汀吉文学
繁体版

第二十三章:翠竹林畔

    “回来就好,白鲨岛危机四伏,我们已经失去好几人的性命,能够活着回来就是万幸”,宋继峰说道。
    石轩吃了顿便饭,将其他灵材上交,唯独那颗雷属性灵核他自己留了下来,准备以后炼器所用。
    接下来又是忙碌的一下午,当天晚上,宋继峰清点材料已经达到此次出海的目的,大家开始收工返航,他们连夜起航,并不敢在海上长时间停留,一旦天气突变很容易发生灾难。
    经过一天一夜的航行他们终于再次来到沧海镇的码头,早就有管事的带着苦工们在码头等候。
    石轩他们则是被告知到之前的别院等候领取佣金,大家都连续奔波数日劳累不堪,石轩也找了住处开始休息。
    在一家客栈,石轩拿出那块灵玉,仔细的观察始终没有头绪,他试图使用灵力催动也没有一丝反应,最终无奈放弃,准备以后在探索。
    到了第二天,石轩早早的来到宋家的别院,不一会儿之前的十几个佣兵先后到来,宋继峰到场拿出名册,根据每个人的贡献发放佣金,石轩因为之前帮助大家猎杀枭兽,还额外获得一笔佣金奖励。
    就在石轩准备离开继续接一些价值高的任务之时,宋继峰叫住了他:“石轩兄弟,请等一等。”
    石轩听到宋继峰叫他,转过身来:“宋大哥还有什么事?”
    “这几日相处,我发现石轩兄弟身手了得,而你现在不是正好缺少一笔路费吗?想必你暂时还没有寻到新的任务吧?”宋继峰说道。
    “我正准备再去接一些任务呢,不知宋大哥有何指教?”
    “我宋家这几日接到一宗生意,需要押送一批贵重的灵材前往几百里外的镜月湖,正好缺少一名强者护送,我们这几天正好缺人,你要是觉得合适的话可以接下这个任务”,宋继峰如实相告。
    “这趟押送任务难度如何?”
    “镜月湖离此地足有七百里地,那里有个静月宗的门派和我家族经常有一些生意往来,这次我们需要押送一批他们**的灵材前往,沿途也会有一些山贼拦道,但都是一些流寇少有实力强大的人,以往也有遭到打劫的,但是都被我们的人打发了”,宋继峰说道。
    “你们有多少人前往?”
    “除了车夫和苦力,我们准备派三人前往押送,人太多的话佣金过高我们也就无利可图”,宋继峰说道。
    “那其他两人有人选了吗?”
    “有了,这次其余两人我们 准备派出我宋家的两个子弟跟随,他们也算是出门历练一番”。
    石轩思考片刻,“好,这任务我就接下了,我住在福源客栈,什么时候出发,你们派人通知我”。
    “好,石轩兄弟是个爽快人,只要任务完好完成,少不了你的佣金”,宋继峰也是个爽快的人。
    石轩道别宋继峰回到客栈等候消息。他也专门找人问过这个静月宗的消息,得知的情况和宋继峰所说相差不大,十选角的没有问题。静月宗乃是千里范围内一家声名显赫的宗门,这里诸多势力都要给他们一些面子,他们和沧海镇宋家多年来一直保持着生意来往,就是宋家都有一些子弟都会被送往那里培养。
    借此机会,石轩还专门回渔村看望了一次范老爷爷和他的孙子,又给他们了一笔钱,石轩是一个懂得感恩的人,范老头在自己都饥不果腹的情况下还救了自己一命,石轩由衷的感谢他们。但是现在,他所能做的也就只有这些了。
    再次回到镇上,宋家派人来通知石轩准备出发了。
    石轩赶到约定的地方,宋继峰带着一群人在那里等候他,石轩一眼看到几辆马车和几个车夫也在那里。
    “石轩兄弟果然守信用,这些马车上的货物就是你们这次的运送目标,你需要亲自讲这些货物送到静月宗朱管事的手中,你现在可以检查货物,然后密封货箱”,宋继峰递给石轩一张清单,石轩照着清单仔细盘点货物,确认无误之后,就用特制的封条密封。
    宋继峰指着身边的两个宋家子弟说道:“这次押送任务,你们两个需要听从石轩兄弟的指挥,这也是你们第一次出门历练,切不可大意,一旦出现特殊情况,你们可以到静月宗找你们的师兄求助,我们宋家有一些子弟在静月宗修行”。
    “见过石兄,在下宋哲,他是我兄弟宋清,一路上还请师兄多多指教”,宋家的两个子弟对石轩介绍道。
    “两位客气,一路上还要大家相互配合”,石轩还礼。
