汀吉文学
繁体版

第二十五章:深入墓葬

    老者咳嗽一声掩饰尴尬,“也不算过期嘛,就是慢了几天而已”,老家伙不要脸的解释道。
    “慢了几天?都十天了,你看到外面的那些空空如也的密室了吗,我检查了毛都没有”,石轩气愤地说道。
    “那只怪你和那些宝贝无缘、无缘”,老者尴尬道。
    “我也不和你瞎扯,把我的一百金还我”,石轩伸手要道。
    “一锤子买卖愿打愿挨,既然成交就没有退还的道理,不过嘛老夫以你有缘,跟着老夫必定有你一份机缘,真正的宝藏还在后面呢?”老头看向远处。
    “你实力这么高,你不会关键时刻把我卖了吧,里面那么危险,我实力不足,恐怕是没有机会得到什么了”,石轩没好气的看着他。
    “小兄弟此言差矣,这里的宝藏见着有份,全看机缘,你境界虽然低下,但是你的真火却能克制这些阴灵,而我常年窥探天际,最怕这些阴灵了,你我联手必定有所收获,不会让你空手而归的”,老头子忽悠道。
    虽然这老头不靠谱,但是石轩还是准备深入一番,不然一无所获他有些不甘,老头其他不说,经过他带的路危险很少,他成功的避开不少强大的机关和灵阵,一路遇到一些阴灵拦道也被石轩打发了。
    “还未请教前辈大名?在下石轩”。
    “你叫我周老头就行了”。
    “你对这座大墓了解多少?”
    “如果老夫所料不差,这应该是八千年前纵横大陆留下赫赫威名的方天静的墓葬,传闻当年他手持燃焰神剑纵横大陆少有敌手,后来再一次对抗异族入侵之时独自对抗茫茫无际的邪族大军,最后陨落身亡,最终许多人族为了纪念他,将他的遗骸葬于此处,这么多年来,不少人都曾打探过他的墓葬之地,但是直到十天之前,天降神雷将这消失了八千年的墓葬给劈了出来”,老头侃侃说来。
    “想不到这居然是一个备受人族敬仰的前辈陵寝,我们这般贸然进入是否亵渎先贤?”石轩听到这个遥远的传说,有些担心。
    “天意如此,有传言,这是一个大世轮回,天道复苏大地再次适合人族修行,而那些邪魔自然也会卷土重来,这个墓葬自己打开,说明这是上苍的旨意,要他寻找传承者,我们也不过是他的传承的考验者之一罢了”,老头子意味深长的说道。
    石轩感觉这老头真不简单,他知道的事情似乎很多,异族入侵这个世界的事情很少有人知道,但是他似乎了解不少。
    “那你知道这位前辈的传承是什么吗?”石轩想获得跟多消息。
    “你当老夫是神仙吗?老夫也只是粗略了解一些占卜术的皮毛,哪里知道这么多东西”,老头不想透漏太多。
    “周老前辈,你们天机门在哪里啊,还收不收徒,你看我如何?”石轩继续问道。
    “小子你想套老夫的话可没那么容易,我也可以告诉你,你不适合老夫的绝学,你与我天机门的占卜术无缘”,老头直截了当的说道。
    “呵,你不收我,我还不去呢,等这里的事完了,我要前往天华宗,听说那里广招门徒”,石轩揶揄道。
    “不是说你天赋不好,我天机门收徒有自己的命格要求,你的命格并不适合修炼我们的术法,你如果强行修炼必遭天谴”,周老头解释道。
    “有这么神秘吗?”
