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吉小说网
首页 > 书库 > 谈恋爱吗,江医生
谈恋爱吗,江医生

谈恋爱吗,江医生

作者:苏歌十 完结
主角:苏蔓,江景初短篇女频
最后更新:2021-10-26 13:17:19

小说《谈恋爱吗,江医生》简介:

「美艳女明星X禁欲骨外科医生」   1.   和前男友分手那天,苏蔓删掉他的联系方式,微博取关,红着眼就去了医院。   她在门口等了一天,也没有换来他多看她一眼。   当晚,大雨滂沱。   她狼狈地走在雨中,像只湿漉的流浪小猫。   身旁一辆黑色轿车径直驶过,碾了她一身泥水,却最终在不远处停下。   高大颀长的男人站在她的面前,“上车。”...

《谈恋爱吗,江医生》章节试读

“她可以褪色,可以枯萎,怎样都可以,

但我只要看她一眼,万般柔情涌上心头。”

——《洛丽塔》

-

苏蔓站在宽敞的试衣间里。

镜子里,女人穿着黑色蕾丝吊带紧身裙,秋水杏眼,雪肤红唇,面薄腰纤,娉娉婷婷。

陆皓曾经说过,她就像是上帝手中珍藏的艺术品,明艳矜贵,又不失性感纯真。

他那时深情又沉迷地看着她,说:“这样的女子,没有人不爱。”

那又怎样呢。

苏蔓讽刺地扯了下嘴角。

身后,传来窸窸窣窣的脚步声。

不一会儿,一双男人的手从她的腰肢后圈了上来,把她往后带到怀里。

偌大的落地镜前,映出一前一后两人身影。

男人高大挺拔,女人婀娜多姿。

“这条裙子很适合你,你今天很美。”

陆皓从不吝啬自己的夸赞,就像从不隐瞒他对名利的欲望一样。

苏蔓低垂双目,沉默不语。

陆皓又把头埋进她的颈窝,声音带着些许沙哑。

“蔓蔓,如果不是张总他点名叫你去,我也不会……”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恋恋不舍地离开苏蔓的颈窝,把她转过来,正对着自己。

“你放心,这次一定是最后一次,等今天过后,我们就结婚,我一定会给我们筹备一场盛大的婚礼……”

后面陆皓说了什么,在苏蔓的耳里,早已变得缥缈虚无。

如果在昨天之前,她可能还沉浸在陆皓给她编织的美梦里。

可是,当她看到他口袋里的情侣对戒后,所有的承诺,就像是断臂之人面前的剑。

不是不想要,而是对他来说,毫无意义。

她当时不知道是用怎样的心情打开的。

也许是对相守五年的不甘心,也许是,早就下意识地想要彻底解脱。

盒子里的情侣对戒,只剩下男戒形单影只。

而那属于情侣之间的小甜蜜,现在正耀武扬威地带在另一个女人的手上。

那个女人,她曾经见过一次。

高高在上的姿态,苏蔓在她面前,似乎只是一只毫不起眼的蚂蚁。

在她的家世面前,苏蔓确实只能沦为蝼蚁,任人宰割。

其他人是,陆皓,也是。

而今天,这个男人,居然心安理得地在她面前,请求再帮他最后一次。

嘴角泛起一丝苦涩。

她不知道是吞进去的眼泪,还是咬破嘴唇的血液。

无论是哪样,都已经让她麻木到,忘记了还有痛这个字眼的存在。

“最后一次。”

这话她是对着陆皓说的。

也是对她自己。

她的表情平静的毫无波澜,一如她空洞到失去光泽的双眸。

“你放心,只要你帮我拿下这个项目,我们的蜜月行程由你定,巴厘岛,马尔代夫随你挑!”

陆皓的眼里光芒万丈,可此刻苏蔓胃里翻江倒海。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也许是从两年前他第一次要求她帮忙开始,也许,从他们认识那天,便已注定。

他从来就不爱她。

爱的,不过是利欲熏心的权势、地位和名声。

而这一切,又有多少,是她出卖色相,流连饭局酒香,每每吐的昏天暗地,帮他挣回来的?

她记不清,也不想记清。

最后一次,道个别,也好。

-

酒局上觥筹交错间,苏蔓已经饮下数杯,可身旁大腹便便的男人,似乎并没有放过她的意思。

“苏蔓啊,我很看好你啊你懂吧?你放心,我下一个投资的剧,绝对捧你当女主角!”

