汀吉文学
繁体版

第十九章:嗜血梦魇

    日暮之下,石轩带着满满的收获在峡谷之中快速穿行,他小心的避开许多灵兽和一些来这里碰运气的佣兵,这两年来他也明白一个道理,财不露白,很多时候危险往往来自于贪婪的人们,他们的利刃会比灵兽的还要凶残。
    石轩来到一个叫做悲风峡谷的地段,这里离出口天炎裂谷的出口不远,地势狭窄,一些关隘属于必经之地,一些山贼强盗经常会再次拦路打劫过往的冒险者,许多实力较差的人都难逃毒手,石轩却并不了解。
    看着即将落下山的太阳,石轩加快了前行的脚步,他可不想再在山里住宿一宿,过了悲风峡谷他就能走出天炎裂谷回到黑岩城。
    一条狭窄的通道就在眼前,这是进出天炎裂谷的必经之路,石轩感受着悲风峡谷强劲的飓风,吹得人眼睛都睁不开,就在他准备通过之时,突然冒出五个人拦住了去路。
    “站住,打劫”。
    “老大你看到了吗?一个小毛孩也来天炎裂谷冒险,笑死我了”,一个粗野大汉笑道。
    “呃,你还别说,你看他那满满的袋子里装的是什么?”另一人看到石轩身后满满的袋子。
    “你去把袋子打开,看看有什么货色?”为首的山贼对一旁的人说道。
    “是,老大”,那人径直走到石轩身旁,伸出手准备抢夺石轩的袋子。
    石轩看着这几个毛贼完全把他当做俎上的鱼肉,石轩怒目圆睁突然爆发可怕的气势,双拳杀气腾腾,转身一拳就将企图抢劫的贼人击飞,摔出十仗远,连叫声都没有发出来。
    其余几个贼人脸色大变,“妈的,原来是扮猪吃老虎,居然有两下子”,为首的贼人谩骂道。
    “都给我滚开”,石轩怒吼道,他非常的痛恨这些贼人。
    “人不大,胆子倒是不小,待会先打断他的四肢,我要让他生不如死”,贼人头领对身边的人说道。
    “明白”,贼人身边其他三人漏出凶狠的眼光,他们朝着石轩怒气腾腾的杀了过来,石轩愤怒不已将袋子狠狠的摔在地上,双拳上火光闪闪,杀气腾腾。
    石轩一人对上三人展开大战,这些贼人手段阴险,下手狠毒,招招致命,石轩全面爆发毫不留手,他将自己的拳法发挥到了极致,激烈的碰撞打得火光四射,三人配合严密,一时间战况焦灼。
    石轩经过一轮战斗也算是摸清了他们三人的实力,三人没有一个到达玄脉境五阶,石轩放开防御大开大合的展开反击,三人的刀剑狠狠的斩在石轩身上,但是除了一串火花之外什么也没有留下,石轩的魔蜥护甲堪比灵甲,三个贼人虎口直接冒血,差点连武器都拿不稳了。
    石轩重拳连连出击,三个贼人连连招架其中一人的刀都被石轩一拳击断,直接栽倒在地,其余两人快速落败,石轩的重拳直接将一人的肩膀都给打碎,鲜血喷了一地,另一人朝着山贼老大边跑边求救。
    山贼头子此刻震惊不已,这次居然遇到狠茬子了,他眼看最后一人就要丧生于石轩之手,他取出一把袖箭朝着石轩连续射出十几箭企图将石轩射杀。
    石轩察觉对方的意图,运转灵气形成火焰护盾,强行抵挡他的袖箭,继续追杀逃跑的最后一人,十几只袖箭撞击在石轩身上冒出一串火花,丝毫没有伤到,石轩极快的速度瞬间追上逃跑的那个人,只一拳就将他当场毙命。
    山贼头子震惊不已,对面这个年纪不大的人实力居然恐怖如斯,不过他干的就是刀口舔血的买卖,实力强大早已到了玄脉境七阶的实力很多年了,在黑岩城落草多年,经常出没在这一带打劫落单的冒险者,也不知多少人死于他的手中。
    “小子真是让人意外,不过你彻底惹怒我了,受死吧”,山贼拿出一把长枪朝着石轩杀来。
    此人虽然凶恶,但是实力确实强劲,石轩和他展开大战,一时间难分胜负,两人都擅长近战搏杀,他的枪法有些门道,石轩的拳法一时间竟落入下风。
    石轩被他一枪挑飞甩开数仗,“小子认识到差距了吗?下辈子长点眼力,看清楚什么人不该惹”,山贼准备趁机了解石轩。
    “这就是你仰仗的本钱吗?”石轩站起身抽出灵光闪闪的大刀。
    “小子走了狗屎运,连这种极品武器都能获得,不过也只是为他人作嫁赏”,山贼头子一眼就看出石轩的那把刀非凡。
