汀吉文学
繁体版

第二十六章:远古圣雄

    “我静月宗的古籍上面描述得详细,老夫自然知道,也无须和你争辩,爱信不信”,方元不和他纠缠,开始朝着武器架子走去。
    剩下的人不甘落后全部上前,他们一起出手开始化解当年的封印,石轩看到,其他人都在硬碰硬,而方元双手快速结出奇特的印记,一道火焰光华闪过,巨大的封印顿时消失。
    石轩肯定这方元所说应该为真的,不然他怎么会这种独特的解封印的手法,其他几人也惊讶的看着方元掌教。
    “看来方元师兄所说果然有依据”,中年美妇笑着说道。
    “那又如何,瞎猫碰着死耗子,天才地宝,有能者居之,想要抢这些灵器各凭本事”,血环宗的宗主自知说不过他们,下手倒是不慢。
    其他几人也知道,凭一张嘴是得不到东西的,瞬间这里乱做一团,大家都在抢夺各种灵器。
    周老头坐不住了,也开始加入争夺,“小子远远的退开,老夫暂时保护不了你了”,石轩不敢和他们争夺远远的躲到了熔炉旁边观战。
    周老头虽然很少出手,但是看到宝物却是跑得比谁都快,几番争夺下来,他手中躲了两件灵器,一件奇特的法杖和一件胸甲,老头看到东西到手也不再贪婪,施展一番诡计之雾摆脱了和他争斗的对手来到熔炉旁边。
    石轩看着老头的两件宝物,哈喇子都快流到老头的身上了,“你小子别给老夫丢人,这装备你还用不了,你是灵锻师,将来自己可以锻造”,周老看着两眼发光的石轩。
    老头快速穿上灵甲,手持奇特的法杖,此刻更加像一个神棍了。老头感受着这套装备,嘴上也漏出了笑容,“总算是没有辜负老夫的一番辛苦啊”。
    “你实力这么强,再去帮小子弄一件呗?”
    “滚,自己去,老夫要不是天逃命手段多,差点就回不来了”。
    石轩看着这些人抢的也差不多了,只剩下空空如也的凌乱的架子,什么也没留下,这些人带上灵器再次深入了。
    “我们还去不去?”
    “虽说有些危险,但是进去见识一番也不错,待会你给我机灵点,别给我扯后腿”。
    几人都进入大殿,大殿雄伟异常,显然是后人为了彰显这两位人族英雄的丰功伟绩,里面装饰可谓豪华,可以和许多皇朝的大殿媲美。
    大殿之中一种沉重感压得所有人喘不过气,许多刚才还在耀武扬威的人也不得不小心前进,在这里可能就是这个墓葬的尽头,他们有可能面对八千年前的人族恐怖存在,一位真正的圣人,一切对他的不敬都可能遭遇飞来横祸。
    大殿前方高耸,王座之上两个人端坐在那里,他身前站立着许多强悍的身影,虽然都是雕塑,但是却给人一种巨大的威压。
    “这些就是跟随先祖的追随者,他们都是征战一方的人族勇士,为我人族流血牺牲”,方元郑重的给这些人敬礼。
    其他人一时间也不敢在这里造次,他们也生怕,这里留下什么恐怖的后手。
    王座之上,一男一女端坐,巨大的红色巨剑插在前方,男的英俊潇洒,女的犹如天上的皎月,他们祥和的注视着大殿。
    “这座大殿应该都是后世人族建立的纪念殿堂,宝物不在这里”,有人寻觅半天也没发现其他有价值的东西,有人从大殿侧面推开一道大门,一条通道出现,方元给先祖跪地三拜之后,也进入了通道。
    其他人也相继进入,通道幽深,墙壁上刻画着许多战斗情景,石轩看着这些悍不畏死的人族勇士也是热血沸腾。
    通道的尽头,一座古朴的大殿出现,再大殿中央一座巨大的封魔咒印出现在众人眼见,巨大的火焰巨剑插在阵法核心,石轩看着有些眼熟,这和他在嘉河城后山中洞窟里面封印火灵之界的有些相像,也有不同。