    三人一人坐上一辆马车开始出发,石轩坐在领头的车上,车夫都是常年来往于此地的人,熟悉道路。
    石轩并不敢大意,他是只到这些山贼的凶恶的,这些人穷凶极恶,杀人越货从不讲什么江湖道义。
    沧海镇周边百里都是平坦的平原,少有高山,周边的村民大多通过种植粮食为生,这可比他们红岩岭的村民幸福太多,石轩一路看着周边肥沃的土地也是感叹不已,每个地方都有独特的生活方式,看着田地里辛苦农作的百姓,石轩的思绪飞回到了红岩岭的贫瘠土地。
    这些地方的居民大都是一些淳朴的村民,世代耕作,日子也算是安静平和,这比穷凶极恶的嘉河城好了很多。
    这一路还算是顺利,石轩他们一行连续几天都度过了平静的旅程。
    “石轩大哥,这也没有什么危险吗?宋大哥还各种嘱咐我们要小心,我看他是多虑了”,宋哲这两天也发现沿途并没有什么危险。
    “小心一点,总归是没错的”,石轩不时观察四周环境。
    就当他们走到一片隐蔽的树林,一个衣衫破烂的老头拿着个破碗,朝着马车走来对宋哲说道:“这个小哥,老头我饿了好几天了,给我点吃的吧”。
    宋哲叫停马车,看着可怜的老头,他让车夫拿出一些干粮准备亲自递给乞丐。
    石轩注意到了这个衣衫破烂的老头,虽说他衣衫破烂,但是行走过程中却是充满力量,一点也不像饿了几天的样子。
    就在宋哲将要把干娘递到乞丐手中的时候,乞丐突然眼睛冒出凶光,从腰间抽出一把雪亮的匕首直接指到宋哲的脖子上。
    “交出车上的货物,不然给我去死”,乞丐突然气息暴涨。这时丛林中突然走出四五个山贼,将它们包围。
    就在乞丐试图威逼宋哲的时候,一把快似闪电的刀飞了过来,乞丐当场被石轩迅疾的一刀当场抹杀,大量的鲜血直接喷了宋哲一脸。
    宋哲遭遇惊吓,慌乱中被乞丐的匕首割伤了手腕,宋清看到哥哥遭到袭击,他拿出自己的法杖,跳下马车开始防备。
    那几个山贼看到他们伪装成乞丐的杀手突然被杀,眼中也是有些不可思议。
    “何方鼠辈,胆敢打劫我沧海镇宋家的货物”,宋哲气急败坏,此刻手腕鲜血流淌,要不是石轩及时出手,他估计已经是一具死尸了。
    “宋家,没听说过?你们杀了我们的人,乖乖束手就擒否则死相难看”,一个穷凶极恶的山贼说道。
    此刻马夫们早就被吓得直哆嗦,石轩淡定的捡起雪亮的大刀,对着山贼说道:“给你们三息的功夫,消失在我眼前,不然他就是你们的下场”,石轩指着地上死不瞑目的乞丐。
    “小子,你靠偷袭杀了他,我们可不是吓大的,你会为你的行为受到惩罚”,山贼带头的说道。
    “三息已到,机会给了你们但是却不珍惜,怪不了我”,石轩示意宋氏兄弟动手。
    石轩全面爆发恐怖气息,一条条火焰鞭索将面前的两个山贼捆住,提刀直接上前斩杀,宋氏兄弟纷纷亮出兵器和山贼展开战斗。
    石轩雷霆斩杀两个山贼,其余两个和宋家兄弟打得不可开交,宋家兄弟实力不弱但是实战经验太差,山贼此刻变得穷凶极恶,刀刀凶狠。
    石轩没有着急出手,他想借他们的手历练一下他们兄弟。这两个贼人看到同伴惨死,心里开始有了惧意,慢慢被宋氏兄弟逼入死局。
    两个贼人吓得跪在地上求饶,“两位兄弟,我们有眼不识泰山,得罪几位大爷,我们该死,但是求你们看在我家有七十老母需要赡养的份上,留我们一条狗命吧”。
    宋哲和宋清毕竟没有动手杀过人,一时间心软,准备放过他们,就在他们准备转身离开之时,凶狠的贼人相互对视,脸上狰狞,两人抓起地上的尖刀,想要从背后突袭宋氏兄弟。
    石轩在一旁看得清清楚楚,岂能让他们得逞,一根根巨大的火焰枷锁一下子就将他们的刀给束缚住了。宋氏兄弟转身一看吓出一身冷汗,石轩一拉,两把刀直接脱离他们的手腕。
    “杀了他们”,石轩喊道。
    宋哲终于咬紧牙关准备下手,两个贼人知道打不过,转身就要跑,宋清远远的几发寒冰箭就将他们刺倒在地,宋哲持刀将他们两个山贼直接杀死。
    石轩小心的警惕周围,两兄弟收到了惊吓,直接坐在地上大口喘息。
    “这就是江湖,这只是给你们好好的上了一课,下次再不注意,伤到的就不是手腕了”,石轩对宋哲说道。