    “当然,这个世间,有太多诡异的传承,我们只是其中一种,我们修炼并不依靠你们的那种功法各种吸取元素之力来提升实力,我们依靠的是虔诚的献祭自身,从上苍借得力量,这也是我们为什么能够获得天机的根本,修炼我们的道需要特殊的天赋,你并不具备”,周老头给他说道。
    “原来如此,那么前辈对天华宗了解多少,以我的天赋有机会加入吗?”石轩问道。
    “天华宗乃是整个大陆西南的五大宗派之一,实力深不可测,这些年倒是广招门徒,你还是有一些机会的,前提是你今年要能够突破凝元境”,周老头说道。
    “这么说这半年我要突破到凝元境才有机会?他们收徒标准也太高了吧?”石轩有些惊讶。
    “天华宗能够成为西南域五大宗门之一自有独特之处,想要进入的人多如牛毛,要是什么垃圾都去,那还成何体统”,周老不想打击他。
    石轩一路问了他不少问题,老者也没有隐瞒,两个人一路深入墓葬的大殿。
    就在前方,爆发出强悍的灵气匹练,周老头拦住石轩,“前面危险重重,那几人就是这片区域的顶尖高手了,那个青衣的男子就是静月宗的宗主方元”,周老头给石轩说道。
    石轩看得异彩连连,此人强悍的火焰灵气激荡万分,周边的几人也展开了恐怖的攻势,一座巨大的灵阵散发出恐怖的光辉,一道道灵光闪过,数人被灵光打成重伤。
    “方师兄,才留手我等都要毙命于此”,一个长相娇美的中年美妇朝着他说道,几人面对绝世凶阵,此刻打得凶险异常。
    方元看到所有人都危险至极,从袖子中甩出一枚古朴的镜子,顿时间散发出滔天的烈焰,他全力催动这枚古朴的镜子,一道道恐怖的神火烧向守护灵阵的巨大阵灵,一时间灵光四射,火焰滔天,其余的几人终于松了口气。
    “好一面离火神镜,这就是静月宗的护宗神器吗?”后面一些其他势力的弟子惊叹道。
    “听说这枚古镜乃是,几千年前,静月宗一位涅槃境的强者锻造,从某处远古遗迹之中取得一缕圣火锻造而成,几千年过去了依然散发可怕的威势”,另一人回道。
    石轩远远的观战,那里还不是他能够前去的,这随便一缕火焰就能将他烧成灰烬。虽然他也非常垂悬这面镜子,但是知道自己毫无机会。
    “你实力不弱为什么不去帮忙啊,到时候论功你也能获得不少好处啊”,石轩看向一旁的周老头。
    “你小子少激我,等他们出手就行,还轮不到我们出头,这里暗中还有不少眼睛呢,保存实力才是关键”,周老头没好气的说道。
    在远处的战斗渐渐有了结果,有了方元的离火镜参战,守护灵阵的阵灵受到巨大的冲击,趁此机会,众人联手很快就破除了大阵,随着阵灵的消散,巨大的防御结界瞬间崩塌,通向墓葬深处的通道出现在所有人面前,方元等强者没有丝毫的犹豫,甚至来不及修正片刻,再次杀入通道,转眼就没了踪影。
    剩下的人犹豫片刻也都一窝蜂的抢着挤了进去,周老头带着石轩两人也不甘落后,走入通道,一股炽热的气息迎面而来,一些实力较低的人难以承受,他们不敢在冒进,只能停步于此。
    石轩等人穿过通道,映入眼帘的是四周环绕着岩浆河流的巨大广场,充斥着狂暴的火灵气息,广场里面许多的火焰之灵充斥在这里,最低都有三阶的实力,感到有人闯入,这些火焰之灵朝着人群开始释放恐怖的火焰风暴,连片的火焰犹如以免面巨大的墙体一般袭来,所有人全力出手,撑开防御结界抵挡烈焰。
    方元等强者,依靠自身实力飞快的穿过,许多挡路的火焰之灵瞬间死于非命。这些低阶的火焰之灵对他们造成不了任何威胁,他们几人朝着深处去了,留下一大群实力弱小的人们在此混战。
    这片广场顿时间被火海吞噬,茫茫多的火焰之灵一起施放烈焰风暴着实可怕,混乱之中不少人死于非命,一些人看不到希望,只能转身离开另寻机缘。
    “怎么办,这么多火焰之灵拦路,我们还去不去”,石轩问道一旁出工不出力的周老头。
    “看来不能再留手了,去晚了估计连渣滓都不会留下”,周老头卜了一挂。
    “这一卦怎么说?”
    “前方虽然危险重重但是也还是有那么一丝希望,小子你跟紧我”,周老头收齐家私。
    周老头不知从哪里掏出一块乌龟壳拿在手里,瞬间变得巨大,足以将两人遮挡。
    “就在此刻,拉紧了”,周老头全力催动,他拉着石轩速度快到了极点,神秘的龟壳抵挡了无数袭来的烈焰,他俩快速的从广场上通过了。
    随着摆脱了无数的烈焰之灵,他二人才喘了口气,这时几只眼睛殷红的邪灵当道,石轩和周老头各自出手展开大战,石轩凭借真火也能应付一些实力较弱的邪祟,周老头的功法独特而诡异,石轩无法感知他的力量从何而来。
    “难道他们占卜师的力量真的是通过献祭得来的?”石轩看着老头时而召唤出诡异的离火,时而风雷大作闪电滚滚,时而嘴里念念叨叨,也不知道在念着什么,一道道恐怖的杀招尽出。
    很快两人就将拦路的邪祟斩杀。
    “周老前辈功法果然独特啊,能不能教小子几招,也算是不枉来此?”