    “所有人小心,着做大殿下面可是一做巨大的牢笼,先祖当年功参造化斩杀无尽的恶魔,而他们的首领被打败之后,背后世强者封印在此,所有人不得触动封印,否则远古恶魔再现,大家都得死”,方元大声说道,他取出了烈焰滔天的离火镜警示大家。
    在大殿的上方一个巨大的石棺成列在那里,所有人都有预感,那就是远古圣人的棺椁,没有人敢过去惊扰。
    这些人开始再大殿的周围寻找机缘,有人找到了一些远古失传的灵技和功法,也有人发现一些稀奇的灵器,就在大家忙碌的寻找之时,方元径直走到了先祖的棺椁之前,他三拜九叩,口中念念有词,许久之后一道雄伟的身形出现在大殿之上。
    所有在忙碌的身影都立刻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所有人看向大殿上方的一个灵魂虚影,这和雕像上的男子一模一样,此刻他正在注视着大殿里的法阵。
    “恭迎先祖大驾,后辈子孙方元拜见先祖”,方元跪地磕头。
    其他所有人都难以承受远古圣人的威压,纷纷下跪拜见,就连极其不情愿的血环宗宗主也跪了下来,在圣人面前,不为圣,都是凡人。
    石轩和周老头也自发的跪下拜见人族先贤,石轩是由衷的敬佩这位强者,使他们为人族获得了难能可贵的生存空间,他们值得所有人一拜。
    大殿上方的远古英灵注视着殿内所有的人,他得威压暂时消退,这时大家才纷纷站了起来,这时候封印上面的火焰巨剑似乎有了灵魂,一道巨大的玄火真灵从大剑之上走了出来恭敬的拜见远古圣雄。
    “恭迎主人再现世间”,火灵开口说道。
    “又到了人族命运的十字路口,数千年来,远古妖魔从未放弃回归大陆,如今天地再次大变,许多远古恶魔将会冲出牢笼,完成他们的复仇,尔等后世子孙应当同仇敌忾方有一丝机会再次战胜他们,不要历史的悲剧再次轮回”,远古圣灵对着所有的人警示道。
    “先祖如今天地灵气枯竭,许多传世功法灵技消失在历史之中,我等努力半百也只是初窥门径,要是天下远古邪魔卷土重来,我等也不知如何抵挡,到时候恐怕有辱先贤”,方元惭愧道。
    “天地万物自有其法,如今天地从远古的创伤中恢复,灵气必然会再次变得充裕,我能预感到属于我人族的辉煌时刻必将来临,尔等应该加强修行,这是一场时间上的较量,一旦其他远古种族先一步突破传说中的层次,那么我们人族将再无出头之日,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从未消失,你们要把握好这个机会”,方天静感受着这片逐渐复苏的天地。
    殿里许多人都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之前的天地灵气闭塞,许多人即便是天赋再好,缺乏足够的灵气,他们的修为也会变得极其缓慢,甚至许多重要的阶段根本难以逾越。
    即便是这座大殿之上实力最强的方元也没能突破灵魄境的桎梏,他处在灵魄境九阶至少十年之久,可是这道坎多年来仿佛犹如顽石一般丝毫未动,倒不是方元天赋不好,而是这片枯寂的天地束缚了他继续前进。
    如今的大陆之上,灵魄境的强者就是主宰一般,至于跟高一层的天灵境强者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了。
