汀吉文学
繁体版

第二十章:梦魇之王

    石轩喜出望外,“还请前辈赐教”。
    光幕中男子目光如炬,说道:“如果我所料不差,你体内的嗜血梦魇应该是在你很小的时候沾染的,我虽然无法感知你的真实来历,但是可以断言,你的家族有着巨大的来历”。男子突然说出了一个让石轩震惊的事情。
    “前辈说笑了,我自由出生在嘉河城边上的石头村,全村人都知道的,老爹之时一个普通得不能在普通的猎户”,石轩解释道。
    “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被一个猎户收养,但是我可以肯定的一点就是,你体内寄生的梦魇之王是在你一岁的时候进入你的身体的,虽然只是他的一缕微弱的残魂,但是这些年随着你实力的强大,他也不断成长”,光幕中男子解释道。
    “梦魇之王的残魂,这是什么?”石轩疑惑。
    “遥想万年以前,大陆之上诞生了无数可怕的生灵,各个实力强大,有的邪恶无比,在大陆之上兴风作浪遭到了人族先辈合力绞杀,他们先后消失在了历史之中,可是人们发现过了一段时间这些强大的邪恶生灵竟然再次出现危害人间,而这梦魇之王就是其中一个极其难缠的恶魔,在历史上他不止一次出现,也多次被消灭,可是他每次都在万灵身上种下复苏的种子,他的一丝残魂借助宿主不断成长,等宿主足够强大,他就反客为主,成为梦魇之王”,男子要想起万年前的大陆浩劫。
    “那么,这些被梦魇寄生的宿主有成功摆脱他的残魂控制的吗?”石轩紧张的问道。
    “自然是有,而且还不少,天下万灵皆有梦魇,他就是凭借这一特点寄生于万灵体内,只要宿主的精神力量足够强大,到了实力强大之后可以凭借自身实力绞杀寄生的梦魇之魂”,男子说道。
    “那么以前辈的神通能够将他从我的体内分离出来吗?”
    “这谈何容易,他不是寄生在肉体中,而是寄生在你的灵魂之中,以你现在弱小的灵魂,稍微剧烈的波动都足以让你魂飞魄散,想要靠外力来分离几乎不可能,你只有不断强化自己的精神力量,依靠自身的修为和意志来压制他,不要顺从他的低语,即便是最危险的时刻也必须紧守心门,不要让他的诡计得逞”,男子教导到。
    “这么说,这个恶魔会一直潜伏在我的体内,随时可能出现甚至影响我的一生?”
    “这就要看你的修为和造化了,当你的实力强大到可以凝聚出实体的灵魂之时,说明你的精神力量足够强大,那时候就是你绞杀体内梦魇的最佳时机,你必须努力寻找一些可以增强培养精神力量才能不断强化灵魂,大陆之上修炼灵魂的功法和灵技虽少,但是并非没有,你需要前往寻找机缘,我虽然没有直接修炼灵魂的灵技,但是却有一片清心咒可以助你在危险的时候专注你的精神力量,能够排出内心的杂念,平复内心的躁动,这片清心咒没有进攻能力,但是对于许多邪恶的诅咒有着巨大的抵御作用,也能提升你的精神力量”。
    石轩叩首感谢,他认真的记下前辈给他念出的清心咒,石轩认真感悟着清心咒的功效,经过一番运转,他的内心变得清澈宁静,气息平和,确实产生了一些效果。
    “日后你必须注重身心的调养,切记不可暴怒,妄动嗔念,这些负面情绪都会助长梦魇的成长,清心咒只能治标治不了本,要想彻底压制梦魇还得靠你的自身修为”,男子看着他。
    “前辈,我想知道为什么你会断言我不是猎户之子,这有什么原因吗?还是说只是猜测”,石轩有些疑惑。
    “事情的具体缘由你应该去问你的猎户父亲,但是我可以断定的是,梦魇之王乃是大陆之上的巅峰强者,他可不会和一个小小的猎户有任何瓜葛,他选择在你的体内寄生说明你原来的家族必定势力恐怖,不然他不会对你下手。你想知道事情的结果还是去询问你的父亲吧,他应该了解一些”,男子对他说道。
    “那前辈可以和我说说,被你们封印在结界之内的这些恶魔吗?”石轩指着巨大的大门说道。
    “本来你这个年纪不应该知道这些,但是既然你是我的试炼者,我也可以告诉你一些事实”,男子想起了万年前风云变化的时代。
