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吉小说网
首页 > 书库 > 没有人比我更懂办公室恋情
没有人比我更懂办公室恋情

没有人比我更懂办公室恋情

作者:烟二 完结
主角:董小仙,江盛景都市小说
最后更新:2021-10-26 13:18:10

小说《没有人比我更懂办公室恋情》简介:

曾经拒绝过的邻居竹马,如今成了顶头上司   公司里抬头不见低头见,尴尬到脚趾抠出三室两厅   只想苟在办公室当打工人   奈何带薪摸鱼也成了一种奢望   因为总裁他……   又来追(报)求(复)我了?!   玩不起玩不起。   ……告辞。   阅文、刷剧、攻略乙女游戏男主无数,没人比我更懂办公室恋情的套路   开局送总裁而已,不想谈恋爱...

《没有人比我更懂办公室恋情》章节试读

  我深吸一口气,抬手敲了敲面前紧闭的房门。

  我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按照传统恶俗套路,迎接我的将是一位半裸着的出浴美男,他一边拖着慵懒的声线慢条斯理地来给我开门,一边用毛巾擦拭着湿漉漉的头发,浑身上下只裹着一条白色浴巾,露出惹人想入非非的胸肌、腹肌和人鱼线……

  我舔了添嘴唇,这样的画面,倒也不是不能接受。

  门“咔”地一声打开,江盛景探出半截身子。

  不得不承认,“飞虹创意”现任总裁长了一张引人犯罪的脸,而那件裁剪精良的黑色衬衫更是将他胸襟轮廓勾勒得无比清晰,光是往那儿一站,就已经能感受到那无处安放的荷尔蒙。

  我悄咪咪地吞咽了下口水:禁欲衬衫,yyds。

  好不容易才将目光从江盛景身上收回来,我定了定神,将手里的文件袋递过去:“江总,您要的光年系列玩偶的设计方案打印稿。”

  这一声“江总”,我花了足足三天才成功改口。

  江盛景接过我手里的文件,并没有急着翻看,而是望着我拧起眉头:“你怎么穿成这样了?”

  我看了一眼自己身上朴实无华、颇有重量的军大衣,淡定回应:“喔,我挺怕冷的,听说要来哲海市出差,特意带了件保暖的衣服——有问题吗?”

  江盛景满脸写着“有问题”,但嘴上却说“没问题”,他侧过身子,让出一条缝:“进来。”

  我一怔:“还有事吗?”

  他言简意赅:“开会。”

  “这个时间点,开会?”

  “有问题吗?”

  “有!有非常大的问题!现在是凌晨一点三十七分,你让我一个女孩子家独自进你房间……开会?这不太方便吧?江总,您要是还有别的事,就站在这儿和我说!”我脑海中瞬间蹦出好些曾经在网上看到过的社会新闻,甚至脑补出自己被江盛景骗身骗心后赶出公司、全行业封杀的凄惨画面。

  也许是没听懂我的婉拒,也许是听懂了但故意装听不懂,江盛景眉头皱得更紧了,声音也变得冷冰冰:“董大设计师,我好心提醒你一下:如果你还想要‘光年’项目的提成,就乖乖跟我进来,不要耽误时间,我的耐心不多。”

  我瞪大眼睛,不敢相信那么好看的一张嘴竟然会说这么龌龊的混账话!

  事业和清白之间,我毫不犹豫选择后者。

  我转身要走,那家伙却一把拽住我,压着火气质问:“丢了这个项目,你还有什么资本留在飞虹?”

  欺人太甚!

  那一刻,我终是忍不住将压抑许久的情绪全数爆发出来:“江盛景,你不要以为自己现在是我的BOSS就能对我为所欲为!我知道你从高中那会儿就对我心怀不轨,但我真没想到,这么多年没见,你居然变成了这种不要脸的人——你当我是傻子吗?大半夜进你房间开会?是不是还要去床上看设计方案啊!你这种小伎俩只能骗一骗初入职场的菜鸟实习生,对我没用!快松手,离我远点,不然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被我拆穿的江盛景一脸震惊,我一撩军大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内衬口袋里摸出一瓶防狼喷雾,对着他就是一通“噗呲”,趁着对方低头揉眼睛,我又摸出一根防狼电棍,一步步将人逼退……

  就在我打算撂狠话辞职的时候,套房里忽然传出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我抬了抬眼皮,发现面前杵着乌压压一群人,各个摆出见了鬼般的表情,注视着我和总裁大人。

  我认出来了,是总裁办和创意部的同事——他们是带着笔记本来的。

  所以,真是来开会的啊?

  我默默低头看了眼手机:凌晨一点五十六分,聚集在总裁的房间里进行头脑风暴,这群人莫不是有那个大病吧?!很快,质问的,吃瓜的,起哄的……各种声音涌入我的耳朵里。

  “董小仙,你在干嘛?有话好说,快、快把武器放下!”

  “卧槽!这大半夜的,你是要对江总劫色吗?啧啧,董大师厉害啊!”

  “我能问问,这件军大衣是哪里来的吗?嘶,很有问题!”

  我,董小仙,今天终于知道了什么叫做“社会性死亡”。

  他们旁若无人地议论了好一阵子,终于发现总裁大人有点不对,大半夜仍描画着精致妆容的总裁办秘书蒂娜踩着高跟鞋上前查看,随即狠狠瞪了我一眼,扶着江盛景去洗脸了。

  而我则在众人的提醒下点开了“展会工作群”,发现客户凌晨发来了最新的设计需求,明天就要提案,时间紧迫,江盛景这才不得已让相关负责人去他的房间开会,我光顾着画图,压根没注意群里的消息,只接到了他让我去送文件的那个电话。

  我还以为,是他大半夜寂寞难耐……

  想起在上一家公司经历过的闹心事,我考虑再三,离开房间前特意“全副武装”了一番,结果弄巧成拙。

  很快,收拾完毕的江盛景走出盥洗室,加入了修改方案的临时会议。我将自己缩在军大衣里埋头狂写会议记录,根本不敢和他对视,生怕人家一个白眼将我掀出去。

  然而,事情的发展最终还是超乎了我的想象。

  第二天,公司八卦群里就开始流传这次出差途中有个女设计师穿着一件军大衣深夜敲响江总的房门,企图对他进行“制服诱惑”,江总宁死不屈,结果被女淫贼用电棍威胁,还好其他同事及时赶到……

  整件事越传越玄乎,甚至还有什么军大衣里穿着性感内衣啊,贴身衣兜里装着各种小道具啊,江总其实已经放弃抵抗了啊之类的版本,细节拉满,悬念丛生,简直就像是他们亲眼看到了一样——若非我就是那个女淫贼本贼,我差点儿就打算下场吃瓜了。

  说真的,这群人不去做市场推广和媒体传播,实属资源浪费。

返回顶部