汀吉文学
繁体版

第一章:嘉河小城

    薛龙海和魔焰男子的大战终于落下了帷幕,他几乎耗尽了本源之力,从苍穹之上遥遥坠落,最终落在巨坑之旁,此刻他已是强弩之末,而且大战的时候,强行吸取大量火灵之力,导致现在他的身体极其糟糕,要不是他修为盖世,常人早已化成劫灰。
    此刻,他连挥剑的力气都没有,全身大穴、经脉淤塞不堪,最为要命的是这片天地灵气稀薄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想要运功疗伤都极其困难。
    “真是天要亡我吗?”
    薛龙海,又拿出一些疗伤的药服下,缓慢恢复灵力,治疗创伤。
    半刻之后,稍微有了那么一点力气。他看了看自己的左手,一枚精致的戒指出现在眼前,他心意一动,戒指光华四起,紧接着一个襁褓包裹的小孩子出现在他的身旁,这是一个漂亮的小男婴,一岁左右,明澈的大眼睛,挥舞着小手,此刻小家伙正对着他笑呢。
    “小家伙,为了你我命都豁出去了,你居然没心没肺的对我笑”,男子欣慰的看着怀里的小孩。
    轰
    就在此刻,这片山岭突然抖动了起来,巨大的轰隆声响起,身后的山体开始滚落岩石,山顶之上巨大的黑烟冒起。
    “糟糕,刚才的战斗太过于激烈,诱发了这里沉寂已久的火山”,薛龙海暗叹。
    躲在石头背后的石诚义此刻没法躲了,一块大石头向他滚了下来,“妈呀,信了一辈子的石,就要被石头砸死了吗?”石诚义大叫,连滚带爬的仓皇躲避,可是滚落的巨石速度实在太快,眼看自己就要没了啊。
    就在石诚义绝望的时候,一口剑气疾驰而来将他身后的大石头劈成碎石,他直接瘫软倒地,片刻之后才意识到自己还没有死啊。
    石诚义站起身来,四处一看才发现,百米开外薛龙海正在对他微笑呢。
    石诚义赶紧跑到薛龙海身边,此刻却也不在畏惧这个毁天灭地的男人了,因为他发现自己的实力在这人面前就像蝼蚁一般,如果他要杀自己的话,自己早就死了。况且刚才还出手救了他一命。
    “恩公,多谢救命。”石诚义来到薛龙海身边感谢道。
    “应该是我向你们道歉,我的到来给你们带来了灾难”。薛龙海满怀歉意。
    “刚才和你对阵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你能消灭他,说明你是真正了不起的大英雄,我这一生最佩服的就是你们这样的人。”石诚义恭敬的说道。
    “咳”
    “咳”
    “你没事吧,看你身体受伤严重,再不治疗恐怕危及性命。”石诚义关心到。
    “你们这里灵气枯竭得厉害,不然的话,凭我的实力足以自疗,现在我却也毫无为力,我已经油尽灯枯,估计撑不了太久。”
    轰
    “我们赶紧离开这里吧,看着样式,火山马上就要全面爆发,到那时想走就难了。”石诚义担心地说道。
    “晚了,想走想走太难了,我已经无法驾驭神虹,就是动几下都是撕心裂肺”,薛龙海摇头。
    “那可怎么办啊,我知道不远处的那座山有一个隐蔽的山洞,我们猎人经常在那里过夜,那座山不会有火山,要是能够躲到那里,或许能够逃过一劫。”石诚义用手指向不远处的一座大山。
    “我们两人一起逃的话必死无疑,这火山就快全面爆发了,以我们的速度必定到达不了。”薛龙海说完,他看了看自己怀中的孩子。接着说道:“你我今天相逢于此就是有缘,我待会全力出手一次助你到达那座山,但你得答应我一件事?”