    “天地万物修炼都离不开各种属性的灵气,天地中的能量犹如一锅混杂的汤,各种属性都有,每种能量各不相同,能够从中吸收那种元素,取决于你的亲和力,这些奇特的元素并非无故诞生,每一种元素都来自于一个元素位面,这些元素都是元素位面诞生的,有传闻说,这些元素位面里面都含有精纯的元素之力,他们当中会诞生一些实力强大无比的灵智,无数年之后他们就能达到世界巅峰的水平,一些元素的王收到了梦魇之王的干扰从此变得堕落,他们纯净的内心变得躁动,在梦魇之王的驱使之下,他们开始突破位面的桎梏大举进攻这个世界,给这个世界造成了无数的恐怖,在我们身后的火灵之界就曾经发生过数次火灵之王从他的神殿开始大举入侵我们的世界,他早已被梦魇之王腐蚀了内心,欲望支配着他一次次的前往我们的世界”,男子给石轩介绍着历史秘闻。
    “又是梦魇之王搞得鬼?他到底存活了多少年,难以想象”,石轩有些不安。
    “邪不胜正,历史上他曾经不止一次被击败,这些元素之灵也不是第一次入侵,他们每一次都被人族先辈赶回他们的世界,这一次也算是历史的重复吧,不过和以往的每次都不同,万年前的世界灵气充裕,万灵都诞生过许多强大的巅峰强者,如今的世界灵气稀薄,很难产生实力强大的认了,虽然这几年灵气开始复苏”,男子想起了当年的往事。
    “也就是说,这个世界还有其他元素之灵参与了入侵,他们这次会卷土重来吗?”
    “这个无须担忧,每一个已知的元素位面都有强大的封魔咒印,有人族先贤守护,他们都留下了后手应对”。
    石轩的心才放了下来,世界上元素这么多,要是全部同时入侵这个世界那谁能阻挡。
    “那么前辈可知道这红岩岭为什么会变成如今这般萧条和恐怖,曾经的这里有事什么样子?”
    “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火灵之王,他进入这个世界,他强大的元素之力彻底将方圆千里的红岩岭变成了这地狱般的景象,万年前这里千里之内都被他炽热的光辉煅烧,无数生灵化成飞回,也不知道葬送了多少生灵,现在这里居住的人都是几千年后搬迁而来,原著居民无一生还”,男子回想起火焰暴君君临天下之时的可怕景象。
    石轩震惊不已。
    “梦魇之王它代表了这个世界的极致贪婪和欲望,他既然再次出现,那么这个世界将会面临大敌,历史上他每次出现都会搅动天下局势,越是动荡的局势他越能够借势成长,今后行走大陆,你必须时刻注意他的存在”,男子嘱咐石轩。
    “小子明白,我一定想办法压制体内的梦魇不让他为祸人间”,石轩承诺道。
    “我会一直关注你,如果到了某一天你彻底被梦魇支配,我会出手将你抹杀,你必须时刻保持警惕”,男子郑重警告。
    石轩继续询问:“那我的下一个试炼目标是什么?”
    “以你现在的实力还无法完成许多任务,你需要尽快提升实力,等你的实力强大之后,我能够感知到,到时候我会给你提示”。
    石轩此次了解到了足够的信息,也揭开了不少心底的谜题,他准备回去之后找个时间询问老爹当年的事情。
    石轩不在停留,他告别前辈,从小型法阵中传送出来。转眼间天地变化,他已经来到了烈日当空的大山之中,此刻他的内心激荡,一下子了解这么多,也让他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
    此刻他行走在壮观的群山之中,到处高山耸立,暗红色的山体,即便过了一万多年依然能够感受着当年的火焰暴君君临天下的末日景象,方圆千里焚山煮海,无数生灵死于非命,无数人族前辈从大陆前来阻止这个暴君的恶行,最终付出了惨重的代价终于将他击败,如今万年已经过去,他和他的爪牙们可能再次突破封印再次回归,这又将是怎样的恐怖。
    梦魇之王才是大陆许多悲剧的真正幕后黑手,他的存在影响了大陆的局势,如果不能将它彻底击溃,无数悲剧还将会继续上演。
    经历了这么多,石轩的看透了许多,人也变得坚强,虽然还是一个不到十三岁的男孩,但是他的内心坚如钢铁,他此刻明白了自己的敌人是谁,也明白了自己面对的危险,他将一往无前的走下去,不为其他就为了守护他所热爱的一切。
