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吉小说网
繁体版

104.番外②(1/1)

  江易寒后来准备的求婚, 真要按照论坛上微博上的那些标准,其实是不合格的。没有烛光晚餐,两个人穿着舒服的休闲装,手牵着手去附近的菜市场买了食材,又去水果市场买了车厘子跟山竹, 花费了一下午的时间, 做了四菜一汤,伴随着黄昏的余晖,坐在饭厅里, 一边吃饭一边聊着彼此的工作进度。

  就在这时候,江易寒从书房里拿出他提前准备好的玫瑰花, 以及一个特别精致的首饰盒, “求婚戒指已经给你了, 我奶奶留下来的首饰, 本来几年前就想给你,但你不要,现在给你, 你要吗?”

  阮溪丝毫没有客气地接了过来,“要, 为什么不要。”

  江易寒很快地就接话说:“明天上午我有空,我看了你的日程, 你也有空, 咱们去领个证?”

  一开始他并不觉得那一张纸那一个证很重要,只不过现在朋友圈里看着几个认识的好友都开始晒结婚证, 他就有点心痒痒了。

  至少有个证,给他盖个戳,他就是阮溪的丈夫了。

  现在为止,他还没听到她喊他老公过,如果领了证,她对外会怎么介绍他呢,肯定是“我丈夫”“我先生”吧?光是这样想想,江易寒就觉得很有必要领个证了。

  阮溪抬起头,看了江易寒一眼。

  今天的他没有穿西装,昨天才去剪了头发,是精神又干练的板寸,他穿着浅灰色的连帽卫衣,搭配着牛仔裤,望着她的眼神还是一如既往的专注。眼神的温度这几年从来没变过。

  他在她面前,好像一直都是这个样子。

  偶尔看他穿西装的样子,也会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认识他的时候,她是十七岁,马上她都快过二十六岁的生日了。不知不觉,他们就认识快九年了。

  阮溪的心一下就柔软了,她看着他,轻轻地恩了一声。

  两个人在一起同居了也有三年了,按理来说,也该进入了老夫老妻的相处模式,不过对江易寒来说,每天早上醒来看到阮溪,他都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满足感。

  吃完饭以后,谁都不愿意动,两人现在已经懒到连将碗筷放进洗碗机的过程都想省略了。

  他们开始幼稚的玩脑筋急转弯或者猜谜语,谁输了,谁就收拾碗筷放进洗碗机里。

  “那种水果视力最差?”阮溪问道。

  今天轮到她发问,江易寒回答,回答对了,她去收拾碗筷,回答错了,他去。

  江易寒想啊想啊,愣是没想到。

  他举起白旗,自动认输,“快说快说。”

  阮溪哈哈大笑起来,笑够了之后躺在江易寒的怀里,“芒果啊。”

  “什么啊……”

  江易寒认命,这才起来去收拾碗筷。

  他在厨房里忙活,阮溪站在不远处,拿出手机,找了个好的角度对着他拍了一张照,又将他买的花给拍了下来。

  最近她开始喜欢趁着他不注意的时候给他拍照。她觉得,那天在举办婚礼的时候,大屏幕上放着她拍的这些日常照片,好像也挺有爱的,这是她的点子,她不能让江易寒知道,这个人最爱剽窃她脑海里的创意。

  领证的这天,江易寒穿着白衬衫,阮溪也穿着白衬衫,拍了一张两个人都满意的照片这才算盖戳领证了,江易寒站在民政局门口,看着手里的结婚证,傻乎乎的笑了起来。

  他跟阮溪这一路走来,有多不容易,恐怕连阮溪都无法感同身受。

  他想起了很多年前的那个夏日夜晚,他骑着单车,迎着风唱着温柔,那时候她还是别人的女朋友,那时候他以为他只能将一腔爱意全部攒在心里。

  江易寒突然兴致来了,非要背着阮溪去停车位。

  偶来他的神经质她也拗不过,只能趴在他的背上,被他抱着,感受着他的气息。

  当然阮溪也没发现自己笑得挺大声,风吹起她的长发,两人笑着闹着,从民政局领证出来的新婚夫妻看着这一幕也都笑了起来。

  恩!今天是个好日子!一定可以天长地久白头偕老!

