汀吉文学
繁体版

第十七章:天炎裂谷

    石轩和袁采薇两人并不知道嘉河城的乱局,他们归心似箭,不想让学苑的人担心。但是一路走来,石轩感觉气氛不对劲,原来人来人往的嘉河城此刻到处一片狼藉,少有人走动,原来繁华的街道此刻萧条无比,城里的秩序尚未恢复,几大家族还在紧锣密鼓的捉拿王家余孽。
    行走在纷乱的大街上,石轩看着一块告示榜上面贴出许多关于捉拿王家余孽的告示,似乎明白了什么。
    “我猜的没错的话,几大家族对王家出手了,现在全城戒严,都在搜捕王家的残余,此刻城里非常危险,我们得尽快赶回学苑,不然很危险”,石轩了解到城里的状况。
    “本来我还打算先回家看看父母,现在城门紧闭,也出不去了”,袁采薇有些担忧家里。
    “暂时会学苑吧,你的脚还需要治疗不能行走,等城里局势稳定下来再回去吧”,石轩劝道。
    “只能这样了,我们快走吧”。
    石轩小心翼翼的背着袁采薇朝着学苑跑去,一路走来,他看到不少其他家族的人马在大街上查找王家残余,不敢停留,一路来到天海苑的门口。
    此时,学苑的大门早已封闭,石轩到来之时大门紧锁。
    “看来局势一定非常紧张,不然学苑不会轻易关锁大门”,石轩只能试图朝着里面大喊,敲响门钟。
    守护大门的天海苑高手透过窗口看到是他们二人,才将他们放了进来。
    石轩赶紧将袁采薇送到学苑一位医术精湛的医师那里,之前他也只能帮她敷药、包扎,但是毕竟不是医师,他担心时间长了对她留下后遗症。
    “她的脚伤得很重,还好你们及时敷药,不然就是神仙都保不住这条腿了,接下来就交给我吧”,中年医师说道。
    “那会影响她将来的修行吗?”石轩担心说道。
    “影响自然会有,但是应该不大,只要这段时间调养得当,将来不会有太大问题”,听到医师的肯定,石轩才放下心来。
    石轩背着袁采薇回到学苑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他的许多朋友都来拜访,就连他的两个导师也是倍感意外。
    “石轩,真的是你吗?”,刘明等人兴奋的看着石轩。他们都以为他遇难了。
    就连朱子明和张贤两个人也是不可思议,“我俩亲眼看到你们两个跌落深不见底的洞窟,你们居然还能够平安的归来,天啊,你们遇到神仙了吗?”朱子明震惊不已。
    “神仙到时没有遇到,不过大难不死,侥幸脱困”,石轩并不想详细讲出当日的情形。
    “回来就好,就连苏黎导师都准备等城里平静之后前往石头村告知你的事情了,她可是非常担心你”,刘明说道。
    “是我让大家费心了,谢谢大家关心”,石轩眼睛有些湿润。
    “没事的,只要平安归来,一切都好。”
    他们的许多好友都来探望,许多找他锻造的人也来看望,这让石轩和袁采薇感到很是温暖。
    “还好,他们还没有告知我们的家人,不然我不知道怎么面对他们”,袁采薇说道。
    “没事的,这些日子你就安心养伤,等脚好了,再回去看看”,石轩安慰道。
    安顿好袁采薇,石轩也先后拜访了苏黎师傅和钟韦,他活着回来也是让他二人感到欣喜。
    在高温熔炉旁边,钟韦正在忙碌,他看着石轩从一个容器里面倒出一堆灵光闪闪的灵材,嘴都快合不拢了。
    当看到一大块幻武灵石之时,“好小子,连这种好东西你都能够遇到真是好运气啊,真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