男人说着,趁着醉意摸上她的手,她连忙不着痕迹地抽开。

“张总,我再敬您一杯。”

苏蔓不等张总说话,就把手里的红酒一饮而尽。

张总没占到便宜,愣了一下,接着又乐呵呵地拍手:“好,苏蔓好酒量,我也……”

强忍着胃里的极度不适,苏蔓只得打断:“不好意思张总,我先去个卫生间。”

说完,她便起身出了包厢。

身后,陆皓连忙站起来给张总倒酒,却看着苏蔓的背影,神色有些复杂。

苏蔓刚出卫生间,就见陆皓靠在门口抽烟。

他看见苏蔓,掐灭烟头蹙起眉:“你今天怎么回事?”

刚才好不容易把肚子里的东西清空,苏蔓有些虚脱的看着他,眼里没有一丝情绪。

也许是发觉了苏蔓的神色有些不对,陆皓的声音又软了下来。

“蔓蔓,相信我好吗,这真的是最后一次了。”

面对这样的一张脸,要在以前,就算赴汤蹈火,她也在所不辞。

可是今天,一切都结束了。

“陆皓。”

苏蔓很少叫陆皓全名,陆皓听到苏蔓这么叫,似乎怔了一下。

“他刚才想在我的酒里下|药,你是不是也是知道的?”

陆皓面色微变,“你说他刚才想给你下|药?蔓蔓,你听我说……”

“不用了。”

苏蔓直视他的眼睛,“就算这个事你不知道,张总是圈里出了名的爱动歪心思,你也会不知道?”

“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可是我的底线你不是不知道,我可以帮你陪酒,但不卖身!”

陆皓皱眉低着头,没有说话。

苏蔓忽然就笑了,“还是说,就算把你女朋友往火坑里推,你也无所谓。”

“蔓蔓,”

陆皓终于抬起头,神色复杂:“不是你想的这样,有我在,我怎么会让你有危险……”

他的话没说完,就见苏蔓手里拿着一个小首饰盒,到嘴的话也戛然而止。

盒子,他当然是认识的。

苏蔓把盒子打开,拿出里面的男士戒指,举到他面前。

“不要告诉我,这个戒指你也不知道。”

陆皓盯着戒指,眸色沉了沉:“你在哪找到的?”

苏蔓没有回答,还好有酒精麻痹自己,才不至于会痛。

她转动了下失神的双眸,“你还要骗我到什么时候!”

“蔓蔓,”

陆皓伸出手来拉她,立即被她躲开,他的脸色,一点一点地开始苍白。

“她很好,可是我配不上她……我可以解释的。”

她很好。

这三个字,深深刺痛了苏蔓敏感的神经。

曾几何时,他也对她说过,你很好,所以我要给你最好的。

去他妈的配不上。

去他妈的给你最好的。

五年的陪伴,他以为他懂的。

还天真的以为,他们这样,就是永远。

可永远,也根本敌不过一句,她很好。

周身最后一丝气力抽离后,苏蔓转身。

挥手间,手上的戒指便飞了出去,直直砸到陆皓胸前,再弹到大理石地板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

她的世界,跟着这声脆响,色泽尽褪。

“分手吧。”

说完这句话,苏蔓走的头也不回。

-

出了酒店,坐在出租车上,出租车司机都不免多看了苏蔓两眼。

“姑娘,这天凉,你穿这么少小心感冒。”

她今天的确穿的很少,她知道,出租车司机也知道。

可唯独,五年来她全心全意爱的人,不知道。

苏蔓没什么情绪地说了一声谢谢,拿出包里带的一条披肩披上。

这时,手机响了。

苏蔓看了一眼,是欣然打过来的。

想到昨晚让她查的事,她立即接通了电话。

电话那头欣然语气兴奋:“蔓蔓,你让我查的我查到了,江诗月这人吧,性格直来直往,感情上人称一夜情小姐,这回突然转性了,非得巴着上杆子追陆皓……”

“说重点。”

苏蔓一点也不想听到和她,乃至他们有关的任何消息。

“重点就是,”

欣然顿了一下,似乎觉得不可思议:“你让我查的家人朋友嘛,没啥稀罕的,网上资料一大堆,可是,没想到的是,她居然有一个哥哥,还是个医生!”

“哥哥?”

苏蔓这点倒是没料到。

网传江诗月是江吴集团的独女,生性放荡,凭借新城第一名媛的头衔,拜倒在她石榴裙下的演艺圈男艺人不计其数。

而她本人对帅哥一贯来者不拒,用完就丢,所以网友们称她为“一|夜|情小姐”。

这样的人,实在是很难想象她的哥哥会是个正人君子。

最重要的是,江吴集团居然对这个可能继承家业的长子,只字未提。

这就很是让人费解了。

苏蔓想了想,开口问:“他们的关系怎么样?”

“据说关系还不错,江诗月很崇拜这个哥哥。”

末了,欣然又声音神秘:“小道消息,江诗月很有可能有恋兄情节,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陆皓身上应该有江诗月哥哥的影子……”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