    “恩公请说,只要我石诚义能够办到,万死不辞。”
    “没那么严重,我只要你帮我将这个孩子抚养成人,那么你就是我的恩人,我今天遭到的大难皆是为了这个孩子,只要他活得好好地,我就算立刻去死在所不惜。”薛龙海义正言辞地说道。
    “这是你的孩子吗?”石诚义问道。
    “不,这是我义兄的独子,当年我遭遇大敌是义兄舍命救我,我才能活到现在,现在大哥家族遭受厄难,我就算是死也要保住大哥唯一血脉。现在我把孩子托付给你,希望你能善待他,我薛龙海一生不轻易言谢,但我还是谢谢谢你。”
    “那他父亲 ……”石诚义想要打听小孩的家族,但是欲言又止。
    “不是我刻意瞒你,他的家族绝对不能让外界知晓,不然必定招致更大灾难,小孩以后就跟你姓吧,如果将来的某一天他实力强大,你可以告诉他今天的事情,可如果他以后一生平凡,那么就让今天发生的一切埋进尘埃,不要让他知晓他的生世,不要让他活在仇恨里。”
    “要是将来他有出息,他又如何得知原来家族真相?”石诚义问道。
    “他体内有着家族印记,只有到了一定实力才能感受得到,那时他自会寻找,如果他实力弱小是不能感受印记的存在的。”薛龙海又将一些事物放进纳灵,并给了石诚义:“这枚纳灵自成空间能够容纳事物,今后如果有一天小孩天赋卓杰,实力高超,你就将这东西给他这对他有大用。这个东西平日里绝对不能让他人知晓,不然必遭大祸。”
    现在山体不时有巨石翻滚,周遭已经不再安全,薛龙海打坐片刻,调节内息,石诚义则抱着这个胖嘟嘟的小男孩在一旁警戒。
    片刻之后,“差不多了,你做好准备,我要强行运功将你送走。”薛龙海就要准备施法,这时小男孩似乎感觉到他们要分离了,嘤嘤大哭起来,石诚义则赶紧安抚小孩。
    看着即将分离的亲人,薛龙海心中感慨万分,多年来的修行却连亲人都守不住,一种碎心的感觉萦绕心头。
    薛龙海不在犹豫,双手快速结印,即便身体状况糟糕无比,还是顶着剧痛完成了施法,一团光华裹挟着石诚义和小孩飞向了远处的大山。
    看着逐渐远去的两人,薛龙海心里的石头终于放下,此刻他早已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
    就在他将两个人送走之后,没过多久,一场末日般的火山大爆发震惊了嘉河城居民,这是多年来,沉寂的火山再次爆发,这次比以往的任何一次都要惊人。遮天蔽日的浓烟,滚烫的熔岩四溢,恐怖的火山灰差点把嘉河城都给掩埋。
    之前那些准备进山冒险的四大家族高手,早就跑得没影了,一些跑得慢的佣兵直接葬送在这恐怖的火山灰下。
    ……
    时间早已过去一个月了,当时的灾难无数人有目共睹,许多人家都被火山灰掩埋,死伤者不计其数。
    如今各大家族损失都不小,都在忙着恢复城市秩序。待到火山宁静之后,几大家族紧锣密鼓的进山前往事发地点,希望收获一二,可是到了那里才发现,一切都已化作尘埃,当日的火山爆发过于恐怖,周遭一切都被熔岩吞噬。
    虽然无数人前仆后继进山却是没有什么收获。此次的巨大变故,早已被来往于大陆的商贾传遍天下,嘉河城接下来的几年来,不时有人见到有一些驾驭神虹而来的高手进入大战的地方观察,这些人基本都是来自大陆的顶尖高手,小小的嘉河城还没有诞生过能够驾驭神虹的高手,可是即便是这些人也无一不是铩羽而归,几年下来没有人有所收获,后来来的人就少了……
    无数人为之惋惜亲眼目睹神迹诞生,却什么也没得到,至于那活下来的男子,自火山爆发以后,再也没有人见过他,仿佛消失在了这片天地……
    当日石诚义带着小孩躲进深山中,这里是他们猎户在山里建立的一个隐秘山洞,平常进山回不了家,就会来这里过夜。
    在洞里躲避几日后,干粮吃的差不多了,给小孩喝的兽奶也快没了,大叔才带着孩子回到家中。他将事情的大致告诉妻子,一些关键的事情没有说出,生怕给家里带来灾难。
    两夫妻最终达成共识,对村民们说小孩是城里面有人遗弃的,没有人照料才被他们夫妻收养,他们还答应石诚义一家对孩子保密。
    对于石诚义夫妇来说,他们多年膝下无子,如今也算有了传宗接代的,夫妻二人却也欣慰。
