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吉小说网
记住永久备用:link.tjmeuh.com
首页 > 书库 > 皇家级宠爱
皇家级宠爱

皇家级宠爱

作者:飞翼 完结
主角:修真仙侠
最后更新:2021-10-25 17:30:23
最新章节:第189章

小说《皇家级宠爱》简介:

祖父是国公,爹爹是大将军。 叔叔是状元,姑姑是贵妃。 阿宝一直以为自己掉进了福窝窝,躺赢人生。 谁知回到国公府才发现,重生的堂姐孜孜不倦,夺她的宠爱,毁她的名声,还抢了她前生大好姻缘,温文尔雅的三皇子。 她希望她成全她。 阿宝目送她含羞带怯上了花轿。 阿宝:及笄了,谁想娶我? 诸皇子们奋力:我娶! 她是皇家万人迷! 阿宝笑眯了眼。 蜀王:...

《皇家级宠爱》章节试读

  春日,午后。

  午后的阳光暖洋洋的,带着春日的暖风花香,透着令人沉醉的甜蜜,让人昏昏欲睡。

  阿宝偷偷地趴在上房门外的门槛儿上,缩成小小一团,掀起了一片帘子,不敢让里面的人看见自己,只能竖着一双小耳朵,小心翼翼地听着。

  偌大的上房外,美貌的丫鬟屏声静气地站在门口等着里头主子的传唤,垂头,看着门口正在偷听的阿宝,目光落在她那格外浑圆圆润的小背影上,眼神闪烁着,却都不敢吭声叫嚷。

  因为没有人给里面通风报信,阿宝很满意地转头,对这些没有吭声叫嚷暴露自己的丫鬟们露出大大的笑容,弯起了一双清澈的大眼睛。

  她小小一颗,胖嘟嘟的,一张雪白的小脸眉目似画,虽然年纪小,可是也能看得出是一个美人胚子。

  且穿着精致的小红裙子,套着笼着一圈兔毛的坎肩,头上包包头上插着圆润的粉红珍珠做成的小步摇,衬托着乖巧的小脸儿,别提多讨喜了。

  她的身边还站着两个脸色肃容的大丫鬟,气势瞧着就和人不一样,眼神扫到旁人身上都是冷冷的,只在姜国公府内宅当差的丫鬟哪里见过这样眼神锐利的女子,忙在阿宝乖巧地对大家拱了拱小爪子,仿佛是在感谢大家没有惊扰里里头的主子的时候纷纷无声地福了福,不敢对阿宝无礼。

  虽然说眼前这位出身二房,姜国公府四姑娘不得她祖母,姜国公夫人的喜爱,还隐隐带着几分厌恶,可是与姜国公夫人不同,刚刚带着四姑娘回了京都的姜国老大人却是极疼爱这个二房嫡出的孙女儿的。

  这满府里头,姜国公最疼爱的就是二房的四姑娘,至于其他的几位姑娘公子,老国公虽然对晚辈从没有疏远,却都只不过是淡淡的。旁的不说,只说四姑娘不过是二房之女,可是在国公府里却因老国公的疼爱,占了好大的一个大院子,里头精巧贵重的东西无数,这就是别的姑娘们都比不上的。

  好在四姑娘虽然年纪小,得了长辈的疼爱却从不恃宠而骄,也从不对人颐指气使,除了淘气了些,待人接物却格外有教养,倒也不像是刚刚从那苦寒的没管教的关外回来的没见识的样子。

  更何况四姑娘的父亲,姜国公次子姜二爷如今正得皇帝信重,命镇守东海领兵抵御海寇,权势赫赫,谁敢在国公府里怠慢了四姑娘呢?

  除了……国公夫人……

  站在门口的一个丫鬟正看着胖嘟嘟,珠圆玉润的小姑娘发呆,就听阿宝已经扶了扶头上的包包头,压低了声音奶声奶气地问道,“里头是谁家长辈呀?怎么,怎么还把大伯娘给叫过来陪客啦?”