    虽然如此,两人毕竟第一次杀人,心里有些害怕。
    “你们无须自责,他们穷凶极恶,这些年也不知道有多少人丧生在他们手中,这种人死不足惜”,石轩说道。
    石轩让几名车夫讲这些山贼的尸体拖到隐蔽场所,继续开始前进,不再停留。
    有了这次教训,宋哲宋清两兄弟谨慎许多,不敢再大意了。
    石轩他们一行人穿过广袤的土地走过许多的地方,沿途他们也遇到不少赶往远方的商人,风尘仆仆,不辞辛苦,都只是为了能够更好的活下去。
    这里属于南国,天气变化无常,时而天晴时而阴雨,旅程有些单调,一路走来车马劳顿,宋家两兄弟第一次远行,身体有些吃不消,每次经过一些镇甸,他们都是欣喜异常,也只有到了城镇之中他们才能够安心修整一番,当再次进入荒山野路他们也只能咬牙坚持了。
    这些车夫倒是比较的吃苦耐劳,大多都是穷人家到他们宋家卖苦力的,风里来雨里去早就习惯了。
    经过几天的赶路他们已经走了几百里地,修整逐步接近静月宗的势力范围。
    沿途群山环绕,青山绿水,和石轩的家乡完全不同,这些山丛林密布,生机盎然,也诞生了不少强大的灵兽,这一路走来,山贼没少见,拦路的强悍灵兽倒是遇到不少,宋家兄弟也是好好的历练了一番。
    除非遇到过于凶悍的灵兽,石轩很少出手相助,这两兄弟在家族一直过着养尊处优的生活,很缺乏这种实际战斗。
    “车夫,还有多远啊?”宋哲问着驾车的车夫。
    “这里叫做翠竹林离镜月湖还有五十里地,过了这里就快到了”,车夫回答道。
    “太好了,估计明天我们就能到达了,到时候我们去静月宗看看,听说族中几位大哥都在里面修行”,宋清高兴的说道。
    石轩也算是送了口气,一路下来他都紧绷着神经,到了那里他也能安心休息一下子。
    路的两旁全是无边无际的翠竹,青翠欲滴煞是好看,就是宋家兄弟也是看得如痴如醉。
    清脆的鸟叫声十分悦耳,微风袭来,成片的竹子整齐的抖动,这个地方非常适合修身养性,石轩也感慨将来要是能够再次结庐而居那是相当的惬意。
    然而,突然传出的嘈杂声打破了他们欣赏美景的心情,在他们前方传来嘈杂的打斗声音。
    几人都被惊到了,石轩叫停马车,示意他们将马车拉进竹林深处躲好。
    石轩带着宋家兄弟小心翼翼的沿着路前进探查情况。
    他们远远的看到一群人在不远处的一片竹林里边大打出手,不时有着强悍的灵气传出。
    “你们兄弟俩赶紧回到车队旁边守护,我上前探查,等安全了我来找你们”,石轩不敢让宋氏兄弟继续上前,怕他们露出破绽。
    两兄弟经验较少,只好回到车队边等待石轩。
    石轩小心的靠近战场,他躲在一株比较茂密的竹子后面,探查情况。战场中,一个白衣如雪的女孩十二三岁左右,手中提着一把寒气逼人的剑正在和周围六个人展开大战,石轩难以评估这个女孩的实力,但是看到她精妙无双的剑法感觉不可思议,对方和他年龄差不多,他自问在同龄人中少有敌手,但是在她面前,石轩自愧不如。
    围攻她的那六个人大多都是成年人,实力都在凝元境左右,小女孩的居然在他们这么多人的围攻之下坚持了很长的时间,石轩难以想象这个女孩的恐怖实力有多强。
    “她难道已经突破凝元境了吗?十二三岁就达到这么恐怖的境界,这也太打击人了”,石轩有些难以置信。
    打斗还在继续,石轩发现这六个人的实力绝非什么普通的山贼,他们配合精密,有近战高手,也有远程强大的法师,有强大的控制型法师,这样的队伍,普通人早就束手就擒了。
    女孩是一个强悍无比的冰系高手,她除了剑法高超之外,速度更是世间极致,石轩即便有战靴的加成也绝无追上的可能。
    对面留人精湛的配合也难以将女孩必入绝境,对方的控制型法师的控制技能在她的急速面前完全没有发挥空间,强大的近战高手速度被她无情碾压,远程法师的灵技多次被她躲避或者格挡,她宛若飞仙,剑法灵动,剑气逼人,一道道可怕的寒冰剑气让周围大片的竹林结上了冰霜。
    “师兄再这样下去,我们六个人都要被她拖死,她的速度太快了,我的法术奈何不了她”,六人中唯一的女性说道。