    时光荏苒,一晃眼十年就过去了,曾经嗷嗷待哺的小男孩也长大不小,石诚义夫妇二人虽说没能给孩子一个富裕的生活条件,但是多年来却也视为几出,这些年以来也没有告诉他当年的事。
    此刻,石轩她娘看着熟睡的孩子,心里却觉得不踏实,如今孩子已经到了修行的黄金年龄,可是贫寒的家境没有办法让他踏上修行之路,一旦错过这个时机,以后这个孩子可能也只能像他们夫妇二人一样一生饱受苦寒,终身难有出头之日,想到这里,她的心里难受。
    ……
    一直到了第二天下午,石诚义兄弟二人终于从后山打猎归来,石轩听到老爹回来了,飞奔回家想看看老爹有什么收获。
    回到家中,石轩眼睛都要掉了出来,这可是红岩魔狐还有三角魔蛇还有一头钢鬃野猪。
    “哇,老爹这次收获不错啊,好久没有打到过红岩魔狐了。”石轩兴奋的摸着魔狐漂亮的皮毛。
    “不错,这只魔狐皮毛属于上等一定能够卖一个好的价钱,这三角魔蛇的角可以作为不错的灵药,也值一些钱。这只野猪就只能给我们打牙祭了,卖不上什么价格。”老爹虽然疲惫,但是却也满足。
    “噢,晚上又有肉吃了。”石轩兴奋得手舞足蹈,以往打到的猎物质量差,甚至空手而归,家里经常只能吃一些山毛野菜,也只有像这次收获好了,才能吃上肉,不然可能连王家的保护费都凑不够。
    “老爹啊,这次你们是不是又进入大山深处了,近山哪有这些好东西啊,前几次跟你们进山,连兔子都看不到?”石轩好奇的问道。
    “是啊,这次我和你大叔比以往去得都远,不然哪里有什么好的猎物啊,不过却也太危险了,昨晚我们刚猎杀到野猪,刚想离开就差点被一头闪电豹给盯上,害的我们丢下野猪才得以脱身,那家伙速度快力量强大反应灵敏,对于我们这些普通猎人来说根本不是对手,要是实力强大,那只闪电豹足以值五头魔狐。”
    老爹想起昨晚在山里的经过如数家珍,他每次进山归来都会仔细的教石轩,让他识别各种猎物,如何辨别一些危险的野兽,以及许多逃生猎杀技巧,辨识有用或者有毒灵药。这些对于培养一个猎手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宝贵经验。
    “好了,今天就告诉你这些,今晚做顿好吃的。”老爹说完带着石轩开始对猎物进行技术处理。
    “你小心点,这魔狐的皮要是划破了就不值钱了,这东西用刀要小心。”看着石轩笨手笨脚的剥皮,老爹心疼道。
    “哦,老爹啊,三角蛇的角质可以作灵药,这魔狐的皮能做什么啊?”石轩不解。
    “哎,这魔狐的皮毛对于穷人来说只能还钱,对于城里有钱人来说,那可受欢迎了,这东西别看皮小,它可以在裁缝店里制成精美的狐皮衣物,城里有钱的女孩都喜欢。”老爹解释道。
    “原来是做服饰的啊,这么贵的东西,可我怎么觉得还没有我们普通兽皮的结实呢?城里人真会玩。”石轩觉得不靠谱。
    “这还不算什么呢,还有比这值钱的皮毛,前几年村里你一个大叔,曾经打到过一只漂亮的魔貂,它的皮毛十只魔狐的皮都不只,听说直接被城里一个有钱人一百金买走了。”老爹说道。
    “那东西这么值钱吗,老爹你打到过吗?”石轩问道。
    “在我还小的时候见过一次,后来再也没有遇见过,太稀少了,这东西太狡猾,比魔狐还难猎杀,遇上都不一定捉到。”
    父子二人一个教,一个动手终于把值钱的材料给弄好了,石轩又学到不少东西。
    这晚,家里肉气飘香,家里有了不少欢笑……
    翌日,父子二人来到城里,将值钱的材料全部卖掉,获得数十金,也算收获颇丰。
    两人在城里转悠,购买一些家用品。
    “轩儿,再过一段时间,我就能凑够一笔钱,到时候送你到城里天海苑,到时候你就能够开始修炼了,你可要给我争气啊。”老爹拍着石轩肩膀说道。
    “老爹要送我去修行?”石轩感到意外。
    “你的年纪差不多了,再大就错过了,我不想让你和我一样过一辈子,我希望你能有朝一日走出石头村,走出嘉河城、走出红岩岭前往大陆,那些地方我一辈子都没有去过,我希望你能走得更远。”老爹意味深长的说道。
    “爹,我不想离开你们啊。”石轩有些怅然,这么多年了从未离开父母。
    “雏鹰要想高飞,就必须离开父母,这是每个人都要经历的。”老爹安慰道。
    “城里离家又不远,随时能够见到的,只是一个人在外一定要照顾好自己,江湖险恶,防人之心不可无啊。”老爹认真嘱咐。