    “想要,那就过来拿啊”,石轩嘲讽道。
    “去死,魔龙神枪给我杀”,贼人迅疾如风一道道强烈的罡风卷起,速度快到极致,他要以雷霆手段将石轩格杀。
    对方展现一种杀意极强的枪法,威力不俗,石轩认真对待,在他必经之地连续扔下几朵巨大的火焰荆棘,成功减缓对方的身法。
    石轩施展破空七斩和贼人展开大战,一个枪法无双,一个刀法凌厉,两人针尖对麦芒毫不退缩,相互战斗数十招,场地上罡风和烈火将周遭的树木土石破坏得不像样子。
    “不错的刀法,不过可惜你还是要死”,贼人阴狠说道,两人大战半天也没有分出胜负,石轩小心提防。
    对方突然朝着他扔出数枚黑色的符篆,这些符篆闪烁着奇特的光辉,石轩感觉危险至极,身形爆退,但是这些符篆犹如黏皮糖一样锁定了他。
    “想逃,你就逃吧,哈哈哈哈哈”,山贼讪笑不已。
    石轩无法摆脱这些符篆,只能全面防御,电闪雷鸣之间,符篆在他的周围爆发了巨大的爆炸,巨大的火光将周围十仗都给埋没了。
    石轩遭受重创,全身麻木不堪,这种力量他还无法阻挡,这种符篆是一些灵阵师专门制作用来对敌的一种一次性武器,制作昂贵威力巨大,但是只能使用一次。
    硝烟散尽,一个残破的身躯出现在那里,此刻石轩的魔蜥皮甲彻底被摧毁,就连神龙之御全面催动,但是他的身体出现好几道伤口,鲜血四溢,全身多处地方遭受重创,口中一大口鲜血吐出。
    对面的山贼头子更加震惊,他的符篆是他花了大代价购买的,往次就连比他强大的对手也炸得粉身碎骨,可是这家伙居然只是受伤。
    “真是可怕的防御,不过你还是要死”,山贼这次要自己动手绞杀石轩。
    此刻,石轩的眼睛变得通红,一股嗜血的意望全面爆发,此刻他的意识变得模糊,他眼前只有杀意。
    山贼看着突然剧变的对手,有些发毛,心有退意,可是石轩犹如魔王一般朝着他杀了过去,破空七斩再次爆发,可是这次的威力提升数倍,威力惊人,贼人的枪法瞬间落败,就连魔枪都被斩断,贼人惊恐的逃窜,企图逃跑。石轩在杀意的驱使下疯狂的追杀他,贼人最终惨死刀下。
    这时的石轩身体非常不妙,他在体内的这股嗜血煞气控制,一心只想杀戮,在杀了山贼后,他犹如魔王一般杀进了天炎裂谷,在日暮之下,悲风峡谷中许多佣兵准备回到黑岩城,可是他们遇到了陷入嗜血的石轩,这里变成了血色修罗场,血水染红了一大片的谷地。
    石轩也不知道杀了多久,剧烈的嗜血渴望支配他进行无尽的杀戮,不分好坏,只有无尽的杀意,知道最后时刻,他的体力终于不支倒在了血泊中。
    这一晚他又做了可怕的梦,再次梦到幼时的噩梦,他看到了尸山血海,看到了世界崩塌,看到了无数亲人遭到屠戮,看到自己喜欢的师姐惨死,看到父母倒在血泊中……
    这是他第一次彻底被内心的梦魇占据,也是他第一次误伤无辜,这一夜悲风峡谷在哀嚎……
    清晨的阳光再次照射进入幽深的峡谷,血泊中石轩头痛欲裂,他艰难的醒过来,当他睁开眼睛,他被这里狼藉的场景吓到了,足有二十多具残尸,鲜血流了一地,他自己全身沾满鲜血,犹如魔鬼。
    “不、不,不我干了什么,为什么会这样,这不是我想要的?”石轩回想起昨晚的经过,此刻他怒吼着。
    此刻,石轩害怕极了,他从未想过自己会变得如此的嗜血可怕,自己会变成自己讨厌的样子,他坐在地上哭泣。
    他想不明白自己的体内为什么会诞生如此可怕的杀意,这几年来,只要他精神力枯竭的时候,都会有一股嗜血的冲动,之前他每次都小心翼翼的压制回去,没想到这次重伤使得他的梦魇彻底的爆发,梦魇中的他和魔鬼没有两样。
    这时石轩的脑海中突然出现一个诡异的声音:“放弃抵抗吧,我会实现你的梦想,我会给你想要的一切,臣服吧,我会带你征服整个世界,让你的怒火烧尽这个可悲的世界,我们将融为一体,你就是我,我就是你”。
    “你是谁,为什么出现在我的体内?”石轩惊恐不已。
    “我是你的梦魇,是你内心的恐惧,追随你内心的渴望吧,我们融为一体烧尽世间的一切”,无尽的魔音在石轩的脑海中回想。