  她今天刚刚睡午觉醒了,本想去长房陪伯娘姜国公世子夫人笵氏吃饭,撒娇,没想到却扑了个空,她伯娘身边的丫鬟说有府里姻亲女眷过来,叫了世子夫人去陪客。

  说起来,姻亲上门本不是一件奇怪的事,这京都贵族姻亲往来,联络有亲,都是极亲近的。且姜国公才得新君召唤,从边关回到京都,眼瞅着是要被新君倚重,正是炙手可热的时候,这做姻亲的不论是为姜国公接风,还是与姜国公府更亲近往来,都是时常会有人上门的。

  只是说是姻亲来看望是高兴的事,阿宝虽然年纪小,却瞧见这一回跟自己回话的丫鬟脸色不对劲儿。

  笵氏身边的丫鬟瞧着脸色抑郁。

  姻亲到府,本来该喜洋洋地接待,怎么听说姻亲上门却抑郁了呢?

  阿宝与笵氏这位待她极为疼爱的伯娘很亲近。

  因她母亲姜二奶奶跟着父亲都在东海镇守海疆,她一个才四岁上的小姑娘孤零零辞别爹娘跟着祖父回了京都,留在姜国公府后宅,她伯娘是格外心疼照顾她的,因此阿宝就多了几分担忧,偷偷摸摸来瞧瞧,到底是谁叫笵氏这么不愿意见到。

  她才摇头晃脑地站在门口问了这一句,也不愿意惊动了里头的长辈,比如这几日总是看她不顺眼的祖母姜国公夫人,就见丫鬟嗯脸色都变了变,垂着头讷讷不敢多说。

  阿宝歪了歪小脑袋。

  瞧着这姻亲应该来头不小。

  不然怎么连国公府里的丫鬟都不敢随意开口呢?

  倒是她正贴心地想不要为难了这些丫鬟了的时候,正安静得不得了的上房突然传来了一个阴阳怪气的妇人的声音。

  “侄媳妇儿,按说,这是国公府的自家事,本没有我张嘴的余地。”

  那妇人的声音顿了顿,阿宝呆了呆,嘴角抽搐了一下。

  虽然不好吐槽,也不知道是什么事儿,不过……既然知道是国公府的家事,那就别插嘴了呗。

  她觉得这话有点刺人,又觉得这妇人无礼猖狂,扭了扭胖嘟嘟的小身子,撅起了小屁股重新趴在门槛儿上,又把帘子给掀开一点,往里面看,就见暖香袅袅中夹带着一丝药材苦涩气味儿的上房,她祖母姜国公夫人正一边轻轻地咳嗽,一边脸色冷淡地靠在一个软垫上,身边坐着一个得意洋洋,三角眼,穿得倒是极为华贵五旬上下的年老妇人。

  她一身贵重的绫罗,眉目之间又带着几分嫉妒地看向坐在下方的姜国公世子夫人笵氏。

  当看到笵氏看都不看自己一眼,浑然不把她给放在眼里,这妇人眼底露出几分嫉恨,皮笑肉不笑地说道,“我也知道侄媳妇儿是个自己有主意的人,眼高于顶,不把我,也不把你婆婆,不把贵妃娘娘放在眼里。只是今日既然我来了,好歹也得腆着这张老脸替你婆婆说句公道话。虽然说知道侄媳妇儿与皇后娘娘是极亲近的闺中姐妹,可是好歹也得顾着贵妃娘娘的死活些!贵妃娘娘是咱们姜国公府金尊玉贵的姑娘,你是做嫡亲的嫂子的,旁人不把贵妃娘娘放在眼里也就罢了,可是侄媳妇儿怎么也在贵妃娘娘的头上踩一脚。”

  她喝了一口茶,便对身边脸色不好看的姜国公夫人叹气说道,“我也是一心为了贵妃娘娘。娘娘是妹妹你嫡亲的闺女,是国公府嫡女,当初掌上明珠一般地养着,如今得陛下青眼进了宫,旁人薄待娘娘些也就罢了,可是咱们自家人怎么也在贵妃娘娘头上踩一脚?这不是挖你的心肝儿肉么!我这做舅母的可看不过去。你说不出这样的话,我却要为你与贵妃娘娘要个分明的。”