    嘉河城在红岩岭不算小城,这里除却四大家族这之外,也还有许多势力,一些有实力的人在城中开设武馆,教授一些入门级的修行法门,他们也可从中获利。城里许多佣兵都是出自这些武馆,毕竟他们靠自己没法获得修行功法,没人教导寸步难行。
    四大家族自然有着不少高手,但是他们都不对外开放,除非他们自己愿意收徒,不然很难从他们那里学到。
    学苑招徒时间还有几个月,石轩二人回到家中,老爹也答应带石轩再次进山。
    这几年来,石轩从老爹这里学到不少东西,射箭技术甚至不比老爹差,但是猎捕经验尚无,这次老爹将实际考验他这些年所学。
    二人在家准备进山事宜,石轩力量还不足以使用老爹的百石大弓,只能使用小一号的弓箭,这对于他们这次来说足够了。
    做足准备后,他们开始进山,红岩岭真是一个神奇的地方,暗红色的岩土在阳光的照耀之下显得犹如血色,格外渗人,有高人分析得出,这是和大山深处的火山蕴含丰富的火灵矿物有关,这也是西南地域许多商人长途跋涉来此的目的。
    这里的火灵宝藏,对于大陆之上修行火系功法的人有着大用,这东西可不是什么地方都有,必须像红岩岭这样火灵丰富的地方才能盛产,质量最佳。
    当然,以目前石轩父子这样的实力很难深入火山群去开采,偶尔在边缘见到一些还是有机会的,一些出名的矿场都被几大家族占有,常年有高手驻扎,其他人只能在广袤的大山里碰运气。
    此次,石轩二人没有选择太过于深入,毕竟试炼为主,太过深入惹出什么大家伙可就危险了。
    石轩兴奋地跟在老爹身后,两人都是龙行虎步,这几年石轩的身体练得扎实,丝毫没有落后腿,即便走过许多陡峭大山。在山上俯视着嘉河城别是一番景象,一条巨大的血色河流流向远方,古朴的城墙在太阳的照射下显得壮阔,周边村寨也是一览无遗。
    二人走过大片山脉,却依然没有太大收获,除了采到几株普通灵药,再无收获。
    “近山太荒凉了,这些年捕得干干净净,不会有什么收获。”老爹感叹。
    石轩也感到无语,走过大片地方,连兔子都少见。
    二人不得不再次深入,直到下午二人才见到值得出手的猎物,一只钢鬃野猪,这只是寻常野兽卖不上价,只能果腹。
    这次老爹没有出手,他在暗中伪装,指导石轩动手。石轩,小心翼翼地挖坑,埋放陷阱,利用一种野猪喜欢的灵草勾引,成功的将野猪引进了陷阱,顿时野猪嚎叫,拼命挣扎。石轩来到旁边等候野猪力竭。
    野猪遭受陷阱,又被兽夹夹住大腿,此刻凶残无比,石轩看了都吸了一口气,石轩取出弓箭连射三箭却连皮毛都没射破,这野猪皮的坚硬可见一斑,石轩父子穿在身上的正是最老的野猪皮所制。
    “老爹啊,这皮也太坚硬了,我的箭居然没有将他射穿。”石轩面对这即将到嘴的猎物毫无办法,朝老爹喊道。
    “你的弓力量不够,看我的。”只见老爹远远的拿下他的百石大弓,拉弓满月,一箭就射穿野猪大脑,野猪当场死亡。
    “看来我还得加强力量训练啊,希望那天能够拉百石大弓。”石轩自言自语。
    “你年纪还小,过几年就差不多了。”老爹安慰道。
    二人将野猪藏到一个安全的地方,继续前进,今天也算有所收获,天时还早,不想就此返回。
    翻过两重山,来到一片低洼之地,周遭有着少有的浓密树林。
    石轩小心翼翼的前进,警惕的观察四周,生怕吓到猎物。
    “吼”
    突然传来一小声低吼,石轩定睛一看,自己前方树丫之上一只漂亮的魔纹花豹幼崽正在对着他奶凶奶凶的。
    石轩脑袋发热,想都没想直接攀爬上去,要去捉那幼崽。
    “回来,石轩。”老爹在后面大喊,来不及阻止。身手敏捷的石轩抱着幼崽跳了下来,将幼崽拿在手里向老爹炫耀。老爹大吃一惊,拉着他赶紧跑。
    “老爹,一只幼崽 把你吓成这样。”石轩边跑边喊。
    “成年的魔纹花豹极难对付,估计外出觅食快要回来了,要是发现我们就危险了,它一定就在附近不远的地方,快走。”老爹催促道。
    石轩不敢怠慢,成年魔纹花豹连老爹都不好对付,他知道捅了马蜂窝,脚下跑得更快了,但是始终不肯放下幼崽。
    两人跑开了好一段距离,石轩都感到气喘吁吁,觉得没有危险了就停下来。
    “哎呀,老爹哪有什么成年的吗,估计走远了?”