  ***

  两个人都想有一个完美的婚礼,只是时间总是凑不上,于是婚礼一拖再拖。

  等到双方父母就快忍无可忍的时候,阮溪跟江易寒总算挤出了时间,从订酒店到拍婚纱照再到大大小小的事物,一系列都快处理完的时候,两个人躺在床上,突然就聊起了这个话题,江易寒说:“我这辈子只会结这一次婚,没别的,太累了,太烦了。再也不想经历第二次了。”

  阮溪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你这个人求生欲是真的不强啊。这个回答直接给你零分。”

  一辈子只结一次婚的理由难道不该是只会爱她一个吗?

  江易寒又问,“那你呢?”

  “我什么啊?”阮溪故意装作听不懂的样子。

  “你还会结第二次婚吗?”

  阮溪也很认真地回答:“如果离婚又再婚的话,当然会结第二次婚。”

  “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

  江易寒突然又想起了一个很严肃的问题,他直接从床上坐了起来,很严肃地问:“你是不是从来没跟我表白过,那种随口说的喜欢不算。”

  阮溪瞥了他一眼,“表白过。”

  江易寒皱眉,“什么时候?”

  阮溪哪里会告诉他,还临时来了兴趣,准备跟他玩有奖竞猜的游戏,“你要是想起来了,我就无条件答应你一件事。”

  这个诱惑就很大了,江易寒想都没想就点头答应,还生怕阮溪会后悔,甚至拿出手机,开始录音,“你说的啊,只要我想起来,你就无条件答应我一件事,什么事都要答应!”

  阮溪警惕的回答:“杀人放火、涉及道德底线的事除外,你出轨求我原谅除外。”

  江易寒强调,“我不会出轨的。”

  阮溪很淡定,“未来的事谁也说不清楚,不要把话说得太满,免得以后脸都被打肿。”

  说起这个话题,江易寒就觉得头很疼,他对天发誓无数次,可阮溪好像就没有将他的承诺跟誓言听进去过,有时候他也会产生一种怀疑“我女朋友是不是听力有问题呢”,尽管她以前英语听力部分总是能拿满分。

  既然是有奖竞猜,还是这么大的奖,江易寒动用了所有的脑细胞来读档回忆以前的事。

  想来想去,他越来越觉得阮溪是故意骗他的了。

  她根本就没有对他表白过。

  这天,江易寒跟言庭说起这件事来,言庭提供了新的思路,“一般女的都比较内敛,阮溪应该不会太直白的说我爱你啊我喜欢你啊这种话,可能她的确是比较委婉的表白过,不过就你这个脑子,搞不好以为她是在跟你说今天天气真好之类的话呢?”

  “那我怎么想得到,我跟她在一起好几年了,每天都说很多很多话,如果是委婉的,那我怎么可能想得起来。”

  言庭拍了拍江易寒的肩膀,对此深表同情,“那就没办法了,这个我帮不了你。”

  最后,江易寒想破了脑袋,虽然没想起来阮溪究竟是什么时候跟他表白过,但他想起了很多过去他忽略的事情。

  有一次,他肠胃不舒服,本来是在家里休息的,但公司临时有事,他便过去了,完全不想吃饭。阮溪也要去外地出差,等他回来的时候,发现炖锅里有热气腾腾的排骨汤,还有她煲好的粥,甚至她怕他没胃口,还特意为他做了红烧肉,留下便签纸,让他喝汤喝粥,如果胃口不好,可以吃一块红烧肉,不过不要吃多。那天她明明也很忙,也是临时抽出空匆忙跑回家,用最快的速度给他做了一顿饭。

  有一次,他去外地出差,那边天气很冷,又不像北方有暖气供应,湿冷湿冷的,他还感冒了。第二天,他就收到了快递,她给他买了所有能想到的保暖装备。明明他也没说冷,明明他强忍着咳嗽的冲动,以为没让她察觉,因为那段时间她为了案子东奔西走,焦头烂额,他不想她担心,可她还是发现了。

  ……

  …………

  一桩桩、一件件,原本江易寒总觉得阮溪是喜欢自己的,但不是那么的喜欢,她一向都是淡淡的,似乎很少有很浓烈情感的时候。可是这样回忆下来,他才猛然惊觉,阮溪对他付出的感情,并不比他付出的少。