    “小子少纠缠老夫,老夫的功法不适合你”,周老头甩了他白眼。
    两人加快脚步他们发现一个密室,两人破开结界,进了去,石轩眼睛都快掉了出来,这是一间堆放许多灵材的屋子,里面有着许多锻造用的灵性金属,甚至连五阶的精金都有,可石石轩拿到手里发现只是散发着些许光辉,大多早就失去了灵性,石轩差点气哭,年代久远这些灵矿早就失去了灵性和一堆废材没有什么区别。
    “确实可惜啊,即便是如此珍贵的灵材也经不起岁月的腐蚀”,周老头也感觉惋惜。
    两人寻找一番,也没有啥有价值的东西发现,石轩好半天了还在哭丧着脸,不时的抱怨几句。
    “你小子是个灵锻师吧?不然怎么会伤心成这样。”
    “从小到大什么时候见识过这么多的灵材啊,太可惜了暴殄天物啊,这可以锻造出无数强大的灵甲和武器的”,石轩越想越气。
    就在这时前面的路上石轩两人发现不少三阶、四阶的火焰之灵的尸体,石轩急忙跑过去检查,发现它们的灵核还在,顿时脸上又有了喜色,他二话不说,直接就地挖去了好几枚三阶、四阶的火焰灵核。
    “总算是没有白白辛苦一番”,石轩看着手里的东西。
    “小家子气,没看到前面那些高手,都不稀罕的,不然能够留给你?”周老头看着忙碌的石轩。
    “你周老师傅实力高强自然不入法眼,但是这些对我来说可是好东西啊,你看到我拳套上镶嵌的灵核最高才不到四阶的,那还是我差点付出了老命才获得的”,石轩没好气的说道。
    “走快点吧,不然等下连皮毛都见不到了”,周老头催促他。石轩只好挑一些价值高的下手,不想错过里面的东西。
    “这群老家伙速度也太快了吧,四阶火灵在他们手里感觉就像杀鸡一样啊”,石轩无语,他可是感受过三阶巅峰火莽的威力的。
    “能够到这里的你以为是大白菜啊,前面几个都是方圆千里的教主级人物,他们是这片区域真正的主人,没有几把刷子能够撑起一个大教吗?”周老头鄙夷道。
    就在他们寻走过程中,一道快似飓风的身形从他俩身旁掠过,石轩完全没有看到人,但是周老头却是看见了:“赶着去投胎啊,吓到老夫了”。
    “后面的人群中还有这等身手的人啊?”
    “好多见不得光的人,他们平时不显山不露水,一到关键的时刻总能从半路杀出,这些人才是可怕的”,周老头说道。
    前面传出了巨大的战斗波动,一道道强悍的火焰匹练射向四方,石轩不敢在靠前了,他远远地看到一头高达十仗的火焰巨人大杀四方,这让他想起了天炎裂谷里面见到的那一头怒焰之灵,两者间有着许多的相似地方。
    “这头畜牲最少也是五阶巅峰实力的了,足够这伙人喝上一壶了”,周老头幸灾乐祸的说道。
    “待会死了我去挖它的灵核”,石轩打着如意算盘。
    “你小子做白日梦,这五阶的灵核在这个世界已经算得上极品了,就是这些教主级的人物都心动不已,轮不到你的,那些四阶的灵核你也藏好了,不然待会就不属于你了”,周老头无情的打击他。
    这头恐怖的怒焰之灵强悍无比,犹如一头战场上的火焰主宰大杀四方,无比强悍的火焰真灵一道道打出,就是这些教主级的任务都没人敢小看。
    几人配合默契,火焰之灵虽然强悍,但是也架不住这么多强大的人族围攻,此刻它怒火滔天,大声吼道:“渺小的人族,你们正在惹怒火焰君主,你们这是自寻死路”。
    “一头畜牲而已也敢在我等面前称尊,看我玄天冰诀”,那个中年美妇说道。
    一时间漫天的寒冰剑影形成,一道道寒光斩向巨大的火焰之灵,它的真火瞬间就暗淡了许多,一条巨大的胳膊都被斩断。
    “一起使把力送它上路”,方元说道。
    大家顿时各种五彩缤纷的灵气暴涨,火焰之灵终于火光暗淡,被他们几人就地斩杀,巨大的身躯砸在地上,溅起一大片的尘埃,方元挖出硕大的灵核,火光四溢。
    “这颗灵核快要成长到六阶了,我急需此颗灵核,其它几样宝物你们其他人平分,我就不抢了”,方元直接说道。
    “既然方师兄都开口了,我等全听方师兄安排”,有几个人也应和道。
    “哼”
    这时一个邪里邪气的男子站在那里笑着。
    “你血环宗不服,大可过来试一试?”方元看着那个讪笑的血环宗宗主。
    “一颗连六阶都不到的灵核老夫还看不上眼,你喜欢就拿去吧”,血环宗宗主回应道。
    “师兄别理他,我们还有很多重要的事情要做”,一旁的静月宗长老提醒道。