    “小心点没错的。”老爹小心观察四周。
    “这小东西好漂亮啊,奶凶奶凶的,把它卖掉能换多少钱啊?”石轩问道。
    “你啊,下次别这么莽撞,太危险了,不过这小家伙在城里确实能卖不少钱,成年的魔纹花豹极难驯服,幼崽就容易得多。要是好好培养,这幼崽估计能够进化到三阶魔兽,那时将是一个不错的帮手,许多修行者都会拥有一些实力强大的灵兽。”
    石轩满是欣喜,正在挑逗着幼崽。小家伙正在“嗷嗷”地叫着,对着石轩进行有声的抗议。
    “吼”
    就在这时,一声巨大的兽吼响起,石轩吓了一跳,手中的幼崽挣扎得更加厉害了。
    “快跑”,老爹催促石轩,麻利的拉起弓弦朝着奔袭而来的魔纹花豹连射数箭,可是这魔纹花豹灵巧的躲过箭矢,奔袭而来。
    石轩快速向前奔跑,还是没有放下幼崽的意思。
    老爹也不敢停留,边跑边向身后射箭,可是这家伙的速度简直吓人,转瞬之间就快接近了。
    这只花豹愤怒到了极点,这片区域可没有什么野兽敢打它的幼崽的注意,今天刚出去觅食就有人偷它的幼崽。
    石轩一阵无语,这家伙速度也太快了吧,自己跑的已经够快的了,可是眼看就要追上了他们。
    “孩子,把幼崽给我,你朝另一个方向逃跑,我来引开它。”老爹背好弓箭,知道难以命中。
    石轩没有犹豫,将幼崽抛向老爹,老爹接住后抛向另一个方向,石轩知道没有办法只有抛弃了,只希望老爹不要被伤到。
    魔纹花豹看到幼崽易手,直接朝着老爹追去,老爹拼了命往前奔跑。
    可是时运不济,眼前已经到了路的尽头,前方巨石当道,难以逾越。老爹怀抱幼崽在巨石之前和魔纹花豹对峙,另一只手中抽出一把剔骨刀,随时准备出手。魔纹花豹此刻没有立刻跟进,但是却在四周环绕随时准备袭击。
    老爹眼看没有退路,心想只能归还幼崽,乘机利用钩锁攀爬巨石,乘机逃命。另一边,石轩担心老爹,就小心翼翼的跟了过来。躲在一颗大树后边,举箭准备随时射杀魔纹花豹。
    花豹逐步逼近,眼看就没有机会了,老爹将幼崽远远的抛向远方,花豹赶紧追随幼崽而去,短暂的机会来了,老爹将腰间的锁绳甩向石头顶部,开始迅速攀爬,可是他还是低估了花豹的速度,花豹将幼崽叼到一旁,开始疯狂的追杀老爹。
    老爹此刻已经爬到石头大半,就快登顶之时,花豹助跑恐怖一跃跳起数仗之高,一下子就咬到了老爹后脚,老爹遭受袭击,直接被拽着从绳索上滑了下来。
    老爹滑落在地,花豹立刻对其进行扑咬,老爹抽出剔骨刀疯狂乱砍,暂时逼退花豹,可是早已被激怒的花豹此刻更是狂怒,一跃纵起力扑而来,老爹直接就被狠狠地扑倒在地,连刀都被打落在地。
    “老天,做了一辈子的猎人,今天就要成为猎物了吗,只希望轩儿能够安全逃回家?”