    “你们能够来到此处也算是你们的造化,老夫一生都在和这些邪恶生灵战斗,也积累下不少的功法和灵技,你们大可取走,希望这些东西对你们有所帮助”,方天静大手一挥,大殿旁边一间密室打开,飞出许多光团,里面都是一些强大的功法和灵技。
    殿里人们眼睛变得雪亮,可是任凭如何用力驱使也无法获得,人们不解。
    “这些功法、灵技想要得到,还得看你们各自的机缘,这些光团蕴含着奇特的精神能量,有我的精神印记在其中,单靠灵气是拿不到的,你们只能通过精神感应每一部功法,选择最适合自己的,然后尝试和它沟通,当你们和它的契合度达到的时候你们就能够得到,切记不可依靠蛮力拘谨,否则必将遭到反噬,每个人只能取一部功法或者灵技”,方天静解释道。
    “原来如此,不愧是远古圣人的手段,想要得到这些宝贝还得看实力”,有人咂舌。
    石轩本来无缘抢夺的,但是既然不依靠蛮力,只是精神力量的话,他还是可以尝试一下的。
    一旁的周老头,直接占卜一卦朝着一个光团释放出强大的精神力量,开始沟通。
    石轩也不再犹豫,大殿之上所有人都在施放精神力量寻找合适自己的功法和灵技,他的精神力量朝着漫天飞舞的光团感知。
    这些光团包含了功法的特性和修炼条件,只要精神力足够,基本都能感知到,石轩有选择的避过一些颜色的光团,似乎每种颜色代表一种元素,石轩只选择火焰颜色的探查,这样比较节省时间,其他元素的灵技即使强大无比也未必适合自己修炼。
    石轩感知到几篇功法,威力都挺不错但是有的修炼过于苛刻,有的对自身有着巨大的副作用,火系功法的普片特点就是威力强,但是能量过于狂暴,对自身有着许多副作用。
    石轩继续感知,一部部功法从脑海飘过,怒焰之息、焚天神诀、焚天净咒、炎阳陨星术,好多威力巨大火系功法,石轩感觉有了一种选择困难症,不光是他,好多人都是如此。
    “看好一部就仔细的沟通,贪多嚼不烂,这些功法品阶都不低,只要将其中一部研习精通,将来都会有不错的成就”,方天静看着许多人,拿不定主意说道。
    石轩终于下定主意,他经过一番思考,对着一部炎阳陨星术的强大火系功法展开沟通,石轩使劲全身的力量全力催动,光团终于有了变化,石轩看到有作用,就继续沟通,很快光团绽放光芒,包裹的能量渐渐消散,功法朝着石轩渐渐的飞了过来。
    这时候好几人的眼睛都在看着,要不是因为忌惮圣人之威,石轩都能够被他们的眼神杀死。
    石轩拿到这部灵技之后立刻收了起来,并没有着急观看,这时候方元看了他一眼,他也是火系功法,之前他也感应到这部功法,准备看看其他的再回头去沟通,但是没想到被石轩捷足先登,这倒是让他意外,随即他将目光转向了其他功法不再纠结。
    很快,大殿里许多人都寻觅到了适合自己的功法或者灵技,到了最后还有一些光团漂浮在大殿之中,但是大家都只能获取一部,也没人敢再次出手。
    看到大家都有所获得,剩余的光团再次飞入密室,方天静大手一挥密室再次紧闭。
    有一些贪婪的人感到遗憾,但是大部分人还是比较满意。
    “既然大家都有所获得,那么你们也应该回去了,如今留给人族的时间不多了,希望你们不要辜负无数先辈的流淌的鲜血将人族的前途断送,将来封印松动还需要尔等前来协助封印,都离开吧”,方天静说完。
    众人行礼恭送古圣,全部退出大殿,随着人们的退出,大殿再次被灵阵封印。
    这时人们纷纷准备回到地面,许多人走远,石轩和周老头也准备开溜。
    “这位小兄弟暂请留步”,一个声音叫住了石轩。
    石轩转身一看真是那位静月宗的宗主方元。
