汀吉文学
繁体版

第二十八章:权利之毒

    第二天一大早,石轩就在城门口 等待陈开甲的到来,随着太阳升起,一个英俊的少年走在大街之上,全身威武的灵甲附体,一双雪亮的瑟银拳套,身后背着一杆长枪,他大步流星的走了过来。
    “陈兄果然少年英雄,走起路来也是虎虎生风”,石轩看着走来的陈开甲。
    “石兄也不差,等我们事情忙完一定要找石兄好好切磋一番”,陈开甲一看就是一个好战分子。
    “到时候必然满足你的要求,现在还是正事要紧”。
    “此间路程百十里地,我们去买两批马代步,也能快些到达”。两人找到一家专门饲养马匹的商家,各自选了一匹好马,一人一路绝尘而去,消失在远方。
    石轩跟随陈开甲一路飞奔,马蹄扬起大片的灰尘,他们全力赶路,并不想耽搁太久,他们所骑的马和寻常人家的马大不相同,他们丹阳城专门贩卖的马都是含有一些灵兽的稀薄血脉的马匹,这些马速度极快,耐力极佳日行百里完全不是问题,石轩也体验了一下这种极其快速的马驹。
    经过一日的翻山越岭,他们来到了五云山麓,这座山脉在方圆百里算得上大山了,这些地方地势平坦,有这么做高山已经是有名的大山了。
    此刻天色已完,斜阳正好从五云山的山顶落了下去,此刻斜阳之下,一大片火烧云显现,非常的壮观,石轩也看得出神。
    “这五云山以这里神奇的云彩出名,今天的火烧云只是其中一种,每个季节云彩都不同,刮风下雨也是各不相同,这座山上灵气充裕,灵材丰富,也会有不少的冒险者前往这座山绵延百里,在丹阳城附近也算是名川了”,陈开甲介绍道。
    “今天天色已晚,我们就在山麓找个安全的地方住上一晚,明早在上山吧”,石轩看着落下天际的太阳。
    “正有此意,养足精神明天在上山”,两人将马匹找了隐蔽场所拴好,开始找了个安全的地方扎营休息。
    太阳再次升起,奇异纷呈的云彩在阳光的照耀之下显得格外的壮观,二人早早的收拾好行装开始朝着大山高出远去,他们没有骑马,这些地带比较的险峻,采取人力攀登,行走在茂密的丛林中。两人不时的用刀斩断一些茂密的树枝开路,这些山和红岩岭那光秃秃的山形成鲜明对比。
    就在他们走出一片空地的时候,一只巨大的铁爪黑熊拦住了去路,这只黑熊体型如牛,双掌坚硬如铁,一巴掌可以将普通人的胸膛击穿,威力巨大。
    “这家伙至少也得有三阶巅峰实力吧,普通的三阶剑齿虎都不敢招惹它”,陈开甲,取下长枪准备开战,石轩抽出雪亮的大刀,随时准备出手。
    铁爪黑熊看到两个人居然不逃跑还敢对他亮出兵刃,一下子就暴怒了,它身体紧缩犹如拉弓,双腿蹬地,搜的一下子就朝着两个人扑了过来,两人不敢硬接,各自闪开,铁掌在地上一下子就拍出了一个巨大的土坑,泥土飞溅。
    “好凶狠的畜牲,我们两人一左一右形成犄角围杀它”,陈开甲说道。
    石轩点头,率先强攻,一开始就是杀招,他现在将破空七斩的杀招应用得炉火纯青,招招连环,配合强劲的灵气,又有拳套力量的增幅,威力巨大,寻常同阶对手绝不敢正面接下他这一招,可是铁掌黑熊身躯高大,皮毛坚硬,防御力惊人,石轩的大刀斩在它的脖子上居然冒出一串火花,只是斩掉一些皮毛,根本没有打穿他的防御。
    另一边的陈开甲也是如此,他练就一身的神枪术,能够在极短的时间内打出惊人的威力,可是铁掌黑熊的变态防御确实惊人。
    黑熊暴怒,从来都是它主动袭击对手,这次却被人狠狠的打了一顿,它眼睛绯红,双爪漫天挥舞,力量惊人,两人都被它巨大的力量掀飞,黑熊抓断一颗颗树干朝着两个人一顿猛打,两人只能机动躲避,石轩的火焰战靴速度快到极致,不断的找准时机接连出手攻击它的脖子。
    陈开甲也明白他的意图,接二连三的攻击同一个部位,就是钢筋铁骨也难以抵挡。
    铁掌黑熊发现他们的意图之后,开始注重防御,石轩几次都失手。
    “我的身法较快,我来吸引它的注意力,陈兄攻击它的任务就交给你了,我为你争取机会”,石轩说道。
    “好”。
    石轩开始在黑熊面前施展各种花俏的火焰灵技,时而火焰枷锁,时而荆棘之花,一会儿大量的鞭索抽打,这完全激怒了这个大家伙,他朝着石轩一阵穷追猛打,石轩则是凭借战靴的速度和它周旋,看到这个方法奏效,陈开甲谨慎的寻找出手机会,他全力运转功法,就在黑熊背对他,咆哮的时候。
