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吉小说网
记住永久备用:link.tjmeuh.com
首页 > 书库 > 破罐子破摔
破罐子破摔

破罐子破摔

作者:非天夜翔 完结
主角:穿越历史
最后更新:2021-10-26 12:42:06

小说《破罐子破摔》简介:

是英雄谱写了历史 还是历史造就了英雄? 某人回到三国时代之前 是历史成就了英雄。 在那之后, 则是英雄与历史的共舞。 然而,转向的历史长河也好, 麾下英雄如云也罢 最倒霉的莫过于 他穿成了一个史称“破罐子”的小皇帝。

《破罐子破摔》章节试读

  命运的车轮在某个酒吧的门口碾过,把阿粲送了上西天。

  黑暗中响起一个陌生的声音:“来生要当什么?”

  阿粲大喊道:“要当倾国倾城的……”

  话未完,一道传说中的白光闪过,阿粲穿越了。

  初穿:睁眼时身处锦纱帐内,惊觉胸前累赘;转头朝铜镜望去,只见镜中婀娜女子国色天香,体态丰腴,尖叫一声:“不是吧!穿成女的!”

  心想女的便女的罢,既来之则安之,再招侍婢,连唤数声,无人应答.

  半晌后阉人惊慌而入,惶急喊道:“娘娘!禁卫哗变!杨国舅被杀了!”

  “……”

  “我改愿望!要当离皇帝最近的男人!”

  再穿:睁眼时蹲踞九龙金殿下,双腿大张,脑中嗡嗡声不绝,似被重物击过,心头一惊,伸手去摸胯前,万幸带把,再微笑望向金殿上诸人,俱是面有惧色,当下好生不解。

  又听一人疾呼:“王负剑!王负剑!”

  “……”

  “改……我改愿望!当帅哥皇帝!”

  接着穿:睁眼时身处深宫,仍是带把,身穿绫罗绸缎,旁有绝世美人相伴;料想不是王公便是贵族,遂志得意满,笑道:“行了,老子喜欢男人,你跪安吧,叫个帅点的侍卫来伺候。”那美人去了。

  低头见案上白纸胜雪,欣欣然提笔蘸墨鬼画符之:“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复又举首对殿前皎月喃喃吟诵,好一派佳公子风度!

  半晌后英俊侍卫未来,一阉人手捧玉壶款款而入,尖着嗓子道:“皇上赐酒陇国公--!”

  “……”

  “我要当长得漂亮的太子或者王子中途不能夭折而且皇帝老爸只有我一个继承人的……哇啊!让我说完再穿!”

  继续穿:睁眼时伸手一摸,带把。提心吊胆,转头四望,身处深宫,周围静悄悄一片,没人。

  总算安定下来了,举起小手掌对着窗外天光端详,嗯,少年郎,再看铜镜,又是公子哥儿,唇红齿白,小帅哥一枚。锦帐熏檀游香暖,芭蕉分绿上窗纱,房间装潢高贵典雅,很不错,只是这小身板着实虚弱。

  阿粲翻身下床,探头召来侍卫,旁敲侧击问明身份,时代。

  问完嘴角抽搐,转身入房,四下寻长条物,缆绳没有,床单亦可将就。随手搓一搓,卷一卷,朝头顶一扔,绕过横梁,打了结,爬上凳子,把头探了进去,双脚一蹬,只听房外侍婢高声尖叫:“小主公上吊拉--!”

  我继续穿!就不信穿不到好的!阿粲死前心想。

  许久后再睁开眼,吭哧吭哧喘了几口气,背心被一只大手反复揉着。

  “我怎么没死?”

  “混账!”那大手猛然一巴掌扇来,扇得自己脑中嗡一响,好容易从那天旋地转中清醒,再看那男子时,却见其身着亮银甲胄,头戴白龙钢盔,盔上朱缨如血,剑眉星目,眉目间神情气朗,一张极为英俊的脸上满是尘灰。

  这侍卫显是匆匆赶来,连盔甲都顾不上卸。

  阿粲哭笑不得道:“那啥……大哥,咱打个商量……我不是……”

  侍卫怒不可遏,眉目间现出极忿神色,痛心疾首道:“你不为师父当年百万曹军中把你救来,也为你早死的娘亲争一口气!”

  “如何能效那无知愚人之行,受几句教训就自寻短见!”

  “……师父,你是我师父?你听我说……”

  冒牌小主公还未说完,那银铠侍卫却似听到了什么,忙把他护在身后,房门砰的一声开了。

  “……”

  阿粲目瞪口呆看着这突然出现的一大群人。

  那时间又有无数武官,达官贵人鱼贯而入,亦是目瞪口呆,看废物般看着阿粲,仿佛他只是一滩墙角的烂泥般不堪入目。

  “竖子留之无用!”

  中年男子双手过膝,耳垂及颈,长着一张胖大白脸,此刻胖脸却是涨得通红,走一步,喘三喘,被几名侍婢扶着进房。

  “主公!”

  房内数人忙上前行礼,床上那银铠侍卫已顾不得自杀未遂的“小主公”,忙下地来单膝跪于大白脸身前,沉声道:“主公!”

  中年胖子……男子喘道:“子龙!你若再惯着他,我后汉基业便要败在这小畜生手中了!苍天呐!!早知当初该把他摔死!”话未完,那语气中竟是有歇斯底里,号啕大哭之意。

  阿粲惊魂犹定,眼睁睁看着众人安慰那大耳朵胖子,竟是说不出半句话来。

  这次想死也死不掉了,阿粲惊心动魄地回忆起,原来历史上阿斗和杨贵妃、荆轲、李煜等倒霉鬼不一样……注定是不会在这时候死的。

  听说小时候,面前这便宜老爸倒是把自己摔过一回,现下十余岁了,纵使送上门去让他摔,只怕也是力不能及了。

  呜呼!难道自己真要当刘禅一辈子?!

  好吧,刘禅就刘禅,大不了破罐子破摔,谁怕谁。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