    他没有恨老爹为什么没有告诉他当年的真相,他知道每一个人都有自己难言的痛苦,老爹抚养他这么多年,早就把他当做亲生对待,他也有着一个快乐的儿童时光,如今他只是想获得更多的信息,他想了解当年发生的一切。
    他的身体隐藏着巨大的秘密,如果不能全部了解,他很难摆脱自己的心魔,他不想背负太多的秘密。
    石轩一路行走在无垠的深山,看着悬崖下面波涛汹涌的嘉河,俯视着整个嘉河城,无限风光尽收眼底。如今的城里局势依然不安,山贼的势力成功来到这里,让许多的村民苦不堪言,石头村也是如此,他们并没有因为王家的覆灭日子变得好过,,山贼的到来继承了王家的残忍。
    城里面的人日子也不好过,新一轮的争霸渐渐上演,蔡家和陆家不在能够忍受山贼头子的到来,而沈家则是暗中支持山贼势力来对抗陆家和蔡家,局势也是更加混乱,许多远道而来的商人宁可去较小的黑岩城也不敢再来嘉河城,城里的生意冷清了不少。
    石轩走在大街上,看着稀少的人群,他也意识到,或许不久的一天,嘉河城将再度发生巨大的变故,这只是风雨的前凑而已。
    他一路赶回学苑,不敢长时间停留。
    看到石轩平安归来,袁采薇的心也就放了下去,她之前一直担心他的状况。
    石轩不是一个安静的人,他一回来优势忙着修行和去钟韦那里学习灵锻,他之前答应帮师姐重新锻造一副灵甲和武器,如今她的修为提高不少,之前的灵甲和武器则是阶级低了些。
    石轩对于帮助师姐锻造,从来不会吝啬材料,很多时候为她锻造的灵器比自己的还要好很多,这次也一样,经过他的双手设计和锻造,一套完整的灵甲和法杖精美绝伦,不但威力巨大而且精致有佳,石轩确实耗费不少心思,他知道今后的局势纷乱不堪,三年时间一到他们就要离开这里闯荡世界,没有一副强大的装备,确实不安全。
    石轩知道袁采薇的近战实力薄弱,速度也不快,在和人对战过程中极其容易吃亏,他专门为她设计了许多近战防御暗器用于自救,也专门为她锻造一双速度更强的战靴用于追击或者保命。
    一套灵器完成下来足足耗费了他一个月的时间才全部完成,但是当他看到袁采薇穿在身上英姿飒爽的样子,他丝毫不觉得耗费,看到她喜欢,他心里也非常高兴。这是他目前唯一能够为她做的。
    在这里就连他的幼时伙伴石云都已经入学一年多了,他也没少关注这个兄弟,石云在他的监督下也算是实力进步极快,一年多的时间踏入了开元境八阶,也算看得过去。
    在学苑玄脉境高阶的弟子可以选择随时毕业离开学苑走向大陆去寻找机缘,如今的石轩正在考虑离开这里前往遥远的大陆寻找自己的机缘。
    而袁采薇比他先入学一年,如今两人的实力接近,都到了玄脉境七阶左右,他们已经达到了学苑的毕业要求,可以随时离开,因为学苑的资源并不能满足他们继续修行。
    在演武场的一个休息台边,石轩和袁采薇坐在那里谈论许多。
    “将来你准备走一条什么样的路?”袁采薇平和的看着他。
    “我也不清楚,但是我想离开这个闭塞的城市前往大陆感受一番再做决定,我从小一直都想走出这个牢笼”,石轩想到很多。
    “那将来某一天你还会记得我吗?”袁采薇看着他有些希冀的目光。
    “师姐 是我来到这个学苑对我最好的人,我这一辈子也不会忘记,你将来又有什么打算呢?”石轩看着她。
    “如今,嘉河城动荡不堪,我暂时还不想离开,我舍不得我的父母,或许等局势稍微好转我也会前往大陆游历一番”,袁采薇认真的说道。
    石轩心里有些难过,他知道每个人的经历都不一样,他无法要求袁采薇和他做出相同的决定。
    “我听一些来往于大陆的商人说过在大陆之上有一个叫做天华宗的的宗门实力强大,广收门徒,今后我想到那里去碰碰运气,今后的路没有强大的宗门支持寸步难行”,石轩说出了自己的梦想。
    “我也听说过这个名字,如果将来某一天我前往大陆游历一定会去找你”,袁采薇说道。
    “你没有骗我?”
