汀吉文学
繁体版

第十六章:嘉河城殇

    “晚辈石轩明白,前辈能给我俩提供一些功法灵技吗?如今我们严重缺乏这些修炼资源”,石轩厚着脸皮讨要一些功法、灵技。
    “老夫的修炼之道并不适合你俩,你们需要自己去寻找自己的机缘,到了将来他人开创的功法和你未必适合,每个强者都需要开辟属于自己的道路。如今你们受困于这片无尽的大山,你们有朝一日应该走出这里前往大陆之上寻找机缘,只要天资卓越,总能遇到你们的伯乐”,男子并不准备直接提供给他们功法和灵技。
    石轩有些失落,不过也算坦然,只要能够活着出去,还有什么遗憾呢。
    此刻,外界早已乱成一锅粥,朱子明二人成功回到田海苑,他们将山上的遭遇告知了苏黎等导师和朋友们,许多人都不敢相信他们两个人遇难了。
    城里所有人都感受到了这次火山大爆发,隔着许多大山也能够清晰感受到巨大的威能,嘉河城这段时间早就乱套了,几大家族的明争暗斗摆在了台面上,沈家联合嘉河城一股势力强大的山贼头目开始攻打王家,听说连王家闭关多年的老祖都出山坐镇,可是沈家这次雷霆扫穴,联合山贼头目血洗王家。
    城里早就乱做一团兵荒马乱,两家人马大打出手,许多街道和码头血流成河,许多路过平民都受到牵连,几大学苑早已戒严。
    本来苏黎导师准备进山探寻石轩二人,心里放不下爱徒,但是嘉河城局势紧张,她也不得不为了学苑着想留下来应对变故。但是她还是准备等城里局势明朗之后前往石头村告知他们的父母,虽说有些残忍,但是她也必须这么做。
    连续几天的交锋,嘉河城风雨飘摇。就连之前中立的陆家和蔡家也开始准备分割胜利的果实,三大家族围攻王家,整个红岩岭都被震惊了,许多准备前往这里的商贾只能停留在靠近的黑岩城观望不敢前来。
    在嘉河城王家,此刻几对人马正在疯狂的进攻,许多佣兵也加入战斗,场面混乱不堪,到处爆发战斗,许多趁火打劫的人也快速出手。
    在一座广场之上,此刻王家的几个核心人物被大队人马包围,此刻正在紧张对峙。
    “王天元,你还在做困兽之斗吗?现在投降还能留你狗命,不然别怪我心狠手辣”,一个彪悍的山贼头目威胁道。
    “沈家给了你多少好处,我王家付得起”,王天元说道。
    “你还是没有看清形势吗?杀了你们,你王家的都是我们的”,沈家家主阴森森的走了过来。
    “凭你们几人也想吞下我王家,也不怕噎死”,一个病恹恹的老者走出。
    “嚯,我当时谁呢,原来是王离老贼,你怎么还没死啊?既然还没死,那么我送你一程”,山贼头目说道。
    “当年被老夫杀得上天无门的走狗没想到也成了气候”,王离嘲笑山贼头目。
    “今天正好报当年之仇,沈兄还等什么?”
