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吉小说网
首页 > 书库 > 分手后被学长带走了
分手后被学长带走了

分手后被学长带走了

作者:苦司 完结
主角:郑岚,裴宴短篇女频
最后更新:2022-01-21 11:05:15

小说《分手后被学长带走了》简介:

(1)   郑岚永远记得帕罗奥图的那个夜晚。   他因为前男友出轨分手心烦意乱,喝醉了,撑着酒吧洗手台双眼迷离。   有人踩过精致的地毯走来,扶上他的腰。   郑岚抬头,在镜中与身后的男人视线相接。   那人身材颀长,一身西服挺括,眉眼锋利却慵懒。   “你前男友是个人渣。”   男人贴过来,几乎咬着他的耳朵,话语暧昧温热。   又勾唇...

《分手后被学长带走了》章节试读

  郑岚把手里的铅笔扔进笔筒,笔帽的位置朝下,磕在木质底面上,发出逐渐变小的声音。

  接待了一下午病人,郑岚有些累了,但也只是单手揉了揉额角。他一边整理衬衣的袖口,一边接了一通电话。

  电话那头是郑岚的老朋友柏皓,以前也是他的大学同学。这人是个富二代,从前在国外读书的时候,就常常喜欢带着郑岚玩儿,回国以后又还联系着,算郑岚最好的那批朋友。

  “下班了吗郑医生?我车到你楼下了。”柏皓懒洋洋地说,周围全是马路上的声音,很杂乱。

  “下班了,马上下来。”郑岚推门出了办公室。

  诊室前台的护士是个很年轻的姑娘,看到郑岚离开,微笑着问:“郑医生今天这么早就下班了?”

  “是,晚上和朋友约了。”郑岚说完,又颇为无奈地往电话里应了一声。

  柏皓开了一辆很低调的车,郑岚远远就看到他把曲着的手臂压在车窗上。

  喇叭响了一声,柏皓回过头来看了郑岚一眼,将墨镜推上去,催他:“上车了,再堵一堵咱俩得迟到了,指不定被怎么灌呢。”

  “你都开车了,还怕人灌?”郑岚笑了笑,上了副驾驶。

  “我不怕啊,怕你被灌了。”柏皓说着,发燃了车。

  “我怕什么,”郑岚开了些窗,望向路边掉叶子的金色梧桐树,声音低了一些,“我能喝的。”

  餐厅离咨询室有些远,又正好碰上下班高峰期,两人在快要上桥的位置堵着,几分钟才挪一下。

  眼见着要进桥了,柏皓点了一下油门,车突然熄火了。

  柏皓偏过头来,和郑岚对视了一眼。

  “前几天我的车拿去做保养了,在家里随便拿的老车……”柏皓解释了一句,打了几个灯,把车靠边撂了,解了安全带下去看。

  郑岚也跟着下了车,柏皓开了车前盖在检查,见他走过来,便说:“打个电话叫人来处理吧,我们先过去。”

  “好。”郑岚应了。

  电话打得很快,郑岚望着路上出租车的情况,觉得今晚大概他俩都得被灌了。

  在路边上等了一会儿,柏皓绕到驾驶座那边,弯腰进去不知找什么。

  片刻后他晃着一盒烟出来,问郑岚:“抽吗?”

  郑岚摇着头拒绝了。

  “还是不抽啊。”柏皓给自己点了一根,吐了一口烟雾,喃喃道:“不抽好。”

  “想点别的办法吧,”郑岚说,“不能干等着。”

  他往马路边站了一些,好像还想回头和柏皓说点什么,忽然一辆银灰色的添越靠过来,车窗下降。

  郑岚往那边看着,驾驶室中那人的眉毛、眼睛、鼻子嘴巴依次露出来,组成一个郑岚很熟悉的模样。

  很长时间以来,郑岚的脑海里总是出现这张脸,频率大得让他几乎有些厌烦。

  但陡然在现实中再次见到,郑岚说不出心里有什么情绪。

  他就站在原地动不了了。

  柏皓快速看了眼郑岚,越过他走上去,和那人打了声招呼:“裴哥,怎么正好遇到你了?”

  “是挺正好的,”裴宴笑了一下,又问,“你们站路边干嘛呢?”

  “车坏了,”柏皓指了指,“本来晚上要和朋友一起吃饭的。”

  “嗯。”裴宴仍旧淡淡地笑着,薄唇又一启,郑岚看到他偏了下头,面朝着自己,问:“上来吗?我送你们。”

  柏皓才不敢拿主意,频频去瞟郑岚。

  郑岚这会儿才抬了眼,和裴宴隔着一段说近也不近的距离对视一眼,走上前拉开了后座的门。

  柏皓立刻跟上去,而裴宴双手在方向盘上握紧一下,敛了神色。

  上了车,柏皓才想起手里半根烟还没灭,往前探身,朝裴宴要:“裴哥,烟灰缸给我用用。”

  他这么说,是知道裴宴车里会有的。

  但其实早就没有了。

  裴宴平视前方,语气平淡地告诉他:“没有了,早不抽了。”

  “啊,”柏皓一时间有些尴尬,“戒了?”

  “戒了。”下了桥开了没一会儿,裴宴在路边停了车,朝外看了眼,和柏皓说:“垃圾桶,去吧。”

  柏皓一时没反应过来,末了才为难地望着郑岚。

  “去啊。”郑岚出了声,柏皓才推门下车了。

  车里安静了一会儿,郑岚看着柏皓跑远了,听到前座的人问他:“你能受得了这小子抽烟?”

  郑岚只是简单地应了一声,“嗯。”

  裴宴无奈地笑了一下,说:“话还是那么少。”

  郑岚抬了下头,从车内的后视镜里看到裴宴侧着的脸。

  他没有怎么变,五官的轮廓依然棱角分明,只有眉眼深了一些。

  “看我干嘛?”裴宴明明没有看过来,却忽然这么问。

  郑岚垂下头,很无力地辩解:“没……”

  “嗯,”裴宴不知道信还是没信,说起了别的话,“现在还在医院里吗?”

  “在的。”郑岚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