    这次,石轩几人虽然惊险异常,但是也算是收获巨大,实力提升也就不说了,好收获一大批灵材,这对他接下来学习更高的灵锻之术,有巨大的帮助。
    “以你现在的实力,可以学习老夫的一套锤法了,这套锤法对于锻造高阶灵金有着巨大的功效,这是老夫几十年来不断探索才悟出来的,高阶金属的锻造极其繁复,天资不好的人就是十年也难以掌握他们的灵性,有了这套锤法,你可以更快掌握金属的灵性和条纹脉络”,钟韦拿起他的精钢锻锤,开始捶打一块三阶的瑟银。
    石轩在一旁看得异彩连连,这是一套韵味十足的锤法,坚硬的瑟银在他的锤子之下发生神奇的变化,在这套锤法下,钟老随心所欲地锻造着这块瑟银,直到最后散发洁白的灵光,才结束。
    石轩看得入神,早就想跃跃欲试。
    “你要记住,锤法只是辅助,你一定要认真感悟每一块特殊金属的不同灵性和条纹脉络,才能最快的锻造出高品质的灵金,我的锤法能够使这些金属产生一些奇特的韵律,你只要认真感悟一定能够发现其中的奥妙,好了,这几天你就好好感悟一下这套锤法吧”,钟老就去忙碌其他事情去了,留下石轩在这里琢磨。
    石轩看着瑟银矿石并没有什么奇特的地方,他按照步骤煅烧、锤炼,开始使用钟韦传授的锤法打击金属,经过好几次的探索,他终于感受到了一丝韵律,当然也浪费了几块珍贵的瑟银,这让他心疼不已。
    连续好几天,石轩都沉浸在这套锤法之下,他尝试好几种金属的锻打,果然都有着独特的韵律,要不是这套锤法,他估计要很晚才会感受到。
    这套锤法,极其的耗费力量,加之材质是极其沉重的精钢大锤,石轩一天也轮不动多少次,这也是之前钟韦没有传授他的原因。
    石轩此前摔落洞窟虽然明伤好了,但是身体内部多处经脉依然淤塞,现在每天他都在调息化解体内的暗伤,这些东西一旦疏忽,将来必成大患。
    他翻出一部灵技燃木枷锁,这部灵技之前他修习了前三篇,至于第四篇则没有修习,现在他的实力提升到了八阶,已经达到了学习第四篇的要求。
    石轩翻阅着灵技,仔细体悟,这是次篇功法的核心奥义,第四篇名为死神之握,凭借强大的火灵之气凝聚出一只巨大的火焰大手,可以将远处的敌人擒获瞬间拉至身旁,真火之灵无情煅烧本源,使敌人防不胜防。
    这篇奥义对于灵气耗费巨大,越是强大的对手消耗越多,对于施法者的精神可以说得上是极致考验,着一套动作要想连贯完成,必须全程连贯控制一气呵成,只要一个步骤出现破绽,敌人就可能借机逃脱。
    石轩为此专门服下一些提高灵气的丹药,调息好身体开始修习这一篇强大的火控灵技。
    前面的过程算不得多复杂,困难在于精神操控和灵力输出,石轩连续尝试了十几次,终于在身旁将巨大的火焰巨手凝聚而成,几次操控巨手抓握远方的靶标都以失败告终。
    石轩不肯放弃,再次调息,全力以赴,巨大的火焰之手飞速朝着靶标抓握,瞬间就将一个靶标抓在手里,“给我收”,石轩用尽全身力气全力一收,靶标犹如被束缚的小鸡一样来到他的面前,被真火之灵煅烧,看着燃烧的靶标,石轩也算松了口气,这篇功法也算是初窥门径。
    虽然现阶段的灵气还不足以挥霍,但是提早熟练这套灵技也是不错的选择。等到了九阶应用这招一定能够取到奇效。想想都是可怕,一个灵动飘逸的对手突然遭到巨手的抓握拉至身前任人宰割,不过这招也并非无敌,其他不说,就是施法者都要必须全神贯注,稍微纰漏都会失败,其次只能抓握一些低速目标,还会被一些水系功法克制,一些实力强大的人直接可以崩断枷锁形成反杀。
