们到了王卓囚禁人的洞窟,我们发现外面至少有数百具遗骸,徒儿估计这些人都是被王卓残忍的吞噬了,他也许在修行一种恶毒的功法,现在他又从我们的手中偷取了一枚远古火烈鸟的蛋,将来此人必成祸患”,姜恒补充道。
    “梦魇之王,没想到过了一万年,他的残魂依然能够存活,还祸害了这么多人,真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大殿中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开口。
    “师叔对梦魇之王有所了解?”戴天德拱手询问。
    “我也是在古籍上面有所了解,据传梦魇之王万年前就曾在大陆之上掀起了无数腥风血雨,最终被诸多种族联手击杀,可是人们发现过不了多久他再次出现在世间而且成长极为迅速,它能寄生在所有的生灵的体内,通过蚕食宿主的能力再次崛起,历史上他被杀过很多次,但是从未被彻底的消灭,没想到消失了几千年的梦魇之王再现世间”,这个白发苍苍的长老回想起他在古籍上面的记载。
    “老夫也曾听师傅说起过,传闻梦魇之王的灵魂被人击碎之后,他的灵魂碎片就会在整片大陆飘荡,寻找适合的宿主,等这些宿主强大之后,他们就会反客为主,将宿主吞噬,他们也会不断地寻找其他梦魇的宿主,将它们吞噬从而获得更大的力量,这也是他从未真正被消灭的原因”,另一个长老说道。
    “那么有人知道他是如何诞生的吗?”戴天德继续询问。
    “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实来历,当远古时候人们发现他作乱之时,他已经成长到了一个极其可怕的地步,当时各族所有的巅峰强者联手付出惨重的代价才将他消灭,他们也不曾想梦魇的残魂居然如此的顽固,以其说他被消灭不如说他只是化整为零潜伏在宿主的体内,静候在一次崛起而已,这几千年来,天地灵气枯竭得可怕。即便是梦魇之王他也无力回天,难有大的作为一直潜伏到了现在,这一世他感觉到了天地的变化,他准备再次崛起”,长老接着说道。
    这时候所有人都看着石轩,“那他体内的梦魇如何?”戴天德指着石轩。
    “他年纪尚小,实力也才达到玄脉境九阶,他体内的残魂比起王卓的来说尚有巨大差距,但是却也不得不防,石轩的火元素亲和力强大得可怕,将来他体内的梦魇力量也会到达一个可怕的地步”,长老讲出了事实。
    “可有办法,帮他体内的梦魇残魂分离出来?”戴天德询问道。
    石轩这时候也担心起来,他最怕的事情就是这个。
    “难,我还从未在古籍中发现有成功的案例,外力很难将其分离,但是却有不少记载,有宿主成功镇压最终煅杀梦魇的案例,也就是说只要宿主能够成功的压制梦魇,将来是有机会将他煅杀的”,长老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