  她是爱他的。

  有没有表白过,其实已经不再重要了,重要的是,从那些以为被忽略的小事中,通通都能找到她爱他的痕迹。

  晚上,江易寒从背后抱住她,两个人躺在床上。

  “我没想起来。”江易寒闷闷地说。

  阮溪恩了一声,“就知道你这猪脑子是想不到的。”

  她一点儿都不意外。

  江易寒又说,“老婆,我爱你,我不会委婉,只会这么说。”

  阮溪眼神温柔的笑着,江易寒看不到她此刻脸上的表情。

  静默了一会儿,享受着这样的温馨,她才轻声道:“江易寒,今晚月色真美啊。”

  “恩,是还不错。月亮很圆很大。”

  阮溪扑哧笑了起来。

  好啦,不指望你懂我的梗啦。

  只要你懂我爱你就好啦。

  ***

  阮溪三十岁这一年,已经有了属于自己的律师事务所,她在业界名声很大,丝毫不亚于她的师父。但凡是她接手的案子,就没有打不赢的,当然她的律师费也不便宜,就连言庭都开玩笑的说,要是公司以后倒闭了,他们都要去阮溪的事务所打杂混饭吃。

  跟江易寒结婚也有几年了,就是陈兰清跟霍闻达的二胎都快上幼儿园了,可阮溪跟江易寒还是没有松口要生孩子。

  江爸爸跟江妈妈倒是很淡定,主要是他们也得忙自己的事业,实在没空去管儿子儿媳妇的私事,而且就算这两人丁克,他们也是不反对的。本来家里就没皇位,至于儿子以后养老?到那个时候他们都死透了,搞不好都已经投胎重新做人了,哪里还管得到这么远的事,所以,他们就不去操心了。

  阮爸爸阮妈妈就没那么好的心态了,他们很着急,可又不好直接催,每次只能拐弯抹角。

  直到听到女儿保证一定会生小孩,他们才悄悄放心了。

  阮溪跟江易寒都不是丁克,他们也是确定会生小孩的,但并不想那么早当爹妈。

  这天,两个人同时休年假去度假,虽然在一起这么多年了,但两个人在很多时候都宛如处于热恋中一样,江易寒准备的一盒避孕套在几天之内就全部用完了,最后一个晚上,气氛很好,两人在这件事上,除了刚开始时的不算和谐以外,之后都非常的和谐了,江易寒像往常一样打开抽屉,却发现避孕套都用完了。他立马就陷入了生无可恋的悲伤中。

  阮溪躺在床上,见他半天没反应,这才看了他一眼,问道:“怎么了?”

  江易寒跟死狗一样往床上一倒,“今天要被迫休息了。那个用完了。”

  他像是土拔鼠一样叫了一声,将枕头往地上砸,“我不想休息啊!”

  都这个关头了,他都好几年没在这时候冲过冷水澡了,好吗!

  阮溪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突然想到自己今年三十岁了,其实她觉得自己还很年轻,还有用不完的力气,也有更大的野心,可是她好像的确该考虑将要孩子这件事排上日程表了。

  现在无论是她,还是江易寒,已经完全实现了财务自由,完全有能力给孩子一个很好的生活环境。

  她的事业也已经趋于稳定了,江易寒同样也是。

  他们的心态感情都成熟了很多,在这几年的磨合中,找到了更好的相处方式,双方都觉得很舒服。

  这几年他们渡过了磨合期之后,迎来了真正意义上的甜蜜。

  “喂。”

  江易寒无精打采的,“我不叫喂。”

  “我记得今年的体检,我跟你的身体都很健康对吧?什么都查过了,对吧?”

  毕竟在一起这么多年了,阮溪这话一出,江易寒就知道她是什么意思,一个鲤鱼打挺,他激动不已坐了起来,一脸期待兴奋地看她,“你是说我今天不用穿雨衣了是吗!”

  连言庭他们几个的孩子都已经陆陆续续出生了,最早解决个人问题的江易寒却还没孩子,要说他自己不期待,那是不可能的。

  其实他现在还是不怎么喜欢小孩,觉得都是一群小恶魔,但他想,他会很爱很爱他跟阮溪的孩子。

  深夜,阮溪已经沉沉入睡,江易寒还醒着,他的手放在她的小腹之上,看了又看。

  他忍不住在想,他家讨债的这次会不会入住这间最温暖的房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