    漫天的枪影发动,陈开甲准确的抓住了机会,发动了他最为恐怖的枪法,极短的时间内,打出了数十道枪影,只见他的枪成功攻破了黑熊坚硬的防御,大片鲜血喷涌而出,黑熊转身顶着陈开甲,怒气滔天。
    就在它分神的片刻,石轩暴动,破空七斩再次发动,恐怖的大刀直接将黑熊的头颅斩断,一座小山似的黑熊重重的倒在地上,鲜血流了一地。
    “正是难缠的家伙,我们完全是钝刀切肉啊,看来我们实力还是有待提高”,陈开甲感叹道。
    “这些灵兽受天眷顾,自身实力巨大,好在低阶灵兽的灵智不高,不然我们人族还真的是难以对付”,石轩也是颇为感叹。
    “或许上苍虽然没有给与我们人族最为强悍的血脉,但是我们的灵智似乎就是最好的礼物吧,听说遥远的时代,人族诞生过真神,其它种族虽然血脉强大,但是到了最后的阶段,这些血脉似乎反而禁锢了它们”,陈开甲说道。
    “我看到过不少家族的公子哥他们娇生惯养,一生都在红尘中飘摇,到最后少有作为,但是我感觉到,陈兄和其他大家族的公子不一样”,石轩看着眼前这个少年。
    “哦,有什么不一样?”
    “我在你的身上发现你拥有着一股极其上进的好心态,能够放下自己的尊贵身份来到这般艰苦的山野拼搏,即便是铁掌黑熊这般蛮狠的凶兽你也毫无畏惧”,石轩说道。
    “这或许和我的家族处境有关吧,我的家族虽然立身于丹阳帝国的都城,一时风光无二,但是这些年来,帝国内部权力激荡,许多城里的大家族都受到波及,想要在帝都继续繁荣的生存下去,必须要有强大的实力才能立足,这些年来,我陈家可以说得上四面环敌,家族宿老将未来全部压在我们这些小辈的身上,对我们十分的苛刻,就是兄弟姐妹之间也是竞争激烈,这次试炼对我来说至关重要”,陈开甲想起家族的处境也是非常无奈。
    “看来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身在大家族也未必是幸福的事”,石轩感叹。
    “这几年,家族的处境尴尬许多,帝国内部权力变化,一旦家族站错队伍,很快可能遭到政治牵连,如果家族中没有实力强大的人支撑很难应对将来复杂的场面,这也是我这些年疯狂修行的原因”,陈开甲讲出了心里话。
    “陈兄是一个有大抱负的人,我相信你未来能够拼出一方未来,将来大陆之上必有你一席之地”,石轩感觉到陈开甲绝不简单。
    “多谢吉言,这些都还太远,我们还是做好眼下的事情吧”,两人修整一番,将黑熊的灵核挖出,继续前进。
    途中他们避开一些低阶的灵兽,并不想浪费时间,一路翻山越岭,来到了大山深处,这是一片谷地,周围地形开阔,树木稀少,就连其他灵兽都没有,似乎非常忌惮洞穴中的紫金狮王。
    石轩和陈开甲来到了目的地,谷地之中一个隐蔽的洞穴出现,石轩二人不敢大声喧哗,防止惊扰紫金狮王。
    探查一番之后,两个人退走商量对策。
    “这只狮王已经达到了四阶的实力,我们两个人正面强攻胜算不大,我们这次只能自外面埋设陷阱,对它进行绞杀,否则毫无办法”,陈开甲说道,显然之前他已经考虑过如何对付这只狮王。
    “我是猎人之子,也懂得布置一些陷阱,只是我只有三张威力强大的符篆,对付同阶的人尚可对付它还远远不够”,石轩缺乏威力更大的手段。
    “这个石兄无需担心,我这次准备了威力巨大的天雷符篆和烈焰符篆,只要你的绞杀陷阱能够将它捆住片刻,我就能让它插翅难逃”,陈开甲取出一些珍贵的符篆,这些符篆足以重伤凝元境的高手,比石轩的强上不少。
    “既然如此,我就开始布置陷阱,你协助我”,石轩身为猎人之子,从老爹那里学习到很多陷阱制作方法。
    两个人在洞口附近忙活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小心翼翼不敢惊动洞穴中的灵兽。
    陷阱布置完毕,石轩将地面恢复原貌,不然一些灵智较高的灵兽可能不会上当。
    “差不多了,我们一起进入洞穴勾引它出来”,石轩说道。
    “里面我比较熟,还是我进去吧?”