    世间并没有真正无敌的功法和灵技,关键还要看使用者的临场应变,天时地利都会影响发挥。
    石轩此刻也算是欣喜,再次获得一个不错的杀手锏,对敌之时又多了些手段。想到光幕中男子对他的考验,他不敢掉以轻心。
    修行有余,石轩经常看望脚伤的袁采薇,这段时间以来,她开始能够站立,慢慢的行走了,小道上石轩搀扶着她慢慢的行走恢复。
    “再过一段时间,你就能独立行走了”,石轩搀扶着他慢慢走着。
    “你是不是嫌弃我了,当我是个累赘了吧,哼”,袁采薇说道。
    石轩愕然,“哪有啊,我只是关心你吗?只要你愿意我天天扶着你走行了吧”,石轩心想,女人果然不好惹,稍微不注意就把她得罪了。
    “那要是像之前那样天天背着呢?”袁采薇俏皮的说道。
    “呃,你都多大了,还要我背你,也不怕师兄们笑话”,石轩汗颜。
    “都是骗子,就知道你是骗我的。”
    “好吧,说不过你,来我背你吧”,石轩无语,做出背她的动作。
    “逗你玩的,你还当真了,我又不是不会走”,袁采薇这才得意的笑了。
    夕阳之下的嘉河有着独特的韵味,小道之上三三两两的走着一些人,他们感受着大自然的奇观,在欢声笑语中畅谈着对未来的期望,这一段美好无暇的时光成了无数人心中美好的追忆……
    时光荏苒犹如白驹过隙,一晃眼又过了一年,嘉河城再次恢复了秩序,势力更迭在所难免,即便是最难熬的时光也总会过去,人们忘记过去的伤痛迎接新的时代。
    石轩已经过了十二岁了,在这个天海苑度过了美好的两年时光,在这里他结识无数青年才俊,也遇到了自己喜欢的女孩,一身修为也算是力压众人,一年的时间从开元境九阶来到玄脉境五阶,他即便在玄脉境的榜单上也是赫赫有名,许多人都感觉到了来自后方的压力,谁也不愿意落后一程。
    令人意外的是,曾经的开元境榜单第一的**,如今也达到了玄脉境五阶,但是他选择离开学苑回到陆家,没有人知道原因。
    有人认为是他之前败给了后起之秀的石轩,也有人认为他是被家族召唤回去的,众人各持说法。
    现在,石轩准备前往靠近嘉河城的黑岩城附近的一个地方历练,那里有不少人有特殊的奇遇,石轩也想去碰碰运气。
    天炎裂谷,一个神奇的地方,那里从黑岩城出去三十里地,一条巨大无比的深谷,两岸奇高无比,峡谷深远漫长,谷中熔岩四溢,近几年来经常会爆发,也随之带来许多的灵矿,这吸引了周围许多人前去冒险。
    近来,石轩跟随钟韦锻造,急需一些高阶灵矿,他想去天炎裂谷试试运气。
    石轩经过一番整顿,在嘉河城的码头乘坐船只前往黑岩城,两个城市之间坐船至少需要三个时辰,巨大的船只之上坐满了来往于各地的行人,有的来自大陆,有的就是嘉河城周边的佣兵,形形**,三三两两的在相互诉说着。
    石轩此次前往天炎裂谷没有和其他人组队,他的目标明确,就是采集一些珍稀的灵矿以及进行一项特殊的试炼任务。
    如今石轩不再像第一年出山那样一无所知,来之前他做好了各种准备,对那里有了充足的认识。凭借玄脉境五阶的实力就算面对强大的佣兵和山贼他也能挫敌自保,这一年来他也走过红岩岭不少地方,进行过多次历练。
    嘉河非常的宽阔,水流喘急,船只一路划得飞快,沿途石轩也看到不少来来往往的船只满载东来西往的客人,阳光掩映之下的嘉河水透着一丝丝暗红,无比的诡异,石轩至今也能不明白,他猜想这可能和水源有关系,嘉河的源头没有人到达过,在嘉河上游有几处极高的断崖式瀑布阻碍了船只继续探索,周围高山如指难以攀越,没人去过水流的源头。