    两人对着王氏父子几人快速出手,天脉境高手威力惊人,狂暴的灵气扫伤不少挨得近的打手,许多人快速远离他们的战场,几人大打出手,周边许多花草树木成片倒下,两家其余人马也是相互杀伐。
    就在双方战况焦灼之际,又有两队人马杀入,喊声震天。
    “如此盛会,怎么少得了我蔡家呢?”一道恐怖的身影纵入战场,接着另一道身影传来:“蔡兄好速度,我动身稍晚一步就差点落后了”,陆家家主手持长枪飞奔而来。
    “你们两家想要趁火打劫?”王离说道。
    “嘉河城平静太久了,是时候洗牌了”。
    “蔡兄所言甚是”。
    “原来是蔡、陆两家的师兄,正好我们四家平分他王家”,沈家家主看到前来的两队人马。
    “真是天亡我王家吗?我就是粉身碎骨也要拉你们垫背”,王氏父子几人拼死一搏,如今再无出路。
    大战再次爆发,王离虽然处在天脉境九阶,但是奈何双拳难敌四手,王氏父子几人相继被围攻惨死,王家残余势力作鸟兽散,一些则投降其他几家,其余人马逃之夭夭。
    几日以来,城里到处在追捕王家余孽,人们个个心惊胆战,不时有人死于非命。
    天海苑内,许多学徒心里难安,一些人的家人遭到牵连,他们痛失家人,而刘明、宋仁杰两人则都石轩和袁采薇的遇难感到悲伤,这一年多以来,几人早就成了好兄弟,这突然就没了,他们一时之间难以接受。
    “轩子,不会这么轻易死掉的,他还要帮我锻造灵甲的,他承诺过”,刘明伤心的说道。
    “好了节哀吧,人死不能复生”,宋仁杰安慰道。
    就连**和杜若飞等人听说他二人遇难也是感觉不可思议,只能哀叹世事无常。
    钟韦独自一人在熔炉旁边锻打着金属,喊道:“石轩赶紧加入精铜煅烧,要快”,可是他突然发现半天没有人回应,他这才意识到,那个讨喜的小家伙已经不在了。
    他停下双手似乎看到一个忙碌的身影在这里认真锻打金属,充满了激情。
    “终归是没了,我还想把我的绝学全部传授给他的”,钟韦很是失落,多少年了他也没遇到这么一个好的苗子……
    此次嘉河城可以说得上是天灾加人祸,局势纷乱,几大家族加紧瓜分王家一遗留资产,整个嘉河城周边的势力范围再次洗牌,石头村之前是王家的管辖范围,此次王家被其余势力瓜分,石头村地处偏远贫瘠不堪,城里的几大家族看不上眼,这里就被山贼头子给占据了。
    山贼头子这次出力剿灭曾经的死对头王家,这次名正言顺的继承了王家的一份资产,他们的大本营并不在城中,而是扎根深山,势力遍及整个红岩岭,神出鬼没就是蔡家和陆家也得忌惮三分,以往只要他们不伤及几大家族的核心利益,他们往往睁只眼闭只眼。
    这次山贼成功的将一只脚踏入了嘉河城,这对其余三家来说无余是肉中刺。
    城中一座优雅的别院之中,蔡家家主和陆家家主此刻正在推杯至盏,庆祝此次分赃成功。
    “蔡兄这次真是大快人心啊,王家这块难啃的骨头终于成了我等的盘中餐”,陆家家主高兴地倒满酒盏。
    “现在还高兴得太早了,灭了个王家,却来了个更为棘手的山贼魏武亮,此人虽为山贼,但是实力确实强大,就是你我单独都未必是他对手,此人早些年不过是王家的一条走狗,因为在王家矿场中发现一块价值连城的幻武灵石,心生贪婪,企图私自窝藏最终被王家发现,他被王家的人追杀得到处流窜,成了一条无家可归的走狗,最终大难不死,不知道在什么地方机缘巧遇拥有了一身逆天的本领,他成功集合了红岩岭十几股山贼势力,是一个非常难缠的对手啊,此人心狠手辣,贪得无厌,如今企图入驻嘉河城和我等平分秋色,可是有些棘手啊”,蔡家家主抿着一口酒说道。
    “何不趁他尚未站稳脚跟要他狗命?”
    “陆兄对此人不甚了解啊,他当年能够从王家手中逃生,我听人说是沈家从中作梗,如今他更是沈家请来对付王家的得力打手,要对付他可还是要提防沈家的”,蔡家家主说出一些秘密。
    “原来是沈家暗中作梗,这么说来,沈家默许了魏武亮进驻嘉河城?”