    “不知前辈有何指教”,石轩不敢怠慢。
    “不知小兄弟能否割爱你的那部灵技,老夫愿意拿出令你满意的价格”,方元说道。
    “真是抱歉,这部灵技对我颇为重要,并不打算转让”,石轩并不想将它卖掉。
    “小兄弟只要你肯割舍,我可以招收你为我静月宗的核心弟子,加入我静月宗,他日前途无量”,方元再次提出诱人条件。
    静月宗核心弟子可不是什么随便的人都能成为的,许多静月宗弟子奋斗多年都没有这个待遇。
    石轩还是不想割舍,但是对方实力强大,他又怕得罪于他,这时旁边的周老头开口了:“方师兄此言差已,石轩现在已经拜我为师,是我天机门的弟子,你这样当着他的师傅挖墙脚不好吧?”周老明白石轩的意图,替他解围。
    方元看到身边这个貌似邋遢的老头,但是却是无法将他看透,知道这是一个不显山不露水的高人,“原来是天机门的师兄,刚才方某并不知道小兄弟是你的徒弟多有冒犯”,方元说道。
    “既然方师兄没有其他事,我师徒就先离开了,改日在上静月宗专门拜访”,周老头回道。
    周老头拉着石轩快速消失在人群中……
    在大山中一处隐秘的地方,石轩和周老头趁机溜走,他们这次收获满满,并不想被他人盯上。
    “周师傅,你走那么快干嘛?”
    “小子别乱攀亲戚,谁是你师父?”
    “你刚才亲口说的,方大掌教可以作证”,石轩死皮赖脸的说道。
    “你小子别得了便宜还卖乖,老夫不替你化解,你休想带走那部灵技”,周老头无语。
    “其实你实力强大,收我做徒弟你也不吃亏好吗?这样我还省得跑到遥远的天华宗去”,石轩接着说道。
    “老夫嘴皮都给你说干了,老夫的道并不适合你,你还是去天华宗吧”,周老头一阵无语,他只是骗了石轩一百金而已,差点惹上一个黏皮糖。
    “哎,既然周老前辈不肯抬爱,那么你我有缘,就赐下几件趁手的灵器如何?”石轩接着说道。
    “老夫毛都没有,从来都是老夫去骗别人,你小子倒是把注意打在我身上了”,周老头也是怕了他了。
    “我就要回沧海镇交差了,不知道以后在你那里还能见到周老前辈啊?”
    “只要有缘随时能见,这片天地说大也大,说小也小,以后会有机会的”,周老头一生笃行命理。
    “好吧,前辈就此别过,今后再去你们天机门拜访,小子告辞”,石轩如今耽搁了几日,也是时候回沧海镇交差了,周老头转眼就不知道去了哪里,石轩觉得这老家伙逃跑的功夫比他的战斗力强得多。
    石轩一路轻快的朝着镇子上跑去,就在他们撤离不就巨大的墓葬入口再次塌陷,巨大的山石堵住了入口,人们再也不能进入这个墓葬之地。
    大山里面,并不宁静,一些实力强大的人更是拦路截杀,不时有人命丧野外。
    石轩这次也还算是运气不错,有周老头护他周全,不然凭他的微末实力很难走到墓葬的深处,更别说获得机缘。
    石轩不管这些野外的纷繁嘈杂,他径直到了镇上,找到车夫,此时宋家的两个兄弟探望族中的师兄已经归来,他们在镇子上等石轩归来。
    “石师兄这几日去了哪里,我们都很担心你?”宋哲问道。
    “哦,我遇到了一位曾经认识的前辈,他带我在周边游历了一番,我看你们探访亲人,就出去了几日”,石轩并没有说出墓葬的事情。
    “那我们什么时候启程返回沧海镇?”宋清问道。
    “今天休息一天,明天早上我们就启辰回去,今天先到街上购置干粮等物资,做好准备”,石轩对他兄弟二人说到。
    三人到街上购置一些路上使用的物资,第二天一早,就从静月镇出发开始返回沧海镇。