    石轩看着这条奔涌的河流思绪万千,这里埋葬了太多的历史迷雾,有太多的的故事消失在岁月之中,仿佛巨大的历史断层,让无数真相成为了迷。
    要不是机缘巧合的坠入洞窟,他可能一辈子都不知道自己的家乡处在一个地狱般的门口,这里居然是通向火灵之界的必经之地,万年前人族先辈为了抵抗恶魔的入侵付出了尸山血海的代价,可是他们却没有人在世间留下一段传说,他们将一段恐怖的历史彻底的埋葬在洞窟之下。
    如今的石轩却背负他们的使命努力前行,他也想彻底的揭开历史的迷雾,探寻古老的传说,此前他接到了来自于灵符的第一个试炼目标,天炎裂谷。根据灵符的指示,这里诞生在万年前的大战中,强大的火灵之王使用强大的力量撕裂了这里,万年来这里都还有这许多的火山活跃,难以想象当年的战斗如同灭世一般,一个杀招就造成了绵延百里的天炎裂谷,火灵之王又是一个怎样的存在。
    石轩的任务指示就是寻找散落于此的怒焰之灵的结晶,怒焰之灵乃是火灵之王万年前残留的一丝丝怒意,他不断的侵蚀着这里诞生的火灵,最终形成了怒焰之灵,他的结晶是最为精纯的火灵结晶,对于像石轩这种高度契合火元素的人来说有着巨大的作用,它不只能够提升修为还能进一步提升对火灵的亲和和掌控。
    但是想要获得火灵结晶绝非易事,怒焰之灵非常难以寻找到,而且狂暴异常,想要猎杀难度不小,这也算是对石轩的考验。
    船只摇曳在波涛汹涌的大河之上,两岸高山气势恢宏,猿猴啼吼,飞鸟盘旋,这也算是这个世界上少有的一种独特景观,但是嘈杂的人们少有心情欣赏这世间奇景,许多人都在谈论着人世间的纷繁嘈杂、功名利禄,石轩一个人坐在船头感受着家乡的奇景,或许那一天他会突然离开,以后再也难以见到,这里有着太多的记忆,他不愿割舍,但是他知道自己将来某一天会像这条河水一般远去再难回头。
    连续三个时辰的颠簸,一座古朴的城市映入眼帘,黑岩城,靠近嘉河城的一座城市,规模估计只有嘉河城的三分之一,也算是红岩岭的有名的城市,黑岩城依然散发着古老的气息,暗黑色的岩石筑成的城墙,给人一种气息凝重的感觉,犹如无数黑云压城一般,诡异无比。
    船只停靠码头,石轩走下船头进入城中,今天他并不着急前往天炎裂谷,他第一次道黑岩城,也想看一看这座城市。
    行走在大街之上,依然是人山人海,商贩走卒络绎不绝,许多来自大陆的商品看得石轩眼睛都快花了,许多东西一问价格吓得石轩灰溜溜的走开了,也算是涨了一番见识。
    石轩逛了一天的城,也出手买到一些灵药,这些进山必备的东西,天色渐晚他也只能在城中住宿一宿,待到第二天一早开始前往天炎裂谷。
    到天炎裂谷有着三十多里地,要是靠脚走的话必定要花上不少时间,石轩雇了一辆马车,由车夫带他前往。
    一路上,前往天炎裂谷的人并不少,来来回回显然不少人都听说了这里的情况,看样子不少人有着好的收获,石轩也对这次行动充满了希望。
    道路并不平坦,崎岖的山路十分颠簸,好在石轩如今的实力超凡也还能够接受,石轩能够感觉到正在靠近天炎裂谷,路两侧的山势逐渐增高,一路朝下走进一条深远的峡谷,一股股灼热的气浪渐渐袭来,就连这个经常来往于城里和天炎裂谷的车夫都感到呼吸困难,马车到了一个开阔的地方他就停下了,再也不肯前进,石轩也没有办法,剩下的路只有自己走了。