    “你我两家交好多年,整个嘉河城都知道,如今王家已成过去,他沈家要想抗衡我们两家,自然要有帮手,他们也不过是互相利用罢了,魏武亮可不是什么讲交情的人,他眼里只有利益”,蔡家家主点出利害关系。
    “看来,今后还有一些硬仗要打啊,真希望他魏武亮不要过分,不然绝不让他好过”,陆家家主放出狠话。
    “不急,慢慢找机会,来我敬陆兄一杯,不说这些了,今天是值得庆祝的日子”。
    “敬蔡兄”……
    嘉河城并没有因为王家的覆灭变得平静,几大家族暗地里的争斗更加凶险,如今山贼头子魏武亮名正言顺的来到嘉河城,让周围无数村民震惊不已,许多村寨都遭受过山贼的劫掠,这些人更加没有底线,稍有不从动辄杀人放火,奸**女,人们对这些渣滓恨之入骨。
    在大山之中王家的几块丰产的矿场现在正在被几大势力强取豪夺,就连矿场上的苦工都被向对待牲口一样买卖,他们中的一些工头,山贼头子甚至到处拐卖年轻的孩子,将他们卖至深山的矿场,就像奴隶一般对待,管吃不管饱,毫无自由,每天都要进行繁重的劳役,在那些黑暗危险的矿洞中苟活,稍微反抗就要遭到毒打,那些体力较弱的人甚至直接被饿死,就地掩埋,这里成了极其黑暗的地带,他们所挖掘的每块灵矿都沾满了鲜血和泪水。
    几大家族在嘉河城可以说得上是血债累累,可是他们在这里犹如土皇帝一般,没有人敢反抗他们的意志,如今这里天灾人祸,宛若一个修罗场。
    群山之中,火山爆发已经停止数日,满山的熔岩开始凝固,但是依然热气腾腾,遮天蔽日的烟尘渐渐消散,方圆数十里的山都蒙上了一层飞灰,火山虽然残酷,但是却也给嘉河城的佣兵们带来了许多财富,火山会带出许多珍贵的灵矿,这些矿物火属性居多,品质优良,能够卖出一个很好的价钱,这几天一些艺高人胆大的佣兵纷纷入山去寻找灵矿。
    在黑暗的洞窟深处,石轩和师姐两个人正在封魔咒印一旁端坐,这里浓郁的火元素能够快速提升石轩的实力,他拥有学苑赠送的聚灵符,进一步加快了灵气的浓度,这几日他成功摸到了开元境八阶的门槛,现在正是突破的好时机。
    一旁的袁采薇虽然不能借助火灵气修行,但是她安安静静的在这里养伤,陪着石轩修行。此刻石轩体内灵气旺盛,充盈的灵气快速冲出丹田,冲击双臂上一个重要的大穴太渊穴。
    石轩高度集中精神力量,小心的操控能量在体内运转,找准时机精准的将能量冲击进入太渊穴,双臂上的太渊穴亮起,一股强大的力量油然而生,他双拳的力量再次获得加成,充沛的灵气可以让他战斗更加持久。
    看着石轩成功冲击开元境第八阶,袁采薇也是露出了笑容,要知道他这次突破离上次没有隔多久,这速度让她这个先修炼一年的师姐都感到汗颜。
    “感觉怎么样?”