    “我们走”,方元不再理会他。
    其他众人也跟上脚步。
    走过一段距离,一座巨大的熊熊燃烧的熔炉出现在众人眼前,巨大的熔炉火焰滔天,恐怖的高温石轩隔得远远的都能感觉到。在巨大的熔炉之旁环绕着几只较小的炉子。
    石轩一眼就认出着巨大的熔炉是用来进行灵锻的,这座巨大的熔炉一看就是世间极品,由特殊的金属锻造,本生就是一件品阶极高的灵器。
    此刻诸多高手正在围着这座巨大的熔炉。
    范方一身霸气的火焰灵力丝毫不惧这凶悍的烈焰,他想试一试能不能收走这座极品熔炉,可是这座熔炉和这里浑然一体,任凭他实力强大也动不了分毫。
    “真是可惜了,听说你静月宗有着一名五阶的灵锻师,要是他能获得这座熔炉,说不定有朝一日能够进入六阶的宗师级灵锻师”,中年美妇遗憾说道。
    剩下的几人都试探一番也丝毫无法撼动,最终罢手,他们再次前进。
    石轩来到此处看着这座圣炉,“这就是我们灵锻师梦寐以求的圣炉,听我师傅说过,到了后期,灵锻师的锻造熔炉对于灵锻逢场重要,越是高阶的熔炉锻造出的灵器品质越好”。
    就连门外汉周老头也是眼光炙热,石轩自然没有实力寒冬如此巨大的熔炉,但是眼前较小的几个炉子倒是吸引了他的目光,这几个熔炉对于石轩也是具有很大的吸引力。
    他双手摸着炉子,甚至能够感觉到一丝丝金属的灵性波动,这让他非常的高兴。
    “你居然能够感觉到它的灵性?不可思议,这几座晓得熔炉已经诞生了灵智,你可以尝试和他沟通,看看能不能将它收取?”周老提醒他说道。
    “你还说这座熔炉诞生了灵智?”石轩不可思议。
    他想起了师傅教他的锤法,他取出师傅送他的瑟银锤,按照师傅传他的锤法轻轻的敲击熔炉,他渐渐的感受到了这座熔炉存在的灵性波动,他全力集中精神力量和这座熔炉的灵智接触。
    他感受到了熔炉的灵智存在,这座小型熔炉至少也是五阶以上的熔炉,石轩的精神力如今强大许多他充分的展现出巨大的灵锻师潜能,最终得到了这座有灵的熔炉认可,在熔炉灵智的催动下,一丈多高的熔炉缩成了巴掌大小的一个,石轩将它捧在手里高兴极了。
    “真是好运的家伙,那些莽夫不时灵锻师,企图依靠蛮力获取真是可笑”,周老头笑道。
    “那座大的,等我以后实力强大了,再来想办法吧”,石轩看着巨大的圣炉。
    “快走吧,里面的东西都快被他们搬空了,你小子倒是获得不少东西了,老头子我还没开张呢”,周老头催促他快走。
    两人快速前进,发现前面的人再次爆发大战,这次它们面对的是一群没有血肉的锻造战傀,这些东西,乃是战傀师的杰作,战傀依靠体内铭刻的法阵和巨大能量的灵核催动,即便过去了遥远的岁月只要阵法不被破坏就能保存良好的战斗能力。
    这群战傀和人群展开了大战,似乎在守护着什么东西,石轩定睛一看,惊掉了下巴。
    远处一排架子上,被防御结界包裹着许多灵光四溢的灵器,有灵甲、武器、一些特殊的灵器,这些东西品阶极高,五阶、六阶的都有。
    “这个传说中的 人族勇士方天静生前必定是一个强大的灵锻师,这些东西应该是他的杰作”,石轩肯定的说道。
    “应该没错,可是这些战傀怎么说,难道你们灵锻师还会制作傀儡?”周老头不解。
    “没听师傅说过,灵锻师可以制作傀儡”,石轩也不了解。
    这些傀儡防御、攻击和速度完美无双,就是没有法术,即便如此,眼前的这些人也是吃力极了,这些东西除非击碎它的阵法核心,否则除非你耗尽他的灵核能量,不然不会停下。
    看着架子上精美的武器和灵甲,这些人再次爆发出可怕的灵气,一道道威势惊人的力道传出。终于有几个傀儡全身有着巨大的裂痕。
    砰
    一声传来,傀儡碎成渣渣,许多人都成功的将战傀打碎。
    “好难缠的傀儡,难道说这里还埋葬者一个强大的傀儡师?”血环宗的宗主不解。
    “土包子,这些傀儡我静月宗八千年前祖师爷方天静的妻子灵月公主的手笔”,方元嘲笑血环宗宗主的无知。
    “谁承认这是你开拍祖师爷的墓葬了,我还说他是我血环宗的祖上墓葬呢”,血环宗宗主狡辩道。
    石轩这才释然:原来这方天静居然是静月宗的开派祖师爷,而傀儡居然是他妻子所制作。难道镜月湖传说是真的,那湖水是灵月公主的眼泪形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