    “不,我绝不屈服,我一定会将你打败,我不会再被你支配的”,石轩痛苦的全力运转灵气压制体内的梦魇力量,随着精神力的恢复,他的双眼渐渐变得清澈,此刻他的身体可以说糟糕透顶,他此刻无法继续上路,他找到自己的袋子,又将这些被他误伤的人全部拖到隐蔽的地方,他找到一处水源洗干净身上的污秽,找到一个隐蔽洞穴开始疗伤。
    吃下一些丹药,他全力运功疗伤……
    几天之后,他的伤势好转能够行走,石轩准备回去,离开太久学苑估计会担心他。
    他现在伤体虽然恢复,但是身体留下巨大的后遗症,灵气运转缓慢,不适合继续作战,他只能趁着夜色连夜赶回黑岩城,不想被其他人发现。
    第二天,石轩早起行走在大街上,他重新买了一套干净的衣物换上。
    他听到许多人都在议论这一件事,“你听说了吗?前几天天炎裂谷出现了一个可怕的嗜血恶魔,他提着一把大刀见人就杀,那晚有几十人遭到屠杀,悲风峡谷直接变成人间地狱,血流成河”,一个摊主对一个企图进入天炎裂谷的冒险者说道。
    “师傅,你可别吓我,我正准备去那里冒险呢?”男子惊愕道。
    “谁骗你是孙子,你去打听打听,早就传遍了黑岩城,那晚有人活着逃了出来,他都快吓成傻子了”,摊主说道。
    石轩听到后快速走开,他的内心犹如被千刀万剐,他变成了自己厌恶的样子,他不敢在黑岩城继续停留,直接来到码头,坐上回嘉河城的船,远离这个地方。
    一路上石轩心思重重,时而发呆,他对自己将来的路感觉到了巨大的困惑,他很害怕自己的梦魇再次来临,他害怕伤及无辜,他害怕伤到亲友。他曾经试图唤醒灵符,询问洞窟中光幕中的前辈,希望给他指引,但是毫无回应。
    石轩无心观察沿途的风景,闷闷的做着直到回到嘉河城,他犹如行尸走肉一般毫无生机的回到了天海苑,走在路上一些熟悉的人朝他打招呼,他也毫无反应,许多人感觉莫名其妙,石轩以前可不是这样的人。
    就当他快要回到住处之时,一个俏皮可爱的身影出现在他的身后,袁采薇兴高采烈的朝着他的身后轻轻拍了一下,准备给他个惊喜,此刻石轩心思也不知道飘到了哪里,受到惊扰,他转身一下子就掐住了袁采薇的脖子,双眼迷离,甚是吓人。
    “啊,放开我,我是你师姐啊”,袁采薇此刻被他掐住痛苦不堪。
    石轩这才回过神来,他一下子全身冒着大汗,呼吸极其紊乱,他小心松开自己的手,看着被他惊吓的袁采薇,他不知所措。
    “对不起,我刚才…”
    “你怎么了,是不是身体出现什么状况了?”袁采薇非常担心他,仔细的检查他的身体。
    此刻石轩满身虚汗,身体有些颤抖,他害怕被袁采薇发现什么。
    “没,没什么,这次试炼受了一些小伤,心神耗损过多,有些失神,对不起啊刚才吓到你了”,石轩的眼神有些逃避。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连我都不说吗?”袁采薇眼睛有些湿润。
    “真没有什么大事,休息几天就好了,我答应还要帮你在锻造一副二阶灵甲的,过几天就帮你锻造”,石轩扯开话题。
    袁采薇是个聪明的女孩,她也知道石轩不太想说出经过,她也不再继续追问。
    “那这几天你要好好休息,明天我再来看你”,说完袁采薇才离开。
    看着走远的袁采薇,石轩狠狠的扇了自己一巴掌,自己再次误伤袁采薇让他痛苦不已,接下来,他强行装作镇定回到住处,和刘明等人主动打着招呼,他不想再被其他人怀疑。
    回到住处的袁采薇,她仔细回想石轩的状况,她断定他出现了什么重大变故,不然绝不可能这样,她这两年来可以说非常了解石轩。但是她也明白,只要石轩不想说,她也没有办法,只能过些日子再想办法了解。
    石轩这几天认真调息身体,化解这次带来的暗伤,随着精神的好转,他的状况才算是稳定下来,袁采薇在这期间也多次巧妙的想从他口中获得一些东西,可是石轩总是灵敏的绕了过去,后来看到他状态好转,袁采薇才放弃了继续打探。