    深幽的峡谷有些恐怖,一些心理素质较差的人不敢前往,两岸高山看不到顶,峡谷足有一两里宽,石轩没有犹豫快步往前,一般来说边缘地带不会有什么好的灵材的,实力较弱的人早将这里翻了个遍,石轩也不想在这里浪费时间,一路快速通行,途中偶尔遇到一些实力低下的灵兽,石轩也不理会,有时也遇到一些来这里碰运气的佣兵,他们考到年纪不大的石轩毫不停留,也是感到不可思议。
    也不知道深入了多久,石轩感觉越来越热,他看到了好几处冒着热气的水潭,来这里的人就少得多了,石轩知道他快要接近一些重要地区了。
    随着他的深入,他再次看到了基础岩浆翻滚的池塘,热气腾腾,周围的温度高得吓人,石轩却是如鱼得水,天生亲和火元素的他,感觉一股浓郁的气息袭来,到了这里,他不在走马观花,仔细的在宽阔的地带寻找他需要的灵材,一边找一边前进。
    偶尔也发现几块品质普通的灵材,石轩不太满意。
    “看来还得继续深入,这里还有这一些人的足迹,说明有人来过”,石轩观察到了一些人的足迹。
    他不得不继续前进,就在他仔细寻找的过程中,一个不声不响的家伙从远处盯上了他,石轩突然感觉后背发凉,抓取大弓一个翻滚就躲开了来自身后的突袭,石轩赶紧跳上一块巨大的石头上,定睛一看一条巨大的火焰魔蜥,这家伙满身通红,一看就是经常食用火灵成长的。
    石轩估摸这条魔蜥足有三阶的实力,石轩的火焰灵技估计难以伤到它。
    石轩抽出几只专门锻造的箭羽,瞄准这个大家伙,嗖嗖嗖的三箭快若闪电,准确命中了魔蜥,可是让石轩惊掉了下巴,这家伙的皮坚硬得像岩石一般,他的箭羽根本就伤不了它。
    “这家伙的皮可以抵得上灵甲了,我一定将你的皮拔下来”,石轩不怒反喜。
    他纵身一跃,抽出一把灵光闪闪的刀,这是他前不久亲自锻造的二阶灵器,而且使用了之前获得的幻武灵石强化过,乃是真正的极品装备。
    石轩的拳套紧紧的握住大刀劈向魔蜥,魔蜥丝毫不惧,巨大的尾巴,犹如铁锤一般横扫千军,卷起巨大的烈焰风暴,尾巴扫过的地方呼啸声传来,石轩的刀斩在它的尾巴上撞起了巨大的火花,他的虎口都感到生疼。
    “好硬的畜牲,再来”,石轩吼道。
    魔蜥愤怒不已,什么时候被人这么欺负,它气势汹汹,朝着石轩连吐数十记真火,巨大的火球朝着石轩疯狂的砸来,石轩连续跳躲,灵动的身法应对自如,石轩提刀再次抢攻连续劈斩数十刀,打得火花四溅,要不是他的刀足够坚硬,估计早就卷口了。
    魔蜥也是暴怒不已,它的火焰伤害难以真正伤到石轩,石轩也没有使用火焰灵技,一直依靠强大的自身力量和它对拼。
    魔蜥暴跳扑了过来,巨大的长嘴要把石轩撕碎,石轩抽起大刀就连砍数刀,都没有占到便宜。
    两者再次僵持,石轩思忖:“你再坚硬,同一个地方连续遭受数十次斩击,我就不信你能扛得住”,石轩想到对付它的办法。
    “爆炎斩,破空七式”,石轩大喝,使出了最近学会的一部强大近战刀法,破空七式。
    石轩爆发出强悍的气势,七式刀意环环相扣,朝着魔蜥的脖子斩去,坚硬的皮撞出大片火花,可是石轩连续斩出数十刀之后,魔蜥的脖子终于被斩出了一条巨大的伤口,火红的鲜血喷薄而出,魔蜥暴怒,一下子就将石轩撞飞,开始逃窜。
    看着即将躲入狭小洞窟的魔蜥,石轩可不会给它机会,“畜牲受死,死神之握”。
    石轩瞬间幻化出巨大的火焰巨手一下次就将魔蜥抓至身前,烈焰不断煅烧,,趁此机会,石轩提起大刀,跳起数仗之高,一刀就将魔蜥的头颅切了下来,这只魔蜥彻底死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