    “你速度不如我快,我们两个人相互掩护,一定安全不少”,石轩说道。
    “好吧”。
    两人小心翼翼的进入了洞穴,洞穴隐蔽幽深,一路蜿蜒崎岖,走了好一会才到达洞窟深处,映入石轩眼睛的是一个巨大的洞穴,一头比铁掌黑熊还要巨大的紫金狮王正在那里睡觉,石轩看着这个洞穴,发现了一些人族活动的痕迹,地上一堆巨大的炭火灰,一定是烧了很久才能留下这么多。
    不远处一处平坦的地上,一张简单的木床在那里,地上靠着墙边一具近乎腐朽的尸体倒在那里,他的灵甲至今还有灵气,旁边一个箱子,一把长枪和弓箭都在那里摆放,洞中还有不少生活的器具,也不知道这个人死去了多久,但是石轩根据他穿着的灵甲和服饰来看此人死亡至少一二十年,他的衣着华贵,身份不简单,身上的灵甲至少是五阶的品质。
    石轩两人知道,想要直接走过去将东西偷出来绝不现实,一定会被发现的。
    “动手”,石轩示意,他快速取出自己的弓箭朝着头部散发紫金光芒的狮王三箭连发,一阵火星子冒出,石轩二人拔腿就跑。
    紫金狮王从睡梦中惊醒过来,他闻到了人族的气息,疯狂的朝着他们追了出来,身后传来了巨大的怒吼之声,这几年狮王占据洞穴还没人敢这样对他出手,前几天它直接将陈开甲差点直接吓死,要不是花费大量的符篆,他可能就死在这里了。
    “这畜生好恐怖”,石轩边跑边说。
    “小心一点,可别阴沟翻船”,陈开甲说道,两人跑得飞快。
    紫金狮王终于发现了突袭它的两人,它恶狠狠的吐出一道可怕的紫色火莽,伴随着惊雷之声,石轩快速躲开,啪的一声,墙壁被紫色火莽打下一大块角落,见到没有击中,狮王更加愤怒了,速度也提升不小。
    眼看失望再次逼近,石轩将一张符篆扔出,一下子爆发出巨大的火光,成功的延缓了狮王的身形,但是并没有击中它。
    陈开甲也不时的扔出一些奇特的符篆,有的散发大片毒雾,有的火光冲天,有的惊雷四射,两人相互配合有惊无险的将这头狮王引了出来。
    洞穴门口巨大的狮王恶狠狠的看着两个人,尤其是陈开甲,他两次进入洞穴,狮王问出了他的气味。
    “你随时准备你的符篆,我来勾引他掉入陷阱”,石轩叫道。
    石轩一上手就是双手快速凝聚一头巨大的猛虎火灵,这道真火现在威力更加可怕了,温度高的害怕。巨大的猛虎之灵朝着狮王打去,狮王鄙夷的看着他,回敬他的是一道更为可怕的紫色火莽,两者在空中对撞,砰的一声爆炸,巨大的火球冒了起来,自色火莽残余的力量继续朝着石轩烧了过去。
    石轩赶紧滚开,他身边的大片草地瞬间化成飞灰,“好狠的畜牲,看我手段”,又是一条条火焰鞭索无情的抽打狮王。
    狮王这下子狂怒了,纵身一跃足有十仗距离,它要将他撕成碎片,石轩带着它往陷阱处赶去,看到滑溜的石轩,狮王一声怒吼传来,就连周边许多山林中的走兽都被吓跑。
    狮王口中散发出一道避无可避的火圈,以狮王为中心向外快速扩散,石轩被灼热的气浪一下子就掀飞了,身上的衣物一下子就烧没了,好好他穿着防御惊人的灵甲,不然就变成烤人了。
    石轩远远的甩出十仗远,脸着地,吃了一口美味的尘土,石轩才爬起身来,看着全身狼藉不堪。
