汀吉文学
繁体版

第二十章 灵鬼 (1/1)

    “小姑娘你怎么知道的?”土波外公好奇道:“的确,从那黄扒皮造了大坟后,刚挂上墓碑,七天后就死了。然后接二连三的……一年不到,黄扒皮一家十几口死了个干干净净。区里所有人都说,这事邪门。黄扒皮那鸟人真是造了大坟,葬了自己一家。”
    “因为那鬼灯寺里有将要成熟的灵鬼,所以有高人买下那鬼灯寺,设下封印,就是防止灵鬼伤人。然而有人推了鬼灯寺,又在上面盖坟。这简直是太岁头上动土……灵鬼可以按墓碑上的气息追朔到墓主和他家人,吞他们的精气。死全家还算是好的,没有死九族就很不错了。”羽柔子答道,这些知识是不需要对普通人保密的内容,所以她便直说了。
    土波外公沉默了良久,盯着羽柔子唤了两字:“迷信!”
    “年轻人,要相信科学,知识才是力量。别学那些神鬼迷信!”土波外公不愧是时髦老人。
    “嗤~~”书航忍不住笑出声来。
    然而笑过之后,他心中却又有些发寒。
    真的只是迷信那么简单吗?真的,有那么巧的事吗?
    羽柔子顿时又羞红了脸,好生尴尬;她有时候脸皮薄的很。
    好在土波外公没在这话题上纠结多久,他是个很能聊的老头,天南地北各种杂乱的知识懂得很多。
    书航和羽柔子在土波外公家一直休息到晚九点,宾主尽欢。
    借了土波一辆机车,书航和羽柔子回归酒店。
    “早些休息吧。”书航感觉一天下来,身心疲惫,和羽柔子道别后,便钻入自己的房间休息。
    羽柔子甜笑挥手。
    ************
    “前辈,醒醒。醒醒。”睡梦中,宋书航感觉自己胸口有些闷,然后有一只凉凉的小手在自己脸上拍着。
    “唔?再让我睡一会儿,好困。”宋江书航用力挥手,将自己脸上的东西拍开。
    “前辈,快醒醒,时间快到了。”那两只小手用力揉着他的脸。
    小手冰冰的,按在脸上时很舒服。
    睡的香甜的书航只能迷糊的睁开眼睛,然后便发现一个超级大美人以一种性感的姿势坐在他胸口。
    胸大腰细腿长,黑色长发及腰,小屁股坐在自己胸口时那种软软的触感……是羽柔子。
    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自己早上一整天对着羽柔子这大美人,晚上梦到和她的一些暧昧情节也是正常。所以宋书航傻笑,继续睡觉。
    “前辈,醒醒啊。”羽柔子双手夹住书航的脸颊,用力揉搓。
    靠,不是做梦。深更半夜的,羽柔子爬到他房间床上了。
    更重要的是……房卡只有他有啊,羽柔子是怎么进来的?这里可是二十三楼啊!
    他看了看时间,深夜十一点。
    姑娘,你这样深夜摸到我床上,很容易让人想歪的啊。
    “啥事?”宋书航努力保持着镇定,问道。
    “我们去鬼灯寺中吧。”羽柔子答道:“深夜十二点,最容易找到灵鬼了。”
    啥?灵鬼?
    姑娘,你千里迢迢来j市找鬼灯寺,就是为了抓那啥灵鬼?
    坑爹呢,这是!
    他还以为羽柔子来找鬼灯寺是有什么重要的事……他根本没想到有人会为了‘抓灵鬼’这种事千里迢迢赶到j市。
    “好吧好吧,我马上起来。妳可以先从我身上下去吧?”宋书航苦笑道,怎么说他也是个身体功能正常的男人。
    羽柔子这么一个超级美女坐在他身上,他早已经起了反应。真是的,这姑娘就不怕他狼性大起?
    呃……或许羽柔子真不怕。就她那鞭腿秒杀五个醉鬼的战斗力,宋书航真要狼性大起,绝对是个悲剧。
    羽柔子单手一撑,漂亮的空翻身从书航身上跃下,轻巧的落在床边,连一丝声音都没有发出。
    书航无奈的起来,在浴室换回衣服,擦了把脸清醒一下——反正都已经陪她到j市了,现在干脆舍命陪君子,陪她疯到底吧。
    “开机车去?”书航问道。
    “嗯。”羽柔子拉着巨大行李箱点头。
    宋书航:“那妳带着这么大行李箱没问题?”
    羽柔子纤手一挑,行李箱像羽毛一样被单手托到头顶:“没问题的,不占空间。”
    宋书航感觉膝盖又有点发软。
    庆幸自己没狼性大发,否则明天说不定名为‘宋书航’的男人就要马革裹尸还了。
    ……
    ……
    轰鸣的机车声音在深夜扰人清梦,宋江书航果断加大油门,迅速窜离酒店区域。
    按着土波外公指导的方向中,书航两人很快找到那片林子。并不难找,只是因为这里是坟,没人知道这里原来是鬼灯寺的原因。
    再往前机车过不去,只能停车步行。
    “需要我帮忙吗?”书航问道。
    “放心吧前辈,区区一只灵鬼伤不到我。我很快就能解决,前辈你只管在一边替我掠阵就可以了。”羽柔子嘻嘻笑道。
    说话间,两人已经来到那黄大根一家葬身之地。
    巨大的椅子状坟墓,是五六十年前很流行的坟墓款式。不清楚黄大根当年是不是知道自己一家都快死了,造的坟很巨大,正好够一家四代十四口全部葬入。
    由于是深夜,坟场显的有些阴森森的。
    宋书航不由抱紧自己外衣,心中暗道:“不会真的撞鬼吧?”
    另一边,羽柔子已经开始行动起来。
    她那口大箱子打开,便有一层莹光在闪耀。宋书航可以看到一叠叠的玉片,足有上百枚之多!
    还有一个很大的紫金色的铃铛,似铜非铜,似金非金,但给人一种——这东西很贵的感觉!
    “呼!”羽柔子轻轻吐出一口浑气,她一头黑发无风自动,英姿飒爽!
    随后,羽柔子伸手在箱子抽出一根根银色金属棍,围着那大坟插了一圈。这些银棍似乎也很贵的样子。她又从箱子中抽出一串由细绳串起的符纸,缠着银色金属棍绕了一圈。
    这还没完,她又掏出各种粉末,洒在坟场边上。这些粉末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洒出后泛起淡淡的光芒,甚是好看。
    宋书航找了块干净的石头坐下,看着羽柔子在坟边忙碌。
    不知不觉睡意上涌,他感觉双眼都有些朦胧。
    也不知过了多久。
    当宋书航迷迷糊糊间再睁开眼睛时,便看到羽柔子在坟场上翩翩起舞……三更半夜在坟场上跳舞,这姑娘的兴趣爱好真是特殊啊!
    咦?在姑娘的身边,好像还有两团青光在闪动,就像在为羽柔子傍舞一样,甚是好看。唯一遗憾的就是这场地不太美,坟场将这唯美的画面变的诡异。
    如此美景,当拍下来保存才是!
    书航伸手到口袋掏手机。不得不说宋书航的心脏很大,普通人看到这场面,第一感觉是吓尿吧。这家伙还想着录下这场面。
    由于还在迷糊的状态,一不小心,手一僵,手机从口袋中滑出,落在地上。
    手机屏幕的荧光,隐约照亮了他脚下的一件奇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