    “全身充满了巨大的力量,我感觉现在我能打五个林松”,石轩感受着这股充沛的力量。
    “林松那个倒霉的家伙,惹上你也算是他倒霉”,袁采薇莞尔一笑。
    “我再巩固两天实力,我们应该就可以出去了,以我俩的实力,前辈之前告知的小型法阵应该能够催动了”,石轩有些兴奋,要不是干粮快要没了,他还想继续在这里修行一段时间,他还没有见到哪里有这么充裕的火灵之气的。
    “是啊,学苑里面大家估计都很担心我们吧,这么多天了,估计他们都认为我俩死在这里了吧,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告诉我的父母,要是我父母知道我遇难了,会有多伤心”,突然想到这些,袁采薇直接就哭出来了。
    石轩心里也是非常难过,要是老爹和娘知道自己遇难估计会非常伤心吧。
    此刻他也不想这么多,他小心的将袁采薇搂在怀里安慰道:“没事的,只要我们能够活着出去,一切都会好的”。
    袁采薇此刻就像一个爱哭鼻涕的小女孩,泪水打湿了石轩的衣衫,一直过了很久……
    两天后,石轩彻底巩固了境界,调整好身体,他背上袁采薇,开始前往广场上一处小型的法阵,这个法阵可以将他们传送出这里,光幕里的前辈此刻已经恢复平静再无动静,而且让二人立下重誓不得对外告知他人这里的情形,不然会形神俱灭。
    一座小型的法阵出现在他们面前,此刻法阵黯淡无光,灰尘满布,石轩清理干净,仔细的观察符文排布,之前光幕中的前辈告诉过他二人激活符文的顺序,二人小心翼翼的激活了古老的符文,一时间法阵光芒四射,石轩背着师姐站在法阵核心,二人全力催动法阵运转,他们一阵恍惚,斗转星移来到了洞窟之外。
    法阵差点吸干二人的身体,这个法阵运转消耗巨大,要不是石轩突破到八阶,估计会伤到本源。
    石轩站稳脚跟,观察四周景象,企图辨别方位。
    “这里是枯木崖,那天我就是将那些毒蜂引往这里”,石轩欣喜万分,总算没有把他们传送到不知名的旮旯。
    “估计也是因为我俩实力低吧,不然估计会将我们传送出红岩岭都有可能”,袁采薇也是暗自庆幸,毕竟初次使用传送法阵并不熟练。
    此刻,二人离火山并不远,他们望着磅礴的火山,看着满山的熔浆凝固后的场景,感到震惊不已,第一次如此近距离观察。
    “咦,你看那边的山上有人,他们在寻找什么东西啊?”袁采薇突然看到不远处的地方有人。
    “听我老爹说每次火山爆发,都会喷出许多价值昂贵的火属性灵矿,价值极高,估计都是一些佣兵吧”,石轩说道。
    “你不也是火属性灵师吗?我们也寻找一些吧,你以后锻造肯定用得上”,袁采薇说道。
    “好,正有此意”。
    二人沿着火山的边缘仔细探索,高温之下袁采薇细汗连连,但是毫不退缩,小心的辨认周围的石头。
    他们收获还算不错找到极快二阶的秘银和瑟银,还有一些精铜、精铁,都是一些不错的锻造灵材。
    “石轩你看一下,那边那块”,袁采薇在他背上指到。
    石轩走过去,拿起一块看似平常的石头:“好重啊”,他将石头翻过身观察,一股灵光刺眼夺目,石轩将包裹的石皮敲开,一块璀璨的幻武灵石出现在眼前。
    “这可是好东西啊,这可以淬炼出幻武灵精,它能大幅提升灵器的品质,这是非常昂贵的灵材,几乎低的上三阶灵材中的极品,有了它锻造出来的灵器威力剧增”,石轩爱不释手。
    就在这时,一个蛮横的佣兵走了过来,“小兄弟,让哥哥看看你手中的东西”。
    石轩转过身,看着眼前的人,此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善茬,“这是我们找到的”。
    “我可以拿金币和你交换”,男子说道。
    “你开价多少?”
    “给你五十金怎样?”