    看到石轩倒地,狮王朝着陈开甲扑了过去,陈开甲挥动漫天的枪影对抗,可是力量悬殊巨大,又是一口老火将他掀飞,这时候,石轩远远的抽出弓箭,连续射出数十箭羽,狮王背后疼得发抖,可是没有击穿,它恶狠狠的朝着石轩扑了过来,还是没有掉入陷阱。
    石轩只能再次周旋,时而连发数箭,时而真火打击,时而一溜烟就跑了,好几次被狮王近身的时候,陈开甲扔出了毒雾符篆,成功掩护石轩逃离。
    “这畜生太机灵,我还是近身勾引它过去吧,不然等我们灵气枯竭就走不了了”,石轩说道。
    “太危险了,稍微不注意你就会重伤的”,陈开甲觉得不妥。
    “我修习过一门强悍的防御功法,今天就借它的力量来完善吧,我也想知道极限在哪里”,石轩这次没有施展花哨的灵技,直接跳到狮王的身前,抽出大刀和它近战相博。
    破空七斩爆发出极大威力,就连石轩的虎口都是震得出血也没能斩得动,一巴掌就被狮王扇飞了,巨大的冲击,让石轩的胸口激烈抖动,虽然灵甲削弱不少力道,但是依然有巨大的力道传到胸口,他感觉身体都要被击穿了,一道道火圈发出,大片的草地烧成灰烬。
    陈开甲替他扔出一些符篆掩护,这狮王显然要趁他病要他命,顶着剧烈爆炸的符篆也要虐杀石轩。
    就在这时,狮王成功踩到了石轩挖掘的陷阱,巨大的坑中触发了陷阱,狮王摔落其中。
    “就是此刻”,石轩喊道。
    “明白”,陈开甲跳跃过来取出威力最强的符篆朝着狮王身上关键部位扔了过去。
    一时之间,烈焰滔天,天雷四射,巨大的威力波动将石轩和陈开甲都给掀飞。
    爆炸结束之后,一滩大火熊熊煅烧。
    “它应该死透了吧?”,两人小心的来到火坑边。
    火焰渐渐熄灭,这头狮王此刻全身破损不堪,身体颤抖,还在挣扎。
    “送他上路”,石轩喊道。
    两人各自施展恐怖的实力,狮王终于被他两人终结。
    紫金狮王不是一般的灵兽,实力极其强大,石轩二人的力量根本不足以伤到它,要不是准备了诸多威力强大的符篆,估计他们两个今天就要葬身于此。
    看着被符篆炸得体无完肤的紫金狮王,二人总算是松了口气,此刻石轩和陈开甲两人狼狈不堪,灰头土脸,简直像两个叫花子一样。
    “好狠的畜牲,想要和他正面硬抗至少也要我俩都到达凝元境中期,否则就是找虐啊,多亏你的符篆威力够大”,石轩惊魂未定。
    “这些符篆,都是家族花费了高价钱从一个灵阵师那里买到的,价格昂贵,本来是准备给我保命用的,为了这次冒险不得不用了”,陈开甲也是心疼不已。
    两人没有着急进洞而是在外面打坐恢复灵气,这次作战消耗不少。
    过了好久二人才恢复过来,开始将紫金狮王的四阶灵核挖出,石轩又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将狮王的紫金头冠给砍了下来,这紫金头冠也是一种不错的灵材,四阶灵核石轩没有要,他让给了陈开甲,毕竟他付出了不小的代价,那些符篆可不比这枚灵核便宜。
    “也该进去瞧瞧,费了这么大的力气,不知道值不值得?”陈开甲说道。
    “走”。
    二人满怀期待的走进了洞穴。
    洞穴之内,二人看着倒在地上的骸骨,此人衣着华贵,一看身份就不简单。
    “看着这种服饰好像就是丹阳帝国的王公贵族,此人身份极高”,陈开甲对于丹阳城还算是了解。