    就在老爹将要葬身豹口的时候,躲在大树背后的石轩再也不能忍了。此刻,他的心跳快到了极点,手中的弓箭都有些颤抖,可是眼前老爹就快没命了。
    “我可以的,我一定可以的。”石轩深深呼吸了一口气,不再犹豫,这百步之距,自己一定可以的。
    嗖
    嗖
    嗖
    三支箭矢犹如神剑出窍,在空中划出三道优美的痕迹,快若雷霆,魔纹花豹连反应都没有做出就连中三箭应声而倒。
    地上都快任命的老爹,吓出一身冷汗。他用力推开压在身上的魔纹花豹,此刻还在抽搐,鲜红的血液顺着箭矢流了出来,老爹直接将箭矢拔出,鲜血快速流出,不一会儿魔纹花豹就死透了。
    这是石轩快步跑了过来看老爹伤势如何。
    “老爹,你怎么样了。”石轩扶起倒地的老爹。
    啪
    “混账,你怎么又回来了,我不是让你单独逃跑吗?你要有事你娘怎么活啊。”老爹情绪激动,居然打了石轩一巴掌,关心的看着他。
    “我,我担心你。”石轩小心的说道。
    “以后你记住,不要轻易范险,你要有事我可饶不了你。”老爹用手揉了揉石轩的脸,“还疼吗?”
    “好了,不疼了,我以后不在冒险了,你不要生气了老爹”,石轩承诺。
    石轩检查了下老爹的伤,其他还好,就是脚上被扑咬的伤已经见骨,他取出一些准备好的药膏给老爹敷上,用布包扎,开始收拾战利品。
    “我今天腿瘦了伤,豹子是拿不回去了,你现在就剥了皮,带上幼崽我们回去。”老爹坐在一旁休息指挥石轩动手。
    不一会,石轩就将这头漂亮的魔纹花豹的皮给剥下,又捡起地上奶凶奶凶的幼崽,搀扶着老爹开始下山……
    今天,石轩二人虽然范险,但是这次的收获却也是值得的,更为重要的是,这次给了石轩一个很好地经验教训。这也是他猎杀的第一头凶狠猎物,从今儿起他也可以说得上开始入门了。
    回到家中,石轩她娘看着受伤的石诚义,泪如雨下,千叮咛万嘱咐要求石轩以后小心,石轩承诺多次以后才听了下来。
    石轩整夜难眠,他仔细思考今天的收获,认为自己平常练习固定靶子和今天的真实猎物完全不同,以后还得加强实战练习才能提升箭术水平和猎杀技巧。
    接下来几日,老爹不得不在家养伤,石轩则更加刻苦的练习了,每天回来他都亲自用兽奶喂养花豹幼崽,几日下来,小家伙对他的敌意减弱了不小。
    小家伙不单被石轩喜爱,就连村里几个小孩见到了都爱不释手,村里可很少有人家抓捕到强大魔兽的幼崽。
    “石轩,花豹借我玩几天吗,我拿火灵糖跟你换?”村里几个小孩围着可爱的幼崽,一个男孩对石轩说道。
    “我才不换,从今以后它就跟我混了,以后就叫他花豹吧。”石轩拒绝说道,虽说火灵糖有点诱惑,但是还是拒绝了。
    “小气,等我长大了,我去抓一只红岩魔虎的幼崽来,羡慕死你们”,男孩不服气的说道。
    石云说道,“看你们那熊样,连百步都射不到还想猎杀红岩魔虎,村里长辈们多少年没人敢打它的注意。”
    “是啊,记得好几年前,村里好几个长辈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猎捕到一头,那家伙尾巴都有你的手臂粗。”另一个小孩说道。
    “大家争这些有什用呢,还不如把箭术练好,以后才能猎杀好的猎物啊”,石轩说道。
    “听说这次,你是在百步之外射杀魔纹花豹的,那你能给我们演示一下吗?”一个小孩对石轩说道。
    “石轩早就能够射百步了,这有什么挑战。”石云说道。
    “那是固定靶子,这次我们想看你射移动靶子”,和石轩换幼崽的男孩说道。
    “移动靶子,可不比寻常的固定靶子,在移动过程中要是能够击中,那么以后捕猎就容易的多了”,石云说道。
    “可以试试”,石轩说道。