    “准备结阵,用我们的阵法克制她”,为首的人喊道,他们接连吃了大亏,再拖下去,他们必然会被这个女孩逐个击破。
    强大的近战高手爆发出一股强悍的灵气,在短时间内朝着女孩施展了一套强横的灵技,顿时间这片区域飞舞着漫天的剑气朝着女孩斩杀了过去,女孩难以躲避,只能展开精妙的剑诀对抗,这个人成功拖住了女孩片刻。
    其余五人则是成功的驱动了一座他们宗门独特的困人阵法,看到阵法形成,那个强攻的男子身形爆退,巨大的灵阵散发可怕的光辉,女孩身陷他们无人催动的阵法之中。
    石轩在一旁暗道:“卑鄙无耻,六人打一个还要设下绞杀陷阱”。
    女孩稍微蹙眉,对方单个实力确实不如她,但是六个人的精妙配合即便是她也难以快速取胜,如今这些人更是结出阵法,她只能被动防御。
    “阵里的女孩,交出你得到的东西,否则别怪我们辣手摧花”,为首的一人劝降。
    “想要东西,那就凭你们的本事来拿吧”,女孩丝毫不惧。
    “师兄,你还在浪费时间,再不出手等到她的外援到达,我们就危险了”,那个成年女性催促道。
    “敬酒不吃吃罚酒,给我全力催动,这就怪不得我了”,六人全力催动阵法对抗女孩。
    阵法在他六人的催动下,灵光四溢,阵中无数强悍的灵气匹练朝着女孩杀来,女孩的实力还没有强大到突破灵阵的地步,只能被动防御。
    “她快支撑不住了,继续出力”,男子喊道。
    阵中女孩即便是精湛的剑法也难以抵挡无数的攻击,许多灵气匹练直接攻击她的身体,哗的一口鲜血从女孩口中喷出,她快支持不下去了。
    这时候这六人也是几乎力竭,他们施展的阵法强悍无比,但是对于灵气消耗巨大,他们连番激战,现在灵气即将枯竭。
    “再加把劲她快不行了”,男子吼道。
    “卑鄙无耻的血环宗走狗,等我师傅来此必定将你们千刀万剐”,灵阵中女孩苦苦支撑,已经快要油尽灯枯。
    “谁让你们师徒瞎了眼连我们血环宗的人都敢惹,等你死了,你那师傅一定会很伤心吧?”那为首的男子恶毒的说道,他已经快要力竭。
    石轩看着即将落幕的战斗,他心里不甘,这些人以多欺寡,手段卑鄙,他准备帮她一把,虽然对方这些人实力高出他很多。
    石轩暗自发劲,他的大刀快速聚集精纯的能量,在他的操纵之下,大刀裹挟可怕的火焰斩向六人中实力最弱的法师。
    火焰刀一下子就将那个防御最弱的法师斩倒在地,大阵瞬间失去一个人主持,女孩面临的攻击瞬间减弱许多。
    “谁敢突袭我们”,男子看到到底的师弟,直接暴怒但是不敢停手,一旦女孩脱困,他们将会死相难看。
    石轩雷霆出击,巨大的火焰枷锁朝着剩余的几人打去,让他们无心操控大阵,他的行动成功干扰到了两个人的施法,大阵一下子失去三个人,女孩压力骤减,她抓住机会成功催动恐怖的寒冰灵技摧毁大阵,看着阵法被破,石轩知道,剩下的无须他再次出手了。
    女孩突破阵法,展开急速,剩下的五人灵气近乎枯竭,只能仓惶落逃,可是在女孩的急速之下有些可悲,女孩施展出一套可怕的寒冰灵技,数支强悍的冰箭将几人从身后洞穿,几人连惨叫都没能发出,直接冻成了冰雕。
    石轩走了过去捡起自己的大刀,看着这个寒冰女孩,他的身体犹如极致之火,此刻在她的寒冰灵技影响下,居然连七成的实力都没有。
    石轩想想都很可怕,女孩虽然雷霆斩杀几人,但是在灵阵中受伤严重,此刻差点倒在地上,石轩赶紧过去搀扶,他从身上拿出一些灵丹给她服下。
    石轩和她隔得近,他直接差点手都被冻僵,这她的寒冰灵气霸道至极,石轩见识过不少寒冰系的人,但是从未遇到这般恐怖的。
    女孩也在打量着这个救了她一命的男孩,她苍白的脸上露出浅浅的微笑:“谢谢你救了我,我叫凰书涵,还未请教这位哥哥叫什么?”女孩的声音狠清脆,虽然气息有些微弱。
    “没什么,在下石轩,只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我就看不惯他们这类人”,石轩解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