    在这期间,石轩成功的利用怒焰之灵的结晶,成功的突破到了玄脉境七阶,怒焰之灵的结晶灵气充裕,这才使得石轩成功一次突破两阶,这次试炼对于他的实力有了较大的提升,他的第一个试炼也算是圆满完成。
    这次他从天炎裂谷带回诸多灵材,这些灵材足以支撑他锻造许多灵器,他重新为自己锻造了一副二阶的灵甲,防御更加惊人,他原来的一阶精铜拳套也光荣退役,石轩重新锻造了一副等价强大的瑟银拳套,一只镶嵌了火眼金蟾的三阶灵核,另一只镶嵌接近四阶的火焰巨蟒的灵核。
    这幅拳套再配合他的大刀,他的破空七式将会获得巨大的力量加成,威力必然再次提升不少。
    他连续突破两阶成功突破双腿伤得两个大穴,他的腿部爆发也提升不少,速度也得到了加强。
    石轩急需提升实力,这些日子他疯狂的挑战玄脉境的榜单,许多玄脉境的高手感到了巨大的压力,如今的石轩已经威胁到了排名前十的玄脉境高手。就连学苑许多导师都是感叹他崛起的速度太过于惊人。
    石轩最近他有了一种强烈的感觉,随着他的实力越强,他体内的梦魇越发强大,这种潜在的威胁时时刻刻在折磨着他,就好像每天都抱着一颗巨大的**,说不定哪天就会全面爆发,这让他心里忧虑不已。
    袁采薇在他身边虽然看着他实力精进,为他感到高兴,但是隐约之间也让她感到忧虑,她始终感觉石轩有所隐瞒,对她保持一定的距离,女人的感觉一向都是灵敏的,她不止一次试探,可是石轩都是回避。
    她也只能寄希望于只是她胡思乱想。
    终于在一天夜晚,石轩体内的梦魇再次来临,还好他及时压制住了,不然后果难以想象。他打定主意,他要再次前往群山中的洞窟中寻找光幕中的前辈,希望那位远古时代的强者能够替他指点迷津。
    “什么,你要回洞窟去找那位前辈?”听到石轩要去找那位前辈,袁采薇惊讶道。
    “那位前辈给我发布过一个试炼任务,我完成了,我想去找他接下一个任务”,石轩说道。
    “他不时给你一块灵符吗?他可以通过灵符给你发布任务的”,袁采薇不解。
    “关键是我有一些事情想要亲自问他,所以我必须去找他”。
    “那,我陪你去”,袁采薇坚持。
    “我又不是去冒险,那里的封印也没有破裂,没有什么事的,再说他也只让我一个人参加试炼,你去也不太好”,石轩坚持一个人去。
    “好吧,我只是担心你,最近你的状况不太好”,袁采薇看着他。
    “我会注意的,你自己也要小心保护好自己,最近嘉河城不太平,山贼经常出没”。
    石轩道别袁采薇一个人径直前往山上的隐蔽洞窟。
    一路上,石轩快速行走,也没有心思寻找灵材,他直接朝着那天的洞窟找去。
    那天地震留下的洞窟入口没有封闭,石轩带来了很长的绳索,开始朝着洞窟往下滑下去,他的手上一朵明亮的火光照亮了洞穴,深幽的洞窟深不见底,石轩即便如今达到了玄脉境七阶,也感到渗人。很长的绳子也没能到达底部,石轩还得依靠他的火焰枷锁抓住墙壁上的突起往下滑。
    经过一番繁杂的操作,石轩成功降落到了洞窟的底下,他找准方向,径直走了进去,看着壁画上面的恐怖生物,让他想起天炎裂谷的恐怖生物。
    走了好长时间,他才穿过枯骨无数的通道来到宽阔无比的广场,广场四周熔岩四溢,高温气浪逼人。
    走过无数排列的柱子,石轩来到巨大的封魔咒印前边看着大门上的人族前辈雕像。
    “前辈我又回来了,这次我又问题想请教你”,石轩恭敬的对着雕像一拜。
    过了片刻,巨大的人族雕像亮了起来,一个雄伟的人族强者显现。
    “没想到这么快我们又见面了,孩子你完成的不错”,男子看着他,仿佛洞悉了他的一切。
    “可是为我也犯下了弥天大错,我嗜血的意望冲昏了我的头脑,我嗜血的渴望杀了很多的无辜者,我完全不知道怎么办,只有回到这里寻找你们的帮助”,石轩眼睛湿润。
    “那天的情形我已经通过灵符知晓,在你被梦魇彻底压制的时候,是我通过灵符帮你压制住了体内的梦魇”,男子平淡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