    他回想起当日,就连他父亲都没能在快速移动中射中魔纹花豹。这对寻常人来说太难了,毕竟常人没有经过修行,无论精神力量还是敏捷度都远远达不到,魔纹花豹的水平。老爹平时射杀一些慢速猎物还是可以的,但是魔纹花豹确实超出他的能力。
    石轩对这个箭术确实向往,一旦练成,那么以后碰到这种迅捷目标就再也不怕了。
    几个年轻小孩找来几根绳索,将几个靶标吊在树枝上,用手摆动,然后开始练习射箭。
    嗖 、嗖
    一只只箭矢飞过,却是没有一人射中摆动的靶标,就连石轩连射击几次都失败了。
    大伙沮丧的坐在那里看着摆动的靶标,都在叹息。就在这时拄着拐杖的石诚义来到这里看他们练习。看到他们悬挂的靶标顿时明白了。
    “还没学会走路就想跑,能不摔吗?”老爹开口道。
    几人看到长辈过来,纷纷问好。石诚义点头致意。
    “刚开始就想射这么远,哪有这么容易的事?还有先把靶标摆动慢一点,再试试。”石诚义说道。
    石云麻利的前去将靶标放慢,石诚义拿起弓箭拉弓满月,“嗖”的一下,就射中靶标。
    “射击移动靶标一定要精神高度集中,认真的感悟靶标的运动规律,只有把握规律才能命中目标。”石诚义将弓箭递回给石云。
    众人又开始了训练,这次大家把距离缩小不少,能射百步的练习五十步,只能能射五十步的练习三十部。接下来,不断有人命中目标,虽说几率很小,但也总算找到点感觉了。
    石轩正在练习五十步标靶,他没有像其他几个那样急忙射箭,而是目不转睛的顶着移动的标靶,仔细感悟运动的规律。此刻,他的精神力集中到了极点,仿佛在仔细欣赏一个唾手可得的猎物,就在这一刻,他抬手、瞄准、拉弓、放箭一气呵成,连续三箭,箭矢箭矢拉着优美的线条直接洞穿五十步外的移动标靶,三箭全部命中靶标,其他几个小伙伴直接惊掉了下巴。
    石诚义也感到不可思议,至少自己都做不到三箭连续命中移动靶标。
    “哇,石轩,你是箭神下凡吗?我射击了三十箭才命中一次,你居然全部命中”,石云感觉不真实,难以相信。
    要和石轩交换幼崽的那个小孩说道:“一定是瞎猫碰到死耗子,再试一次,你要射中了我把我的火灵糖全部给你。”
    石诚义也想看看石轩究竟是意外射中还是真的有些天赋。
    这次,换幼崽的小孩故意加快了一下靶标移动速度。
    石轩还是沉稳的感受靶标的规律,并不着急出手,其他人则催促他:“快点啊,你是不是没有把握啊?”石轩认真感受周边环境以及风速变化,此刻心里一片沉静,灵魂感知达到了极点,灵动飘逸的三箭毫无悬念的命中标靶。
    这下所有人都安静了,就连老爹都感到不可思议。
    接着石云兴奋的抱着石轩,其他几个人也是兴奋不已,这时,老爹连拐杖都没有杵就高兴地跑过来:“孩子,真给我长脸。”
    “老爹,你脚不疼了吗?”石轩看着跑得轻快的老爹。
    “哎呀,疼死我了,你这小子害的我连脚伤都给忘了。”老爹赶紧扶住石轩才站稳。
    此刻,老爹有些失神,他依稀想起七年前那个伟岸的从天而降的男子,心里想道:我的轩儿今后能够达到那一种高度吗?老爹知道轩儿是一个天赋卓绝的孩子,从小到大他都能在他身上感觉到一种平凡人不曾有着的气质,那份稳重和对事情的执著另他们当大人的有时都感到汗颜。
    老爹此时心里有些犹豫,他不知道他接下来的决定是否是对的,一旦让轩儿踏上修行之路,他将面对无数生与死的考验,即便强大如薛龙海这样抬手遮天的高手都没能逃脱命运的主宰,轩儿的生世未来更可能给他带来致命的不利因素。但是老爹心里不甘,他做了一辈子底层贫民,常年遭
    受压榨,忍辱苟活,如今却在自己唯一的孩子身上找到了一丝希望,他不想错过,也不想让石轩后悔一生……
    “老爹、老爹…”石轩看着发呆的老爹,连续喊了几声。
    “哦,没什么,今天你们练得差不多了,累了就回家休息吧。”石轩扶着老爹向家里走去。
    几日之后,王家的人如期而至,一个个骑着高头大马,各个龙虎身形,气势吓人,一进村就搅得鸡犬不宁,带头的是一个实力强大的刀疤男,一看就不好惹。