    “看他的骨头发黑,身前可能中过剧毒,他的胸口三根骨头碎裂,后来又遭受重创,最终惨死在这个洞穴里面”,石轩初步断定。
    “对付它的人也不简单,能够将他的五阶灵甲击穿,对他造成重创”,陈开甲说道。
    “先看一下,箱子里的东西吧”,石轩说道。
    二人打开箱子,这只箱子做工精巧,材料不是凡品,箱子里面有一些灵丹,下面有一封信笺,下面有一些衣物,最下面放置着一本功法。
    “也算是没有白来”,陈开甲拿起这本功法。
    石轩也凑了过来查看,天龙博天决。
    二人打开功法查看,里面有所记载:本功法为我丹阳城姜家不外传之秘笈,乃是家族传承功法,威力霸道,能够极强的提升修行者的力量,出战时犹如神龙出世龙战于野,修为达到顶峰之时,能够修炼出巨大的黄道龙气,威力强大,我姜家子孙谨记,切记不可将此功法外传。
    “我可以肯定他必定是丹阳城的皇族成员,丹阳城姜家也就是现在的皇帝的家族,天龙博天决也只有皇室的直系人员能够有资格修炼”,陈开甲大为震惊。
    “看来要想揭开他的面目,只有打开信笺了”,石轩摇了摇手里的一封信。
    信笺的纸张乃是丹阳帝国的皇室专用纸张,外界很难模仿。
    信笺的大致内容为:当有人看到这封信的时候寡人必定已经作古,我的一切都留待有缘人,同时希望有缘人能够替寡人完成一件事。寡人乃丹阳帝国第一百二十一任君主姜丙乾,在寡人一次修行之时遭受一母同胞姜丙坤下毒偷袭,寡人因为练功到了关键时刻,被他打成重伤,姜丙坤狼子野心,趁机发动了兵变,企图将我格杀,有忠良护卫死士为我争取了出逃的机会,我一路奔逃唠叨了这个山洞躲藏,可惜的是,老夫身中剧毒,又遭受重创早已时日无多。
    寡人死不足惜,可是我那心狠手辣的胞弟,必然会对我的子嗣展开血腥杀戮,从而铲除威胁他皇位的人。我有一个特别疼爱的子嗣姜玉恒,他被我的一个忠心耿耿的贴身护卫拼死救出躲藏了起来,我相信他能够幸免于难,寡人希望来到此处的有缘之人能够替我完成一桩心愿。
    寡人的家族不外传的功法你可以取走修行,但是寡人希望有你能够替我找到我的儿子,将这封信交给他,并将功法传授于他,也算是了却寡人一庄心愿。
    我的儿子姜玉恒身上拥有我姜家的特定印记,和信笺上的印记一样,同时他的手上有一个我家传的龙符,到时可作为凭证。
    石轩看到信笺有两页,第二页是姜丙乾写给他儿子的内容,石轩没有翻阅。
    “想不到二十年前的那次宫廷动乱居然是真的,姜丙乾被他的弟弟发动政变给杀害了,当年宫廷对外宣布姜丙乾身染恶疾不治而亡,由他的弟弟姜丙坤接任皇位,甚至连姜玉恒太子也不翼而飞,没想到是这样的情况”,陈开甲难以置信。
    “没想到姜丙坤为了皇位居然兄弟阋墙,下手如此狠辣,也不知道太子姜玉恒是否还在人世”,石轩想到了这位皇帝的嘱托。
    “我看这份天龙博天决我们两人各自抄写一份,各自修炼,我们各自暗中寻找姜玉恒太子,找到之后将功法传授给他,那么我们也算是不违背正义”,陈开甲说道。
    “也只能这样了”,石轩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