    第二天,马车再次经过镜月湖,石轩看着这那明澈的湖水,让他想起墓葬中的那位远古圣人方天静和他妻子灵月公主的凄美爱情,他们为了人族未来牺牲太多,这一湖清澈的湖水,像极了灵月公主为方天静流下的泪水。
    石轩一路走来,性格坚毅了不少,即便是长途跋涉,车马劳顿他也没有放下修行,这几日他都在仔细的研读他获得的灵技,这片灵技可以说得上极品,品阶极高,在他玄脉境的水平也只能修炼其中的第一层,往后的每一层都需要更高的境界才能继续修行,这部功法的成长性极高,随着修为的提高,这部灵技的威力还能提高不少。
    即便是这第一层想要练成也会相当的困难,除了自身之外,还需要不少灵材辅助,这部功法威力极大,但是对于实力低弱的石轩来说霸道至极,没有灵材的辅助,他的五脏六腑和奇经八脉都会受到极大的冲击。
    了解到这些,石轩并不敢贸然尝试,他准备等自己凑够灵材在开始修炼,现在只是将口诀背熟,等将来再修炼。
    在这一路上,是选他们已经比较的小心了。但还是在一处山道被一群山贼围困,几个马夫差点没被吓死,对方足有二十多人,石轩他们三人难以应对,宋家兄弟此时大汗淋漓,他们这些年还没遇到这种情况,对方个人实力不算太强,但是奈何人太多。
    石轩和宋家兄弟苦苦的周旋,就在他们坚持不下去的时候,两人出现在他们面前,对方是一对兄妹,男的估计有十五六岁左右,女孩十三四岁左右,他们看到被围攻的石轩三人,他们出手相助。
    “你们两个小孩找死不成,连我们的事情都敢插手,活腻了吗?”山贼带头的人恶狠狠的吼道。
    “遇到我们兄妹算你们倒霉”,这个少年展现出了强大的实力,凝元境中期的强悍实力大杀四方,那个女孩至少也达到了玄脉境九阶,实力比石轩还要高出许多。
    石轩三人有了他们兄妹的支援,顿时间缓了过来,五个年轻的人对战二十多个凶悍的山贼,一时间不断有凌厉的灵气传出,山贼们不断有人倒下,他们惊呆了,这都遇上一群什么变态,每个都还是豆蔻年华的少年居然有如此恐怖的实力。
    局势很快明朗,只剩下山贼头子苦苦支撑,其他人全部倒下。
    石轩也是惊心动魄,他没想到回去的途中还会遭遇这么多山贼的拦击,要不是他们兄妹二人出手,他就只能动用那珍惜无比的三次保命机会了,山贼头子很快死在了那个十五六岁的少年手上。
    “在下石轩,还未请教两位大名,多谢出手相救”,石轩拱手感谢。
    “在下韩云逸,她是我的妹妹韩芸汐,我们是大陆游侠组织成员,看不惯这些山贼流寇出手伤人,这才出手”,韩云逸开口说道。
    “多谢韩师兄和韩师妹出手相助,不然我们几个人可能遭到毒手了”,石轩看着这个实力强大韩云逸和他的妹妹。
    韩云逸身材高大孔武有力,一手潇洒的剑诀举世无双,石轩见过的剑法里也只有翠竹林离遇到的凰书涵能够相提并论,而旁边这个安静的女孩也是一个不容小觑的光系法师,在对战中打出一道道可怕的灵光,威力不俗,兄妹两人都是天赋卓绝的青年才俊。
    “石轩师弟真是好胆色,以玄脉境七阶的实力也敢押送货物行走这条路,这一带山贼势力强大,一般的商贾都会配备许多护卫,才敢前往”,韩云逸说道。
    “形势所迫,不然石轩也不愿意冒这么大的风险,这次多谢两位出手相助,这份恩情我记下了,日后行走大陆,如果有机会必定还两位恩情”,石轩感谢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