  她一副为了姜国公夫人出气的样子。

  姜国公夫人的脸色果然也很难看,看向笵氏的眼神如同带着刀子。

  “更何况,谁不知道皇后的娘家如今已经被抄家,她是罪臣之女,没准儿赶明儿就要被陛下给废了。咱们贵妃娘一等一的尊贵人,论家世是嫔妃中的翘楚,论宠爱……娘娘可是陛下亲自选进宫,进宫就是贵妃,恩爱非常。”

  那老妇人一边笑着夸赞,一边对身边隐隐露出了淡淡笑意的姜国公夫人笑着说道,“还是妹妹会调理人。养了一个姑娘,进宫就做了贵妃了!这满京都的豪族女眷捆一块算算,谁又能比得上妹妹的福气。如今皇后摇摇欲坠,我料想,怕是贵妃娘娘还有大前程呢!”

  她一副与有荣焉的模样,姜国公夫人本想忍耐些喜色,却也忍不住笑着说道,“嫂子说的这些话,我是不敢想的。只想着娘娘进了宫,能陪伴君侧,就是极大的福气了。”

  “说起来,当初娘娘尚在闺阁,三丫头就说娘娘日后贵不可言,是凤凰命,如今想想岂不是都成真了。”那老妇人忙笑着说道。

  姜国公夫人眼睛一亮。

  “嫂子说的是,三丫头当真是有几分福气。”

  “可不是。不仅张嘴就旺了贵妃娘,还旺了咱们国公府!可不是四丫头那个小扫把星……”

  “广安侯夫人!”笵氏本眉头都不皱,脸色冷淡地听着自己被数落,然而听到这妇人说起了阿宝,顿时脸色一沉,冷冷地说道,“身为长辈,怎能没有半分长辈体统,诽谤一个孩子!何其下作!”

  “下作?莫非我还说错了什么不成?侄媳妇儿,今日我也非要说说你的不是!你口口声声心疼个小扫把星,怎么不见你心疼心疼你婆婆?只顾着四丫头,你就不顾你婆婆的死活了不成?好一个人见人赞的世子夫人呢!”

  见笵氏又要反驳自己,这妇人眼珠子一转飞快指着姜国公夫人对她说道,“四丫头当年一降生,你婆婆就生了一场大病。好不好的这丫头在外头几年也就罢了,这才回了京都,你婆婆又是一场病……侄媳妇儿,你心疼四丫头,可是也得心疼心疼你婆婆。听说当初是你与老二侄媳妇儿修书一封,要了四丫头回京都的?”

  五旬妇人,广安侯夫人一边偷偷瞧着身边姜国公夫人带了几分不悦的脸色,见她恼了笵氏,心中一定,便颐指气使地说道,“如今,我不过是替你婆婆讨个公道,你不知体恤长辈,反倒说出这等没良心的话,真是令人寒心!”

  阿宝呆呆地趴在上房的门槛儿上,歪着小脑袋听了一会儿,听得分明,哼哼了两声慢吞吞地把小脑袋从帘子下头缩回去,看着门外噤若寒蝉不敢看她的丫鬟们。

  她慢条斯理地拍着绣着胖胖的红莲花的小褂子,肥肥的小爪子上是分明的几个小肉窝窝。

  哦,她还以为是谁,原来是她祖母姜国公夫人的娘家嫂子,广安侯夫人。

  说她是个扫把星……

  还骂了最疼爱她的大伯娘。

  在国公府里,欺负国公府的姑娘,欺负国公府的世子夫人。

  好嚣张,好春风得意。

  如此深仇大恨,不去跟她那最厌恶广安侯府的祖父姜国公告状,她祖父不打劈了这劳什子长辈,她就不是姜国公府四姑娘!

  不是说她是个扫把星么?

  她扫把给她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