    袁采薇认真的看着他。
    “我会一直在那里等你。”
    “到时候在那里你又遇到许多年轻漂亮的女孩,估计早就将我忘记了吧”,袁采薇突然说道。
    “你知道吗,好几次我遇到危险,就当我挺不下去的时候,我的脑海中总会浮现一个俏皮可爱的身影,她不断的鼓舞着我,即便是最黑暗的时刻,是她一直在我身旁鼓励我前进,那个人就是你采薇”,石轩深情的看着眼前这个有些俏皮可爱的女孩。
    袁采薇听到他的话,眼睛有些湿润,她想起了两个人坠入黑暗的洞窟,一起经历生死,是眼前这个男孩坚强的支撑起了活下去的希望,是他背着自己一路走回了学苑,每次和他在一起,她都会感觉很开心。可惜的是两个人都还在太年轻,他们的人生才刚刚开始,有太多的事情好等着他们去做。但是这一份最为纯真爱慕之情却深刻的刻在两个年轻人的心里。
    这两年多以来,他们习惯了对方在自己身边,如今他们就要为自己的事情远走奔波,他们此刻心里非常的伤感,大陆何其的辽阔,许多凡人就是一生也难以走到尽头,两人一旦分开,也不知下次相遇是何年,到时候可能早已物是人非。
    袁采薇坚强的忍住泪水,她像一个小女人靠在他的肩膀上一起陪他看着凄美的斜阳……
    石轩有了想法就会去执行,在离开这里之前,他准备回到家中看望父母,也希望老爹能够告知当年的经过。
    石轩来到城中,将一些他用不到的灵材全部贩卖,换取不少金币,他知道这些年老爹身体受过几次伤,他不想让他过分冒险,为双亲换取一些金币养家。
    再次回到熟悉的石头村,村里同龄人资质好的和他一样被送进了学苑,资质差的则是继承了父辈的衣钵,跟随长辈进山打猎,这就是他们的命运。
    石轩回到熟悉的家中,虽然简陋,但是有着温暖的味道,双亲嘘寒问暖,一家人也是其乐融融,家里这两年有石轩经常补助家用,也还算是好过。石轩每过一段日子都会换取一些金币养家糊口。
    连续几天,石轩没有进行高强度的修行一直在家中陪着二老,他知道这次他将要远行,将来也不知道何时才能见到,他非常珍惜眼前的时光。
    夕阳之下,石轩和老爹正在园中屠宰一头猎取的麋鹿,准备作为口粮,石轩响了很久终于向老爹说出自己即将远行的想法。
    老爹放下手中的活,坐在那里一言不发,过了一会才说道:“是啊,孩子长大了,终归有一天要离开父母身边,就像离巢的鸟儿,轩儿放心的去吧,大陆才是宽广的天空,那里才是你的归宿,只要你的心里想着家里还有人挂念你就好”,老爹心里充满不舍,这是石轩他娘也呆呆的站在一旁,眼睛里充满泪水,毕竟儿行千里母担忧。
    石轩心里万分不舍,但是他也毫无办法,他背负太多的命运给他的枷锁,在这里他无法打破,唯有大陆才是他发挥的舞台。
    石诚义此刻也是矛盾万分,他知道石轩这一走,没有个几年估计都回不来,他也想起了当年在山中薛龙海托孤时的情景,他知道就是这个时候了。
    当年薛龙海嘱咐他,如果石轩修行天赋好的话可以告诉他当时的真相,如果没有天赋,则让他平淡的度过一生,现在的石轩表现出惊人的天赋,石诚义知道,是时候让他了解自己的身世了。
    就在石轩准备开口询问之时,石诚义拦住他的手,两个人坐在院子中,石诚义说道:“孩子,十几年了有一些事情应该让你知道了,我怕再过几年就没有机会说了”。
    石轩认真的听着。
    “其实,你并非我和你娘所生,你是我收养的孩子,我们收养你的时候你估计有一岁左右,那时候我还在后山打猎,直到他们的到来……”
    石轩老爹仔细的和石轩说起了十几年前,老爹在大山中遇到的薛龙海和恶魔展开的大战,详细的说出了薛龙海当年的托孤过程。
    石轩此刻泪水犹如雨水一般,娘亲走过来帮他擦干眼泪,“孩子不要怨恨我们这么多年没有告诉你,我们只想让你平平安安的度过童年”,石轩他娘安慰道。
    “我知道,感谢你们这么多年的无私养育,我才有今天,不然我估计早就死于非命,不管怎么样你们是我永远的父母”,石轩泪目,双膝跪地拜谢父母养育之恩,石诚义夫妻把他扶了起来。
    石轩也终于了解到了他梦魇的根源,他甚至都不是这片大陆的人族,他回想起自己的噩梦,知道他原先的族群可能早已覆灭,他只是一个辛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