    “石头村的混蛋们本大爷来收保护费了,给你们一炷香的时间,速速将钱准备好,不然大爷让你们好看”刀疤脸骑在高头大马上朝着村里大喊大叫。
    “爹啊,那些混蛋又来了”,石轩对老爹说道。
    “孩子,不怕”,老爹安慰石轩。
    不一会儿村里的村民们相继来到村口,石轩也跟着老爹走了出来。
    “你们给老子听好了,这次山匪作乱,王家出动大批人马剿灭马匪保护了你们各方村寨,当然也有所损失,因此家主决定今年保护费每家增加一百金,我们王家将继续保护你们的安全。”刀疤脸旁边一个狗头军师说道。
    “什么,每家多收一百金,你们怎么不去抢。”
    “太欺负人了。”
    “这让我们怎么活啊。”
    村民们立刻炸了锅,这些年保护费一涨再涨,今年一下子涨了这么多,许多家都快揭不开锅了。
    “王太飞,我们最近可没听说你们王家剿匪,为何突然增加这么多的保护费,你这让我们的村民怎么活啊。”石头村的村长说道。
    “我们王家剿匪还要告诉你吗?乖乖的把钱交上,不然你们可知道后果”,王太飞威胁道。
    “天杀的,老子跟你拼了”,一个大叔抄起剔骨刀就要上前和刀疤脸王太飞拼命。
    “不要啊,大叔你都不过他们的”,石云喊道。
    人们来不及阻止他,王太飞看到他持刀砍来,不躲不避,两米开外一道紫光划过,大叔头颅突然掉落,一时间鲜血四射。
    “不,爹”,一个穿着破烂的孩子看到老爹被杀,大叫着跑过去跪地大哭。
    石头村的村民们都被吓住了,这刀疤脸的实力太强。
    “忘了告诉你们,几个月前老子就达到了凝元境,早就可以聚气成刃,斩人于无形,敢对老子动刀简直找死,我王家加收保护费谁还有意见,不服的站出来让我见识一下你的脖子是不是比铁还硬”,王太飞嚣张的叫嚣。
    “一群贱民也敢忤逆,简直找死”,狗头军师趾高气扬地说道。
    村民们早已敢怒不敢言,石轩看着这一群丑恶的嘴脸,此刻他义愤填膺满身愤怒,但是却也毫无办法,形势比人强,但是他暗自发誓,将来必定要这帮混蛋血债血偿。
    此次,王家强势收钱的行为深深刺痛了石诚义的内心,这打破了他内心的最后一重障碍,低贱的底层甚至连卑微的活着都做不到,这一世他一定要石轩走出属于强者的路,只有变强才有可能打破宿命的桎梏,正义只能由强者书写。
    那条遥远的路或许艰辛无比,时刻面临危险,但是至少可以主宰自己的命运,大叔喃喃说道:“或许这就是轩儿的命吧”。此刻,他下定决心要助石轩踏入修行,希望他以此打破命运桎梏,开创一个属于自己的未来。
    此次收保护费终于在刀疤脸的强势镇压之下收尾,留下了无数贫苦百姓心酸的泪水,但是这笔血债终将有人要为此买单……
    虽然日子艰苦,但是还要继续下去,老爹连脚上都未痊愈就开始进山,石轩母子二人都难以劝说,这次老爹动了真火,他就是拼了老命也要为石轩凑够进入天海苑——一个专门招收刚入门的学员,天海苑虽说实力远不如四大家族和一些强大的佣兵团体,但是作为一个教授学员的地方还是不错的,入门条件相对极地,只要凑够学费,资质要求并不高。可是即便如此,对于穷苦百姓,这笔钱就已经拦住无数的人。
    今年石诚义早早的就打听好了天海苑的入学费用为三百金,本来七八年来的积累,应该够支付石轩的入学费,可是天杀的王家横征暴掠,导致老爹不得不带伤进山打猎换取学费。如今,招生的日子近了,老爹进山更加频繁了,这一年来老爹足足憔悴一大圈,本来年岁不算大的老爹如今开起来早已沧桑不堪,如今更是满身是伤。
    石轩是个懂事的孩子,每每看到老爹独自一个人默默承受痛苦,自己也感同身受,自己每天尽可能帮助家里做些家务,而最近自己训练更加刻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