    “我师父告诉过我,这幻武晶石至少值一千金,你休想蒙我,你如果想要交换,就给我一千金”,石轩识破对方的谎言。
    “小子,认清形势,给你五十金那是可怜你,看你还背着个瘸子,惹怒我将你两个推下枯木崖,死无全尸”,男子目露凶光,朝着石轩二人逼去。
    石轩摸不准这人的实力不敢轻易出手,一直退到枯木崖的边缘。
    “继续啊,看你能跑到那里去?”男子抽出一把银晃晃的大刀,直逼过来。
    石轩将袁采薇放下,亮出精铜拳套,小心提防。
    “哟,还是个练家子吗,不过遇上我算你们倒霉”,男子提刀斩来,身法极快,石轩跳闪躲避随时准备反击,男子一击不成,再次纵身砍来,石轩接连观察此人的发力,可以断定他还没有达到玄丹境,顶多开元境九阶,有了底气,石轩不在闪躲。
    看到石轩不在退避,“终于认清形势了吗?把东西拿来饶你不死”。
    “我活得好好的为什么要去死,要死还是你去死好了”,石轩开始主动进攻,全身散发火光,双拳恐怖的力量汇集朝着男子一阵猛烈的攻击,双方打得火光冲天,对方常年混迹于大山之中,战斗经验丰富,实力不弱,虽然有些意外石轩的实力,但是依然处变不惊,他是一个近战强悍的力量型刀客,力量强大,同阶的法师都很忌惮他。
    “真是个意外的家伙,能够接下老子这几刀也算你的本事,接下来你可以去死了,至于美人我会替你照料的”,男子不在试探,开始准备杀招。
    “暴怒七杀斩”,男子大喝一声,全身散发恐怖力量,瞬间形成强大的七式杀招,防不胜防,威力巨大,石轩全力运转功法,强悍的火灵快速聚集,巨大的火灵之盾形成,全方位抵御他的七式刀法。
    
    
    七声巨响,火光四射,男子的雪亮的刀都被震飞,虎口直接出血,可是石轩强悍的防御丝毫无伤,一旁的袁采薇都快准备出手相助了,看到石轩没事才没有出手。
    男子大为震惊,“这不可能?”
    “踢到铁板了吧,你平日没少干这种勾当吧?去死吧恶贼”,石轩大怒。
    巨大的火焰枷锁瞬间捆缚男子,石轩暴跳起身,一跃来到跟前,一拳重击直接打穿他的胸口,一时间鲜血喷涌而出,男子当场暴毙。
    一旁的袁采薇哪里受得了这么血腥场面,掩面呕吐,石轩搜寻男子的东西,将他得到的不少灵矿全部缴获。转眼一看,袁采薇吐得眼泪都要出来了,石轩擦干鲜血,一脚将那个男子踢下悬崖。
    “没事了,他自己找死,也怨不得我们,估计死在他手里的人也不在少数吧”,石轩安慰袁采薇说道,毕竟这是他们第一次杀人,和之前猎杀灵兽还是有很大不同。
    过了很久,袁采薇脸色才有好转,“这些人为什么这么贪婪,为了一块灵材就下得了手”。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我们有了他们眼馋的东西就想杀人越货,他们没有料到的是猎人也可能变成猎物”,石轩深刻认识到这个世界的险恶。
    “你说,这个世界都是这样的人吗?”袁采薇问道。
    “也不尽然吧,我相信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些正义的力量,他们从未放弃维护世间公义,即便在最黑暗的年代,也会诞生像地窟里面的那些前辈的人”,石轩想到许多。
    “那我们的石轩以后会成为这样的人吗?”袁采薇看着石轩说道。
    “维护世间正义是我一辈子的梦想,除非我死,不然一切黑暗都是我的敌人”,石轩斩钉截铁的说道,他想到了太多的不公,想到了受欺负的亲人,想到了地窟里男子对他的试炼。
    “我就没你那么伟大了,我只想我的亲人好好活着,有着快乐的生活”,袁采薇憧憬着未来的生活。
    “这也是我的梦想,可惜这样的生活太过于理想,世间总是有太多的黑暗,只要我们不够强大,很难保护我们在意的人”,石轩感慨道。
    袁采薇认真听着石轩的诉说,心有所感:“石轩,未来不管有什么危险,你答应我一定要好好活着”,她温柔祥和的看着石轩。
    石轩也感受到了这份目光,“我答应你,你也一样”。
    石轩背着袁采薇一路沿着山脊前往嘉河城,奔涌的嘉河就在山崖之下流向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